Skip to content


極院籌備小組第七次籌備會議師尊指示- 首任首席使者

發佈日期: 1993/04/09

極院七院一團逐步成立 在此前可以先展開作業

辦公場所重心暫在鐳力阿道場

  本教極院組織規程是在八十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公佈,預定本年五月二十五日為成立日,今天距離五月二十五日還剩一個半月的時間,可以說已經到了籌備最後階段,我有幾項原則,要在今天告訴大家。

  有關極院內行政系統七院一團(註:指參機院、內務院、弘化院、國際宏教院、大藏院、審計院、督理院、天人訓練團)之人事,原則各院、團主任由樞機使者兼任,其餘人員由主任安排即可。

  我也要求七院一團能一院一院逐步成立,在極院於五月二十五日正式成立前,可以先展開作業,使參與各項工作之同奮可以實際了解各個工作的職掌與性質,切實負起責任,首先要成立秘書長室,負責推動各項工作。

  最重要的是極院辦公場所的問題,根據教綱規定,極院應設在台北,因此形式上極院招牌必須掛在台北,而重心則在鐳力阿道場,一部份在天極行宮,一部份對外單位在台北。但是鐳力阿道場內現有硬體設備不敷運用,目前要等到清虛妙境內宿舍完成,清虛妙境內之「研幾」「逍遙」可以重新安排,作為辦公室使用,但是還是不能根本解決問題。

  為了配合實際需要,決定在鐳力阿道場內興建三大工程:(一)鐳力道院、(二)清涼內苑、(三)樞機閣,以及相關的餐廳宿舍加蓋二樓,全部工程費用初步估計大約需要新台幣七、八千萬元。

師尊證道後肉體塑造金身 永久留在鐳力道院大同堂

香爐、教印以及三本經作為代代相傳的信物

  天帝教一切公開,從救劫到宏教,到昊天心法急頓法門,都有詳細的說明,沒有任何的隱密,惟有一個問題現在大家避而不談,就是我和你們師母將來證道後回歸自然,我們後天的軀殼如何處理?這個問題你們不好意思談,我自己主動提出來,可以讓你們在心理上有準備,事前有所準備,免得到時手忙腳亂。

  我和你們師母兩人決定終老在鐳力阿道場,現在決定興建鐳力道院,我準備將來證道後,為了使後世教徒同奮,對我「首任首席使者」有認識,打算以我這一個臭皮囊全身塑造金身,永久留在鐳力道院,所以鐳力道院的建築分三層,三樓光殿「極初殿」,殿主為首席督統鐳力前鋒,副殿主為首席正法文略導師,二樓是極院辦公室,一樓為大同堂,平時有多種用途,將來我的金身永久留在大同堂。

  至於清虛妙境內清明室,殿主為太虛子聖師祖,直屬無生聖宮,將來我的軀殼不能放在清虛妙境內。

  你們師母的部份,要徵求你們師母的意見再作決定,這兩個問題在樞機會議上可以再加研究。

  我可以告訴大家,為了拯救天下蒼生,化延核戰毀滅浩劫,我和你們師母從不考慮自己,無論靈肉儘量佈施,現在的主要目標在確保台灣復興基地,三民義和平統一中國,所以最近在國、內外各大報刊登我寫給鄧小平的兩封信,在全世界上有中國人的地方都能看見,希望引起共鳴,縮短完成任務的時刻,然後我的天命可以提早完成,可以離開人間了,但是我絕不會違反天意,中途離開,我只是在極院籌備階段,一併將這個問題提出來討論,我希望以此為我歸根復命的地方,台北的極院要等到天帝教普化全球後,一定有政治、社會的力量支持,由當時的首席使者負起這個責任,長期規劃建築。

  我方才提到鐳力道院原則上為三層樓,每層二00坪,興建地點我也選擇好,就在環山步道中間,連同過去清涼內苑的土地,前後大約有四、五百坪,建築圖樣委託高雄市掌院參教長林緒籟(文檳)博士設計,他已經親自來過鐳力阿,實地看過。同時在短期內我也要成立一個興建委員會,這個興建委員會直屬於極院,由極院代秘書長童光照擔任主任委員,請熱心同奮擔任副主任委員,各地教院開導師以及參教長均為興建委員,捐獻就由各地教院開導師負責勸募,主任委員、副主任委員之下可以設各種工作單位,每週開工程會議,我只看會議紀錄就可以了,一切事務交給委員會負責。

  過去鐳力阿道場第二期工程,完全是由劉光成一個人負擔,前前後後大約有將近一億元,今後天上人間不容許再由他一個人負擔,要由全教同奮共同支持。回想民國七十九年復興十週年之前,我發起興建天極行宮天人大同堂,公開發表一份告全教同奮書,並同印製捐冊勸募,想不到在一年之中,竟然募到六千萬元,等到天人大同堂工程暫告一段落,但是還有同奮陸續地主動捐款,一直到今天,又增加了二千多萬。得能完成餐廳宿舍全部工程。天帝教的同奮真是真心奉獻,所以我有信心、鐳力道院以及清涼內苑、樞機閣等工程經費,絕對沒有問題,如果同奮知道這是我和你們師母歸根復命的地方,一定會更加出心、出力捐獻,現在在還沒有破土動工之前已經有劉光成捐獻五百萬元,潮洲天然堂黃光躉捐獻五百萬元,還有兩、三位同奮已有準備,所以我相信經費沒有問題,委員會可以放心去做!

  還有一個問題,教綱明白規定了第二任以後首席使者產生的辦法,不必再多加說明,但是拜命傳位要有信物,要以什麼做為信物?這個問題與極院籌備也有直接關係。

  民國二十二年冬,上海宗教哲學研究社成立,我專程與蕭教主從湖北來到上海,主持光殿開光,光殿蒙 上帝賜殿名為「太虛殿」,當時不知我的最高原靈為「太虛子聖師祖」,直到帝教復興以後,才明白無形已作了天命轉移的安排。

  光殿開光後,蕭教主召我到他房間去,拿出一個香爐,告訴我:極初,這個香爐是從我跟我的師父在湘西深山修道時所使用的,現在這個香爐我送給你。我行大禮恭敬的接受,現在方知道這是「薪火相傳」的意思。從民國二十二年到今民國八十二年,正好六十年,我有這個機會談到這個問題,真是不可思議。

  民國三十一年,蕭教主在黃山歸空,十天後電報才送到華山,事實上,我在華山清虛玄壇,當天下午即奉 上帝御派為天人教教主繼任道統,為第五十三代,從天德教、天人教到天帝教復興,這個香爐代表道統,由天帝教首席使者一代一代傳下去。

  同時,教綱還規定有「教印」,各級教院都有教印,都有一定的規格,由極院統一製頒,在帝教復興初期,忙於救劫宏教,對於教印不作迫切需要。前幾年,光光到大陸雲南,有機會找到一塊雞血石,特別從昆明打電話到清虛妙境請示我,我決定可以用,光光就在雲南刻好「天人大同」,鑲上金邊,獻給始院凌霄寶殿直轄寶殿殿主無始古佛。

  這顆印還有缺點,大小與教綱規定極院教印之規格不合,將來可以再找一塊羊脂白玉,大小適中,刻好作為極院教印,在此之前可以拿這顆印暫時代替,也是要首席使者一代一代傳下去。

  除了香爐、教印之外,天帝教還有三本經書:教義、教綱以及宇宙應元妙法至寶,也要一代一代的傳下去,這三本經如何保管可以再作研究(註:維生樞機建議以手抄卷方式保存保管)。

  我今天可以公開告訴大家,天帝教的天命至少超過七千年以上,就以此「香爐」、「教印」以及「三本經」,作為代代相傳的信物。

  其他的問題由籌備小組接下來研究討論,我的講話今天到此為止!
  (八十二年四月九日下午八時在天人研究總院院長室講)

※原文刊載於<天帝教教訊第111期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