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癸酉年北東教區春節親和集會師尊訓詞- 首任首席使者

發佈日期: 1993/02/10

每個老同奮要自問有沒有每天反省懺悔?

自己虛心檢討是否真在奮鬥 真誠認錯改過以免天律懲罰

各位同奮:

  此次我是在二月五日週五從鐳力阿出發,經中橫公路當天住在梨山,然後過大禹嶺、天祥到花蓮,主持先修十二、先修坤五期靜坐班東部分班課程,在星期一經蘇花公路回到台北,當天要為北部這一期同奮賜道名,接待教內同奮、教外人士,經過考驗,感覺到自己身體還可勝任。但是昨天晚上很奇怪,睡了半小時,就睡不著,眼前一片光,直到三點多才睡著,所以今天血壓提高了,今年是第一次和大家見面親和,特別告訴大家,可以使大家相信我還可以帶領大家奮鬥十年以上。

  其次要告訴大家,天帝教是一個有組織、有制度的宗教,無形的組織是教壇光殿,設有殿主、副殿主、總護法以及許多辦事仙吏、天將、天兵。有形的組織是各級教院、教堂,教院分宏教系統五級,始院為全球宏教中心、各州設統院、各國設主院、各省設掌院、各縣市設初院、以及鄉鎮設基層宏教組織教堂,都是配合人間行政區域而設,教院內分置院教、教長、執事等教職分層負責。同時根據教綱規定,除了宏教系統的五級教院、教堂外,還設有「極院」,是首席使者駐在人間行使職權的最高組織,當初為了搶救三期末劫,全心全意唸皇誥,所以先成立「始院」,並以「首席使者辦公室」代行一都份極院的職權,直到現在「化延核戰毀滅浩劫」第一時代使命初步目標達成,天上人間決定在今年五月二十五日正式成立極院。

  極院依教綱規定,分三大部門,第一、樞機院,第二、內職十五級職,是行政系統,第三、天人研究總院,是最高學府。樞機院設五十五位樞機使者,是首席使者最高幕僚,要具備必須的道歷,對教義教綱大經大法有深入研究,有特別奉獻等等條件,才能蒙 上帝核定。天帝教復興初期,在公元一九八一年民國七十年,天人交通侍生楊光贊同奮首先接下李維生、李維公、李維光、李維剛四位樞機使者詔命,直到八十年的巡天節,才又奉 上帝詔命加派了五位樞機使者,同時由無生聖宮領佈命令,今後天上不再指派,由人間首席使者選擇保舉推薦,八十一年巡天節我即遵照指示,舉荐童光照、高光濤兩位同奮。

  光照同奮,成功大學土木系畢業,在欣彰瓦斯公司任經理職,是在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時代,中部地區第一位參加正宗靜坐班第四期,當時我賜他道名「光照」,希望他負起將 上帝的光「照」到中部的使命,一方面在無形中請 上帝派維法佛王坐鎮彰化八卦山引渡原人,於是第五期中部同奮光昌、光贊等七人參與,我知道中部道氣已經形成,所以第六期就在台北、台中同時開班,首得台中第六期陳光南同奮捐獻清水青雲嶺上三千坪土地興建天極行宮為中部宏教固定場所。才有今天中部各地教院、教堂成立,帝教三大道場,人曹天極行宮、天曹鐳力阿道場、地曹天安太和道場,也都在中部。同時在中華民國主院成立後光照即擔任參教長,並於中華民國主院、台灣省掌院兩院聯合大樓興建完成後設立兩院聯合辦公處,我兼主任,實際由光照與賢德掌教分兼副主任,負責推動兩院工作,再加上負責天人訓練團培養各項長期短期宏教幹部重任,光照同奮可以說完成了他的任務,盡了他個人最大的力量,功不可沒。

  光濤同奮從內政部警政署副署長退休,參加帝教正宗靜坐班以後,我即派他擔任始院督教長,七十六年始院準備擴充,我又派他兼任興建委員會主任委員,下決心號召同奮捐資將現在北新路二段第一五五、一五七、一五九號三棟房屋買下來,當時一棟一千一百萬,總共新台幣三千三百萬元,同奮籌募一千三百萬元,銀行貸款二千萬元,負擔很重,真不容易,這是光濤同奮的功勞。到了七十八年台灣地區三項公職選舉,各地方都很不安定,尤其是南部地區更加混亂,所以我派光濤至高雄市掌院擔任掌教,希望運用他的人事關係,配合無形力量,安定地方,不要發生暴力衝突,也能順利完成他的特殊任務。同時,由於高雄市掌院的房子是暫時租的,感到很不方便,現在也買了一百三十坪土地,準備興建教院,但是因為高掌教腦部有病,必須開刀,於手術前我曾親至高雄鼓勵他安心接受現代醫療手術,結果在台大醫院動手術很順利成功,他的子女希望他能回台北調養,他也一再向我請求,我體諒他,遂派他擔任始院第二副院教。他們兩位憑他們的功德與奉獻,才能在去年蒙 上帝核定為本教樞機使者,希望大家都能犧牲奉獻奮鬥,只要有特別的功績與功德,人人都可以由我根據實際需要,隨時保舉,成為本教最高神職樞機使者。

  同時,由於天上一再催促成立極院,以便與天上極院配合,同步應運奮鬥,所以在去年首先制定極院組織規程,決定在今年五月二十五日我的生日當天正式成立,在新的極院組織中行政系統設秘書長、副秘書長總其責,秘書長職責繁重,須要年富力強,才有精力可以奮鬥,光照同奮本來早有資格擔任開導師,但他還要在人道上奮鬥一段時間,我成全他,現在極院成立,我特別徵召他專職奉獻,擔任秘書長工作,由于他很謙虛,不敢接受秘書長的職位,我乃派他為第一副秘書長,代理秘書長,第二副秘書長為何光傑同奮,其他七院負責人則暫時由樞機使者兼任。

  我還要告訴大家,去年巡天節宣佈的各種決議案,關係非常重大,三期末劫分「行、清、平、春、康、同」六個階段,民國二十年九一八事變,開始行劫,去年起已進入「平劫」,在平劫期間也同時有「行劫」「清劫」的行動。有關帝教同奮方面,尤其是老同奮,要自問有沒有真正奮鬥?有沒有遵守自己認定的兩個字?有沒有每天反省懺悔?有沒有常到光殿誦唸皇誥?自己虛心檢討,沒有做到的要坦白懺悔,認錯改過,否則王總天君鐵面無私,一切依天律行事,到今年中元龍華七月十五日執行總清算。

  儘管天帝教主張「先盡人道,再修天道」,但是人道永久盡不完,所以要適可而止。我在華山時代即告訴我四個兒子,我唯一的財產就是「廿字真言」,我的子孫到今天都可以人生守則安身立命,我的人道可以說盡到了,現在與我關係最深的是同奮,同奮與我一起宏教一起救劫,所以希望同奮要能提高警覺,在今年中元龍華以前,將自己認定或指定的皇誥數誦完,如果來不及,可寫報告給我,我可以代大家請求通融一段時間,否則一切後果要同奮自己負責。

  今天要說的話很多,總結來說,希望台灣二千萬同胞生命財產能有保障,除了台灣內部大家團結一條心外,靜待大陸出現奇蹟,中共放棄共產黨一黨專政,接受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形成一個中國一個主義,兩岸才能真正和平統一,否則台灣永久沒有保障,將來隨時有發生戰爭的危險,台灣有前途,中國才有前途,天帝教才有前途。我方才提到天上要成立極院,也是為了中國,為了台灣,天帝教極院、始院永久在台灣,我也永久在台灣與同奮一起!

  今天就到此為止,再見!再見!

(八十二年二月十日下午八時在始院大同堂講)

※原文刊載於<天帝教教訊第109期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