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春劫啟運-在九十一年度傳道、傳教使者複訓班講授-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2/07/16

  我們從天人之間得到的訊息,己經可以充分的了解到天帝教是主導三期末劫春劫的宗教,同奮應該對春劫有正確的認識,才能形成符合時代環境需要的救劫行動。

  帝教總殿承無生聖宮、金闕之命,在全宇宙各個智慧生物的星球傳播上帝真道,在庚辰年的巡天節之中,經教主 上帝核定首任首席使者受命但不就任,向原任主持先天一炁玄和子學習一年。自去年辛巳年開始起,師尊才正式入主帝教總殿。

  同時也是在辛巳年巡天節正式宣告春劫啟運,教主 上帝詔命首任首席使者為春劫主宰,形成整體春劫行運是以帝教總殿為主要運作的宇宙行運,行於三曹,人間帝教同奮在有形配合春劫主宰首任首席使者在無形的運作與主宰春劫,才能在春劫之中完成弘教與救劫的天命任務。

  師尊對三期末劫有非常現代的意義解釋:三期末劫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戰,是本地球人類毀滅的末劫戰爭,主要的毀滅力量來自於核子武器。天帝教救劫的時代使命任務是化延三次世界大戰,一個是「化」,一個是「延」,「化」就是將核子武器的毀滅戰爭化為傳統武器的戰爭,大的世界大戰化為小的區域戰爭,從外戰化為內戰,「延」就是儘可能的拖延下去,得到化延就有轉劫的機會。從這樣的觀點,我們深信天帝教是救劫的宗教,也是適應時代的宗教,天帝教對劫運的觀點,是面對現實,面對現代。

  三期末劫還有一種說法是「延康末劫」,天帝教對延康劫的說法有特定的實質內容,分成行、清、平、春、康、同六個階段,三期末劫的劫運分成行劫、清劫、平劫、春劫、康劫、同劫,關鍵就在春劫進入康劫的階段,所以稱之為「延康」。

  「劫」在宗教上有多種不同的解釋,一種劫的意義,這個「劫」是梵音「劫波」的翻譯,意思是指宇宙生成到毀滅的一個階段的變遷過程,分為成、住、壞、空四個階段,從生成、發展到破壞、毀滅稱之為一劫,包含了事事物物的變動過程在內,人從出生、成長到衰老、死亡,也是一劫。

  「劫」也有災難的意義,第一種災難是刀兵劫,第二種災難是饑饉劫,第三種災難是澇旱劫,包括水災、旱災在內,換句話說,天災、人禍都可以稱之為劫。

  根據師尊告訴我們同奮的說法,三期末劫的行劫開始於民國二十年在中國大陸發生的九一八事變,行劫正式開始啟動。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就進入到清劫,全世界面臨戰後的大重建與大分裂,從中國的國共內戰、南北韓戰爭、南北越戰爭,以及在蘇伊士運河邊爆發的阿拉伯國家與猶太民族的戰爭,遠至於在非洲、中南美洲發生的戰爭,都是清劫啟動的戰爭,這個時候國際大勢進入到美、蘇代表民主、共產兩元世界的兩極對抗,從人間的年代來看,是從一九四九年開始起,到一九八0年代蘇聯共產崩潰。清劫之後是平劫,一般稱之為後冷戰時期,是從一九七五年開始,一直延續到二000年止,當美蘇兩極對抗的情勢衰退之後,仍然發生了包括有波斯灣戰爭、南斯拉夫戰爭等全球各地多處的戰爭。我們對應國際關係的轉變,從一九三0年開始起,到二000年為止,應該是行、清、平三劫交替運作的時期,最大的一次戰爭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據統計這一段期間全世界大的戰爭到區域性的小戰有三十八次之多,都歸結在行、清、平三劫的過程中。

  行是劫運的啟動,劫運的開始都稱之為行劫,是表示啟動的意義,換句話說,三期末劫的啟動就稱之為行劫,這個行劫以在中國大陸的九一八事件正式開始,如果是以全球的事件來觀察,我們可以將從一九二0年代開始,在世界各區域所發生的戰爭都歸屬於行劫期的啟動。清劫是劫運的清算,當啟動一段時間之後就要進行清算的工作,稱之為清劫,平劫是劫運的結帳,等於是對啟動、清算的過程做一平衡,從啟動、清算到結帳,行、清、平三個劫運都是連合在一起,是一種共同運作的過程。

  行、清、平三劫之後是春劫,什麼是春劫?我以為漢朝大儒董仲舒先生所說的一段話,很具有代表性:

  天有和、有施、有平、有威,春者天之和,夏者天之施,秋者天之平,冬者天之威。

天之序,必先和,然後發施,必先平,然後發威,此可見,不和不可以興慶賞之施,不平,不可以發刑罰之威,又可以見,施生於和,威生於平,不和無施,不平無威,天之道也。

天有四種德性–和、施、平、威。這是宇宙自然的規律,春天是和的規律,夏天是施的規律,秋天是平的規律,冬天是威的規律,四時依序而行,產生互動,周而復始。

  春是「和」,冬去春來,首先看到春天的景象是「百花齊放」、「百鳥齊唱」,是一種和諧的景象、活潑生動的景象,生命的現象開始透發。但是當春天來了之後,原本潛蓄在地下的「毒」也是一起發出來了,所以春天另一個景象是「百獸齊舞」、「百毒齊發」。

  進一步是「百家爭鳴」、「百教齊出」,這是說明春在人間社會的現象,社會之中產生多元的文化,稱之為「百家爭鳴」,以中華文化作觀察,曾經有過三度的「百家爭鳴」,第一次是春秋戰國時期,第二次是元朝,蒙古等族進入中原,中國的社會第一次包容了多元民族,各式各樣的文化也在彼此交會,呈現出百家爭鳴的情景,第三次是清朝末年,西方的文化進入中國,東西方的文化相互產生激蕩,構成了百家爭鳴的現象,百家爭鳴最明顯的象徵就是「百教齊出」。

  我們可以了解春劫的景象,是一個和的景象,是一個道魔並闡的景象,是一個多元衝擊的景象,春劫不僅僅是行、清、平三劫的延伸,它是三期末劫劫運轉化的一個臨界點,其中有很大的變化。

  春劫也有融化、融合的作用,冬天是天寒地凍,到了春天立春之後,天氣轉暖,地氣透發出來了,大地開始解凍了,化開了,這是「化」的觀念,因為春的「化」使得萬生萬靈在春天開始活動,事事物物也在春天開始活動起來。

  春劫進一步的發展是康、同,康與同應該是中華文化所追求的小康與大同的世界。《禮記》第九章「禮運篇」: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接下來是「小康」:

  今大道既隱,天下為家,各親其親,各子其子,貨力為己,大人世及以為禮。城郭溝池以為固,禮義以為紀;以正君臣,以篤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婦,以設制度,以立田里,以賢勇知,以功為己。故謀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湯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選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謹於禮者也,以著其義,以考其信,著有過,刑仁讓,示明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執者去,眾以為殃,是謂「小康」。

  師尊在人間觀察世運的發展,了解到人類經過意識形態的兩極對抗之後,會進入到宗教戰爭時期,因為宗教會形成唯我獨尊的強烈排他性,如果宗教只知道一再擴大排他性,世界還要面臨持續不斷的爭戰,去年在美國發生的九一一事件就是一場實質的宗教戰爭,是伊斯蘭教、基督教、猶太教三教的基本教義派共同導發的一場宗教戰爭,形成現在影響全世界和平,仍然持續發展的恐怖主義與反恐怖主義戰爭,人間現在面對的是宗教戰爭的危機,就是春劫百教齊發的亂象,所以師尊首先提出「宗教大同」,呼籲宗教與宗教之間「敬其所異,愛其所同」,這是「宗教大同」,應是突破春劫的開始。小康-康劫應是「世界大同」,大同-同劫是「天人大同」。

  上帝聖誥中有「行、清、平、春、康、同,十方總元帥」,根據聖誥的啟示,「行、清、平、春、康、同」是每一劫運必然會出現的六個階段,不限於三期末劫,只是三期末劫的「行、清、平、春、康、同」具有立即的、完全的毀滅性。因此,「行、清、平、春、康、同」的起點是以前期的天人大同做為起點,前期的天人大同就是一個同劫,我們天帝教同奮在持誦教壇課程的祈禱詞有「願!人心復古,抱道樂德,回天挽運,人類浩劫化減於無形。」為什麼要祈禱「人心復古」作為我們追求目標,追求的理想?因為前期先民的社會是「天人大同」的社會,我們從東方到西方所有史前文化的記錄,從先民的口口相傳,那個時候是人與神共存的大同境界,一種屬於天人大同的境界,隨著時代的演變,慢慢的人心不古了,人心的慾望多了,開始有了「天下為家」的「私」,於是就從大同轉入到小康,從人神共存的時代慢慢的進入到人與神分開的時代,因為人的私心更多了,慾望更多了,又從小康進入到春劫,通過春劫發展出行、清、平三劫的總清總算總平。當「春」的階段,是一個產生多元價值的社會,彼此你爭我奪,必需要有一個行、清、平的過程,才能重整、重建。當第一個「春」進行到「行、清、平」,又會走回到「春」,即稱為「一期初劫」,從一期初劫的「春」再度通過「行、清、平」,再次進入到「春」,應是「二期中劫」,然後再從二期中劫的「春」,回到「行、清、平」,最後再進入到「春」,就是「三期末劫」的關鍵期。

  「三期末劫」進入「春」劫的階段,天運、氣運、世運、人運也到了臨界點,會有二種發展,一種從「春」的宗教大同進入到「康」的世界大同,最後回到「同」的後期「天人大同」,後期的「天人大同」就是回復到前期的「天人大同」,這是「人心復古,抱道樂德」,一條好的路,亦是人類希望從「行、清、平」進入「春、康、同」的最好發展。相反的,另一種是到了春劫之後,人心還是繼續受慾望的牽引,往下沉淪,就進入到共同的毀滅,於是整體地球一起毀滅。關鍵在人作如何的選擇,如果能夠有天命救劫使者全心全力投入到救劫的工作,做到「人心復古,抱道樂德」,就可以「回天轉運」,從春進入到康同,如果人心陷溺,愈來愈沉淪,就會走向重新混沌的大毀滅,這是三期末劫的史觀,從中華文化的歷史傳承,處處都可以看到這種可循的軌跡。

  歷史見證到人類文明不斷的開發,從上古文明到中古文明到近代文化,文化的知識不斷的累積,人心卻繼續往下沉淪,當文化往上提升的時候,人心才能通過道德的規範,約制無限欲望的泛濫與沉淪,因此,春劫就可以進入到康同。當文化提昇,新的文化和道德背離,人心卻一再沈淪,於是又轉回到行、清、平,經過行、清、平的大總清,出現了第二度轉折的契機,這是春劫,在春劫時期的文化,由於「百家爭鳴、百教齊出」,再度發展到了一個高峰,在這樣的時代裡,對人心的考驗要比前期更嚴峻,歷史的軌跡非常清楚,我們探討這一次三期末劫的「春劫」,從過去的歷史中得到借鏡,如果人類在這一次的春劫不能走向康同的和諧,勢必再回到行、清、平的戰爭,因為人類的文明已經發展出核子武器,甚至是比核子武器更可怕的武器,那將是一個全地球的毀滅,一場人類的大毀滅的三期末劫。

  從大自然的節氣來看,「春」也有六個階段,從立春、雨水、驚蟄、春分、清明到穀雨,反應在春劫也有六個階段,所人我預估我們面對這一次三期末劫的春劫,整體的行運要超過一個世紀以上,天帝教的同奮追隨本師世尊的第一天命、第二天命到第三天命,從行、清、平三劫進入到春劫,我們在人間的同奮不再只是「讀歷史」而已,而是T要「寫歷史」,要盡到我們的責任,春劫是現階段天帝教人間同奮共同要承擔的新天命,我們是為了子子孫孫在努力奮鬥,師尊在無形主宰春劫行運,帶領我們完成這個歷史的天命,我們同奮要發願來共同承擔這個使命。

  回到現實,台灣地區在最近幾個月共同感受到的是水資源的貧乏,這是進入春劫以後,人間社會立即會共同面對的問題,未來生活必需的資源愈來愈貧乏、愈來愈少,資源的貧乏成為世界性的共通問題,過去時代的資源分配,因為地球上的人口少,還沒有形成嚴重的問題,但是隨著人口呈幾何的成長,又要面對人口的老化,根據科學上的預估,到了二0二0年,地球上的資源分配將是明顯地進入到匱乏期,未來的世界要面對:

  一、人口爆炸。現在的全球人口是六十五億左右,到二0二五年,會接近到一百億人口,使得地球上的生存空閒烏壓縮的愈來愈小。人與人的鬥爭愈來愈嚴重、愈激烈,人心自然也愈來愈墮落。

  二、資源不足。消耗性的天然資源被大量的使用殆盡,再生性的天然資源仍然不能充分運用。

  可以預見的未來地球的發展,是師尊所講的「天滿、地滿、人滿」。人間是人滿的世界,現在已經有六十五億人口,二0二0年會有八十億,二0二五年更會高達一百億,整個地球是不是人滿為患?人滿迫使地滿-生存的空間沒有了,生活的自然資源匱乏。到了二0五0年,人類勢必面臨「天滿、地滿、人滿」的情況,想要生存發展只有二條路,一是向外太空進軍,一是向內太空-海洋爭取生存空間,不然會因為生存的競爭與生活的爭奪,人類就要走上大量的屠殺、大量的毀滅,帶來生命大量的死亡。

  到了二0五0年,春劫的行運已經從「立春」、「雨水」、「驚蟄」進入到「春分」的階段,產生的變化將是非常大,人類生活所需的資源要從海洋之中、大空之中取得,向海洋、太空爭取生存的空間、生活的空間,這是人類必需要走的路。人類將進入「無中生有」的時代,資源必須從「無」中取得,才能克服有限的資源的分配與供應問題。

  請大家參考二件資料,一件是標題為「外太空小異物威脅地球」,另一件資料是標題為「六月十四日,小行星差點撞地球」,換句話說,這一次的春劫的空間不只是發生在地球上,而是從地球擴大到宇宙星系,我們要向宇宙進軍,向太空進軍。

  春劫的啟動,已經有許許多多的訊息透露出來,春劫是在一個大的宇宙空間中發展,而且是以「無中生有」為主要的發展途徑,人類的所有不單純來自於「有」,更重要的是來自於「無」,「無中生有」的法則落在人間,有二種主要的面向:

  一、科學。人類運用科學面對「無中生有」的宇宙與人間。

  二、宗教。宗教的本質就是以「無中生有」為中心。

  春劫的來臨,讓我們必須更加關切科學與人類的關係,科技不斷的發展,人類創造了很多的科技產物,改變了很多的人與自然、人與人的關係,科技在物質的發展使得人的心靈愈來愈失落,更加需要宗教的啟發,在宗教之中安身立命,然後才可以向自然奮鬥、向天奮鬥,新的世紀是科學與宗教共同合作的世紀,方向是「無中生有」,從「百花齊放」、「百鳥齊唱」、「百毒齊生」、「百獸齊舞」的自然現象到人群社會的「百家齊鳴」,最後歸結到「百教齊出」。

  雖然說天帝教是主導春劫的宗教,同奮有使命、有承擔,更要有一種危機感,認真的自我檢討,我們反省天帝教同奮的信仰基礎、對教義的認知以及奮鬥的信念,我以為仍不足以因應春劫的百教齊出。師尊提示我們:天帝教是科學的宗教。這是春劫的主要關鍵,我認為天帝教教義《新境界》有三個主要的基礎,一是萬有動力,一是萬有化合,一是萬有生命。「萬有動力」指出宇宙不斷的變,時代也在不斷的變,與日俱進,與時俱進。「萬有化合」指出物質與精神、有形與無形由化而合的過程。「萬有生命」肯定一切的生命,從宇宙生命到肉體生命,從物質精神到精神生命,這是上帝的真道。

  當師尊為我們打開天門之後,接引祖炁,同奮身上就有上帝的真道,浩然元炁是一切的根本,點道後,做好築基功夫,體內法輪常轉,從萬有動力到萬有化合,煅煉出萬有生命的宇宙生命。

  天帝教正是要以上帝真道的道統、法統、炁統來主導春劫,迎接新的時代、新的挑戰、新的天命,我們人間同奮在道統的傳承要加強天人實學教義的研究,在法統的傳承要強固救劫弘教的組織,在炁統的傳承要堅定救劫的承擔。我對 上帝承諾,願意以有限的生命承擔起無限的天赦之教的教化,向師尊承諾,願意落實天人實學的研究與發展,對自己承諾,願意跟我們同奮一起來寫在春劫救劫新天命的歷史。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