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的天命(八)- 首任首席使者

發佈日期: 1994/01/04

完成第一天命確保關中一方淨土

  我完成第一個天命「確保關中一方淨土」,最重要的就是在華山大上方清虛妙境的一段時間。當時抗戰的形勢中樞在重慶,一面是大西北,從潼關至新疆,與俄國相接連。一面是大西南,從雲貴到緬甸,與英美等國軍援力量相通,我坐鎮大上方,精神上與中央政府直接貫通,人事上是透過第三十四集團軍總司令胡宗南將軍、第一軍軍長丁德隆將軍等人之關係連繫。胡宗南、丁德隆兩將軍均係當年國民革命軍黃埔軍官學校第一期高材生,歷經參加北伐與內戰諸役,因戰功擢升,尤以胡宗南將軍深受蔣委員長之培養、信任,始有是職。

  丁德隆將軍自貴州遵義陸軍大學畢業,奉蔣委員長之命,擔任第一軍軍長,駐防地即在西安、潼關一帶,因為他是雲龍至聖的弟子,與我同一道源,所以他奉命到西北上任,首先上華山來看我,再正式接任軍長職務,丁將軍轄下第一師師長李正先也是同道,駐防潼關,隔黃河與日軍佔領之風陵渡相對峙。由於丁將軍的影響,整個三十四集團軍所屬軍、師長陸續專程上華山皈宗,最後是威震西北統率三十萬精銳大軍,人稱「關中王」的胡宗南將軍先在華山山麓與我會晤,繼又親上大上方訪問長談!

提供無形中有關敵情轉達中央

  我與胡宗南將軍初次是先經華陰縣縣長李笑然轉達胡將軍希望上山與我晤談,遂安排於己卯(二十八年)十月三十日晚間,在華麓玉泉院會面,一見面即十分投緣,胡將軍開門見山首問:「中國的命運如何?」答以:「我坐鎮華山,朝夕靜坐祈禱:第一、確保關中一方淨土;第二、抗戰一定最後勝利,我有信心可以完成天命下山。」就這樣中外古今天下大事無所不談,我在清虛集中曾有兩首詩記下當時的情況:「靜裡乾坤會風雲,玄機奧妙初談君。個中求得真消息,戡亂扶危許將軍」、「華麓識英雄,天人一貫通。憂時心共苦,救世願齊洪。重寄關中鎮,神奇嶺上工。時來風送曉,靖寇定元戎。」從此以後,胡宗南將軍即派了一位賀副官常駐在華山山下玉泉院,與我經常保持聯絡,大約每隔半個月一次,就提供無形中有關敵情在黃河流域、長江流域、珠江流域的日軍動態觀察,由他轉達中央參考,胡宗南將軍親自回信表示:「大致應驗。」(註:原文摘錄為「先生遊心物外,冥契玄中,心靈與造化參通,精神合天地交感,凡所啟示,均有端倪。」)

與胡宗南將軍長談盡洩天機

  這是我在華山時期,人事上對國家盡了最大的貢獻,因此胡宗南將軍深受感動,有一次親自攀登大上方來長談,這次的談話關係國家前途,我盡洩天機,坦誠直言。胡問:「中國共產黨的命運如何?」我答:「中共現在陝北『延安』,將軍有何感想?」他沈思一會,反問我:「先生以為如何?」我說:「顧名思義,『延安』兩字妙不可言,正可以稍事休養生息,時機一到,當然重整旗鼓,走出老巢,今天國際環境不容中央徹底進逼清剿,只有讓他延安而已,天意果真如此,將來發展無法預料。」他恍然大悟,立刻至重慶報告委員長,據他事後告訴我:委員長長歎一聲,說:「涵靜老人真高明,因是國際上的壓力迫使中央一定要容忍共產黨,只有任由共產黨留在延安窯洞老巢。」中共當時參與對日抗戰,實際上則是左右逢源,最後日本天皇宣佈投降,中共由蘇聯手中接收大批日本關東軍最精銳武器裝備,利用中央軍對日抗戰八年軍心疲憊之際,赤化整個大陸,這是氣數使然,天意如此,使整個大陸得有機會試驗共產主義,尤其文革時期遭遇空前劫難,天上人間只有聽其自然,無力挽回。另一方面來講,其最不可思議的,抗戰八年期間,直到我下山南歸上海,八年來黃河冬天都不結冰「凍底」,否則日軍輜重可以從風陵渡過河,真是天意如此,得以「確保關中一方淨土」!才能達成我謹遵「坐鎮華山,看守西北門戶,直到抗戰最後勝利」的天命。

天上傳下「道統衍流」「道統三代」

  人事方面既是如此演變,另一方面天上人間同時安排要我在大上方設立「清虛玄壇」,專司傳達天上消息,惟一的天人交通侍生是維生樞機,他上華山時只有十二歲,他是奉命下來輔助我救劫宏教,突然開了天眼,以侍光方式接傳「道統衍流」、「道統三代」,接著以侍準方式接傳「天曹應元寶誥」,他一身兼具侍光、侍準、侍筆、侍聽四種天人交通能力,今天天帝教的教義有關重要綱領,也是維生天人親和下來最好的例證。

「新境界」是天上人間共同奮鬥成果

  在清虛玄壇成立後,西安有一位胡宗南將軍主辦之新中國出版社社長,具有豐富科學知識的黃震遐(維道)同道,由於夫婦不和睦,精神上感到痛苦,希望來華山靜休一段時間。他上山後,有一天 上帝特派清虛真人、崇仁大帝臨壇,負責提供天人文化資料,闡揚宇宙大道,由天人共同合作,研討編訂一部新宗教哲學思想體系,黃維道以他的科學素養,研讀幾天侍傳的資料後,表示其中資料真是精湛,太偉大了,立刻下山請假半年,願意全力配合,於是天上人間首先擬就綱目,分物質自然觀與精神人生觀兩大部門,然後我們父子師徒三人依據人間科學原理、哲學精華,在玉皇洞內天天作天人之間學術性討論,得到結論再由黃維道用淺顯通俗文字整編,經過半年多的時間才完成,可以說是天上人間通力合作共同奮鬥的成果,這本書蒙 上帝賜名「新宗教哲學思想體系」,一名「新境界」,經過西安僅有的學者專家審閱,一致推崇從速問世,遂於民國三十一年出版,黃維道也大功告成,下山復職。大陸淪陷後,他停留香港,接受美國國防部委託,從事大陸軍情研究,每年必來台灣探望我一次,最後是在香港回天,蒙三期主宰接引至清虛下院上苑明樂殿煉靈,以後調任清虛上宮主持天政司,現為冥王星星主,我相信這是他當年華山參與「新境界」一書犧牲奉獻的功德。

華山立碑有兩方面的意義

  我謹遵天命在華山到大上方,前後八年為國虔誠祈禱,從無形到有形,天上到人間做了不少不為世人所知之事,此次經由維生、光光父子往返大陸與北京方面到陝西省台辦多次接觸談判,直至上一年(八十二)年十二月五日,始由光光、光棣、光筆、光巡等與陝西省華山管理局主管協議簽約,由華山管理局出名,同意在我當年讀書祈禱的大上方與莎蘿坪地方立碑紀念,這是中共承認我在華山八年對國家民族所做的貢獻,尤其是華山管理局要求在碑文背面刻上我親筆書寫「天地正氣」四個字,中共地方當局能夠尊重「天地正氣」,真是一件了不起大事,能夠「敬天、畏天、法天」,就是發揚中華文化,這也就是我一貫的「天命、信心、奮鬥」。

  華山立碑還有另一重特殊意義,早在民國七十八年天安門事件前兩年,無形中已派中山真人進駐華山白雲峰清平樓,執行 天帝交付三大特定任務,現在中共自己已承認共產主義試驗失敗,要另創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所謂「中國式的社會主義」豈不就是三民主義,所以我肯定中國也就是台海兩岸一定會走向「一個主義一個中國」,真正和平統一的道路。

將華山精神與鐳力阿道氣貫通

  「人」不能忘根本,「教」更不能忘根本,天帝教起源於華山,我的第一天命「確保關中一方淨土」也是在華山完成,所以天帝教要將華山精神與鐳力阿道氣貫通,連成一脈,發揮救劫宏教的力量,儘快完成第三天命。
  (八十三年元月四日)

※原文刊載於<天帝教教訊第121期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