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大批原人參與奮鬥 中國才有前途- 首任首席使者

發佈日期: 1991/08/02

師尊精神講話──「自渡渡人、自救救人」

  天帝教在先天上有「道統」、「法統」,後天人事上也有大經──教義、大法──教綱,而以教義(上帝宇宙大道)、教綱做為救劫、宏教的依據,所以我經常告訴同奮們:天帝教是一個有組織、有制度的宗教。在奉准成立復興天帝教之後,我首先以半年時間擬訂教綱,作為建教、宏教憲章,建立帝教法治基礎,經奉 上帝御定,頒行三界十方一體遵行,教綱本文十章二十八條後世不可修改,但是教綱附件可適應不同時代、不同地區的需要,依照程序修正。始院是全球宏教中心,一切規章制度都由始院制定經奉極院核定頒佈,分層督導執行。今後始院以下各級教院對教綱附件如有意見,可按程序向始院申請解釋,最後經一段相當時間再做檢討修正。

  宇宙的真象為「無形應化有形,有形配合無形」,天帝教雖然在人間復興之始,即奉 天帝授權駐人間首任首席使者一切放手去做,十年來從金闕以至各殿殿主均不干預人間的行政工作,主要希望「以人治人」、「以人教人」,但是人的意思常常因時、空轉變而背離原則,一定要有一「一成不變」的法條為基礎、做根本,不以人的好惡為依據。此所以我當年首先要制定「天帝教教綱」為建教憲章之原因。

  從另一方面來說,救劫、宏教最重要的工作在「自渡渡人、自救救人」,除了組織、制度之外,還要有人去推動。十年來,我覺得各地教院教職同奮對一般同奮不夠關心,尤其是一些引進人在引進新同奮皈師後,即忽略了繼續輔導。同時由於教院內服務之專職同奮人數較少,往往新同奮來到教院時無人招呼,經過一次、兩次後,新同奮就失去對教院的向心力。所以我過去主張在皈師以後,要針對新進同奮舉辦「迎新會」,這是最好的場合可以使教職同奮、資深同奮有機會與新進同奮親和交流!

  其次是一些已經不常來教院的老同奮,大都是有人道上的困難,或對教院服務以為有不夠週到之處,教院更應該對之關心,設法解釋,使他們願意常到教院參與活動,加入救劫、宏教的行列,教職同奮往往只對經常來教院、比較熟悉的同奮親和,這是受個人好惡、感情的影響,忽略了失去聯絡的同奮更需要教院的親和。過去我去日本前,曾經想到運用「家庭親和小組」的辦法,首先由始院在台北地區實施,第一任負責人為劉光成同奮,他很認真負責,我要求他持續地兼顧此一基本工作。這件工作天上人間都非常重視,天上的兩位首席使者(鐳力前鋒、文略導師)經常代表我至各地教院巡視,隨時會同當地殿主、副殿主、總護法為同奮解決問題。幾年前,台南市初院曾發生一件實例:當初台南市初院成立,原籌備主任王光團同奮推荐謝光參同奮擔任初院成立後之主任(註:相當於參教長職務),由於院務發展的很快,在教職之間不免發生摩擦,謝主任準備辭職。正在人心動盪的時候,我在人間還不知道,鐳力前鋒有一天突然借敏玩同奮身軀對台南市初院同奮講話,聲音舉止和我一樣,要求大家一心一德,團結奮鬥,無形中就此化解了一場風波,所以我說天上人間一直不斷地在關心同奮,幫助同奮。

  各位都是我的代表,開導師直接負起主持院務的責任,三教長以下各級教職同奮也各有崗位,不能缺少一環,共同為救劫、宏教而奮鬥。我方才說過現在救劫、宏教最重要的工作在「自渡渡人、自救救人」,使更多的原(緣)人共同參與保台方案第三期保台護國法會。所以民國七十八年一月一日開始第三期保台護國法會時,除了誦唸皇誥運動外,同時也發動「引渡三萬原人運動」,至今僅引進了半數以上,成效並不理想,無形中正在用種種媒壓力量,壓挾真正原人進入帝教大門,人事上只要有同奮去接引,一經接觸即可以心領神會願意皈宗,這個運動將與第三期保台護國法會同時延至八十一年六月三十日截止,大陸上很多很多原人不在此限。正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有生之年從速發揮他的影響力量,使得兩岸早日真正和平統一,最後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一旦帝教教化普遍中國,大批原人參與奮鬥行列後,中國才有前途,我相信兩岸真正和平統一的結果,大家一定可以看到!
(八十年八月二日上午九時講於天人研究院大同堂)

※原文刊載於<天帝教教訊第91期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