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談道統與教統- 首任首席使者

發佈日期: 1991/07/25

從天德教、天人教到天帝教復興──師尊對閉關同奮所作精神講話

  天帝教的道統是 上帝在宇宙開始之時即立教垂統,直到五十一代「天極教」才傳到本地球,五十二代「天源教」,五十三代「天鈞教」,五十四代「天德教」,五十五代「天人教」。遠的不談,就從天德教、天人教談到天帝教復興,都和我有直接的關係,今天要特別提出幾件事證,可使帝教同奮進一步了解道統與法統的關係。

  成立宗哲社全國響應

  (一)民國廿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上海特別市宗教哲學研究社正式成立,由王震、王曉籟(上海總商會會長)以及我三人領銜發起。成立大會當天,上海特別市市長吳鐵城以及各界領袖都來參加,經上海兩張全國性大報:申報、新聞報特別加以大幅報導,全國皆知,尤其兩湖地區本為蕭教主之天德聖教發祥地,湖南、湖北重要縣市當地弟子立刻急起響應,相繼紛紛成立宗教哲學研究社,緊接著北京宗教哲學研究社成立(開導師王雅之),全國風起雲湧,天德教遂即展開宏教轟轟烈烈的極盛時代。

  東方精神療養院開幕

  (二)上海特別市宗教哲學研究社和宏教先鋒組織──東方精神療養院開幕之日,就有寶隆醫院轉來一位病人,是一位削去半個左乳的婦人,膿血不止,傷口無法癒合,醫院介紹到東方精神療養院來,第一天就遇到這種情況,真是給我一大考驗,如果放棄了,等於自拆招牌,我立刻堅定信心,振作精神,閉眼默禱,靈感一來,想出一個辦法,拿了一疊黃表紙向空請求針對病症賜予靈丹妙藥,煉成表丹,以麻油調和,拿毛筆沾上,敷在傷處,病人當場立刻感到很舒服。盡將所餘交給病患攜回應用。三天後又再來複診,仍然用同一方法治療,又過了三天,居然膿血停止,再過一星期,生出新肌肉來了,上海宗教哲學研究社、東方精神療養院才算是真正打下一個基礎。類似這種用精神治療醫好的病例很多,同時影響京滬鐵路、滬杭鐵路沿線,蘇州、南京、杭州等地各宗教哲學研究社精神治療也紛紛出現奇蹟,轟動起來。

  精神治療以孩子試驗

  (三)在我參加民國二十三年夏在上海山東會館蕭教主主持的全國開導師百日閉關訓練後,家裏四個小孩相繼生病,發起高燒,時間長達兩個月;儘管先母一再交代:趕快找中、西醫,惟正當我主辦之宗教哲學研究社的精神治療熱度高漲之際,我的四個兒子突然生起病來,這明明是無形中在考驗我的信心,所以我與智忠只有婉轉向母親說明,全家信心更加堅定,一直以「精神治療」診治。有一天晚上,子繼因為發高燒,下巴脫臼,等到天明,智忠趕來山東會館找我,我就請蕭教主一同回家,經蕭教主調掌光診療,不到五分鐘,子繼打了一個噴嚏,下巴就接上了,這是精神治療的玄妙,所以精神治療首先就是要有堅強信心,才能兩誠相感,才有不可思議的感應!

  違反醫師法未遭取締

  (四)民國二十四年春,我在西安成立陝西省宗教哲學研究社、東方精神療養院。翌年春,有一天,陝西省政府主席邵力子先生有事請我去,出示一件行政院給省政府的公文,內容大意:「據報各省宗教哲學研究社及附設東方精神療養院違反醫藥衛生法令,為人大事精神療病,著即一律停止活動。」邵主席問我:應如何處理?我回答:我在陝西的活動你都了解!兩人面對沉默了五分鐘,邵主席信手在公文上批示一個「存」字,同時問我:你看好不好?彼此心照不宣,對外不許聲張。過了幾天,接著甘肅省政府主席谷正倫先生也接到同一公文,由於我在陝西省之後,也到甘肅省蘭州成立了宗教哲學研究社、東方精神療養院,所以谷主席就以電話和邵主席聯絡,談及此一公文如何處理,邵主席左右為難,僅表示:我對李某人很了解,相信你對他也有了解,他來西北是來精神開發西北,精神治療幫助許多貧苦病人,對西北很有貢獻。結果他們二人同意:「緩辦」。直到民國三十四年我下華山回上海,陝西省、甘肅省之宗教哲學研究社、東方精神療養院一直在公開活動。

  這件事,我在離開省政府邵主席辦公室,回到宗教哲學研究社,立刻打電話給南京開導師茅祖權和上海開導師章文通,他們均不知道,第二天下午,他們才來電話說:此刻方收到警察廳轉來市政府的公文,通知立刻停止活動。事後才了解,是因江蘇省、浙江省、南京市、上海市的中西醫師公會聯合申請,以精神治療違反醫師法令,影響人民衛生健康,請求加以取締,推派代表攜文面呈兼行政院長蔣主席,經當場批示:「照辦」的結果。

  中國精神療養院成立

  如天德教蕭教主於民國二十三年夏全國開導師訓練班結束後,分派趙連城至香港開道場,在九龍青山成立道場,到了大陸撤退時,十八真君之一王迪卿道長從大陸江西省轉道台灣,當時海軍總司令桂永清親信江西同鄉接引王迪卿到左營為人精神治療,經幾年奮鬥,成績卓著。有一天他來台北自立晚報與我商量,想要成立團體公開活動,我提兩個方案:第一、恢復大陸時代宗教哲學研究社,第二、單獨成立精神療養院。嗣經商量結果,正式成立「中國精神療養院」於台北市廈門街,繼而搬到三元街,中國精神療養院在廈門街時期,以前內政部長王德溥先生是中國精神療養院的理事長,以後王德溥先生向內部申請成立「天德聖教會」,余推王德溥先生為主任委員,第一副主任委員為我,總開導師為王迪卿,第二副主任委員為前台灣省政府主席黃杰先生,第三副主任委員是蕭教主長公子蕭治,中國精神療養院的信徒們反對王迪卿開導師參與天德聖教,因此形成後來天德聖教分裂的局面。

  天帝教復興一段因緣

  到了民國六十五年,我從美國回來以後,了解美、蘇決戰迫在眉睫,三期末劫無法避免,即在六十七年六月十五日依法成立「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民國六十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奉准復興天帝教,更是受到天德教同道的反對,我深知由於他們不明 天帝道統的緣故,自問無愧於吾師無形古佛、一炁宗主以及蕭教主在天之靈,天上人間對此自有公論,一炁宗主老人家也經常對我安慰:替他揹了黑鍋,我一向秉持「寧可天下人負我,我終不負天下人」的原則,帝教同奮都明白本教道統,以及帝教重來人間的事實經過,所以十年來從未對我同奮提過此事,今天順便談到,也不是專為此事件辯論!
(八十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時講於天人研究學院大同堂)

※原文刊載於<天帝教教訊第91期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