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日本宏教專題報導】師尊在日本 正宗靜坐特訓班第五期.正宗靜坐複訓班第一至四期 聯合結訓典禮上訓詞- 首任首席使者

發佈日期: 1992/09/25

日本設立「日本國主院籌備處」 指定籌備委員希望真正負起責任團結奮鬥

各位同奮:

  今天是我們日本正宗靜坐特別訓練班第五期,以及第一、二、三、四期複訓班同時舉行結業典禮,應該講的話太多了,現在只能長話短說。

  當初再來日本之前,我很希望將第一、二、三、四期日本同奮集合一起,一起談談,一起研究,無奈玉和殿的環境距離有些同奮好幾百公里,而且日本同奮生活很緊張,因此有的同奮不能來,有的同奮只能來幾天,感到很遺憾。帝教希望同奮「先盡人道,再修天道」,同奮為人道奔忙也是很應該的,一切來日方長!

  對第五期特別訓練班同奮,我有很多東西都想傳授給大家,但是限於時間,並無法盡到我的心,內心感到很抱歉,將來如果有機會,歡迎大家再到台灣鐳力阿道場,我一定和大家多談談!

  今天我要特別提出來告訴大家的,就是「天帝教是有組織、有制度的宗教」,在復興基地台灣寶島已有超過三十座教院、教堂,都是依據教綱之組織規程,由當地同奮擔任各級教職,實際負起責任,現在先請各位看這一張「教院組織系統表」,了解教院的組織。每一教院最高負責人為「院教」,就是「開導師」,代表我(首席使者)駐在每一教院行使 上帝的教化,每一位開導師都必須經過嚴格的五十五天閉關師資訓練,所以開導師的品德、學識、對 上帝的忠誠、為教奮鬥的精神都可以做同奮的模範。院教之下為「三教長(司)」,參教長相當於機關團體的秘書長,贊教長主管財務,督教長負責監督考察,再下分設五個中心,「道務中心」負責侍天,是對內、對上,「教務中心」在傳佈 上帝宇宙大道引渡原人,是對外、對人,「教財中心」在使財務獨立,專設此單位負責,所有經費收支公開,「管理中心」主管教院內人事、文書、庶務事項,「天人炁功中心」是天帝教開路先鋒。再下有各典司、司各有其職掌。

  此一組織來自於「天帝教教綱」,教綱等於一國的憲法、建國大綱,在台灣復興基地之始院、中華民國主院以及掌院、初院都是依照此一組織方式成立,現在日本國也要設立「日本國主院」,但是由於日本同奮人數不多,所以我決定設「日本國主院籌備處」,先行籌辦,在第一、二、三、四、五期靜坐班中指定比較熱心、肯效忠 上帝,為教奮鬥的同奮代表為「籌備委員」,除了開導師之外,完全以日本同奮為主體,台灣同奮是從旁協助性質,現在發佈籌備委員名單:第一期藤岡光忠、樋口光和,第二期中村光道、古館光潔、小島敏專,第三期木村緒大、木村靜掌,第四期上田緒蓮、川上緒公、星田緒守,第五期渡邊緒堅、磯部靜根、星野靜渡,一共十三人,將來日本國主院籌備處以「開導師」、「主任、副主任」、「顧問」、「道務中心、教務中心、管理(含財務)中心、天人炁功中心」組成,希望真正負起責任,團結奮鬥,分工負責。

  我先從陸光鵬開導師談起,光鵬開導師參與帝教先修一期一百天正宗靜坐班、第一期五十五天閉關高教師資班,當時他還在華航任職,都是在很勉強情形下特別請假參加,他在一百天訓練中,經我傳授「天人炁功」,即發心救世救人,到處以天人炁功為人診病,一看就好,在師資班結業後,我即派他擔任「國際巡迴傳道使者」,藉著他工作之便,飛到那一個地方,碰到有緣之人即可為他診病,辦理皈師,現在日本國第一、二、三、四、五期同奮,也有很多是經由天人炁功後才參與天帝教。

  天帝教天人炁功秉承 上帝救世救人原則,為人診病,完全是盡義務,所以要不為自己,犧牲奉獻。光鵬開導師在華航多年,到處為人以天人炁功診病,但是感到很不方便,因此下決心辭去華航正駕駛職務,專心效忠 上帝,就在今年九月一日離職,我才派他到日本擔任國際巡迴駐日開導師,在玉和殿以及日本主院籌備處成立以後,還要繼續至全日本各地以天人炁功為傳教先鋒,同時負責督導大家將此一老根(玉和殿暨日本主院)守好。光鵬開導師年紀還輕,能發心奉獻 上帝,已經很了不起,但是他也有家庭,也要生活,說不定將來還要盡人道,所以我希望在光鵬開導師領導之下,籌備處同奮一條心,不分彼此,有力量,有時間就貢獻出來,為教奮鬥!

  此外,籌備處之主任、副主任以及顧問由我指派,顧問為光忠、光和,當年(一九八三年)富士山祈禱大會時,光忠為主任委員,光和為副,他們的道名一「忠」、一「和」,正好二十字真言一頭一尾,象徵廿字真言留在日本,同時危高山下的玉和殿又被拆毀,才有今天的栃木縣那須郡玉和殿重新設立開光,日本主院重新籌備,這是天意,真是不可思議。但因光忠、光和年紀大了,我不要他們負實際工作責任,所以擔任「顧問」。第二期中村光道同奮為主任,光道同奮學問好,能力強,足以勝任此一職務。第五期渡邊緒堅同奮為副主任,緒堅同奮家庭、事業在栃木縣,年輕、才華高、有實力,能為 上帝多奉獻心力,應請緒堅同奮就近幫助光道同奮,多負些責任,其餘的人事,我與開導師都沒有意見,完全由籌備委員在今天結訓典禮後商量決定。

  我還要告訴大家,天帝教在台灣寶島復興十二年,為什麼發展如此快速?最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財務一切公開」,首席使者不經手錢財,完全由當地同奮管理,並且設有專人查核,在教訊公佈,所以同奮了解天帝教正大光明,一切公開,一切為了救劫、宏教,都願意出心、出力、出錢奉獻。我在一九八三年來到日本富士山舉辦祈禱大會,花去台幣數百萬元,完全沒有對華僑或日本同奮勸募一塊錢;今年到此地,一年租金日幣三百六十萬元,修理費用超過日幣一千萬元,還有光殿設備日幣五百萬,以及隨我同來參與開光大典暨開辦特別靜坐班台灣教職同奮一行數十人,每天生活費用合計超過日幣三百萬元,也都是由台灣同奮奉獻。我和你們師母在二十七日上午離開此地,住在東京,二十九日回台灣,走的時候,我也準備留下日幣一百萬元,希望大家湊集起來,可讓教院購買一輛二手車子,作為交通工具。

  今天為什麼特別提出這些問題,是將天帝教「台灣經驗」告訴日本同奮,使大家明瞭天帝教一切有組織、有制度,我相信兩位正、副主任以及籌備委員對日本國主院將來的發展,一定有很好的計劃,我知道渡邊緒堅、古館光潔同奮內心對天帝教都有心願奉獻,很好!很好!

  今後日本主院如果有需要,我雖然年紀大了,還是願意來日本支援,今天結業時,大家必須上光殿誦皇誥叩謝 上帝,叩謝守衛日本五位大神大佛。謝謝大家!恭禧大家!
(一九九二年平成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時在日本國主院大同堂講)

※原文刊載於<天帝教教訊第104期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