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的天命(三)- 首任首席使者

發佈日期: 1992/12/08

  我是民國二十三年冬天到西安,第二年春,你們師母帶了四個小孩也來到西安,春天就成立陝西省宗教哲學研究社,光殿為「清靈殿」,接下來就開辦第一期開導師訓練班,開始擴大精神治療,展開宏教工作。

上太白山拜謁師伯雲龍至聖

  就在民國二十五年春夏之交,蕭教主從漢口派了一位弟子郭大化,拿一封親筆信到西安來找我,派我們兩人上太白山,拜訪師伯雲龍至聖。

  雲龍至聖奉天命至四川渡蕭教主,兩人在湘西深山修煉十年,研究改善人心的方法,創廿字真言與精神治療,蒙 上帝特准通令三界十方,一體遵行。有一天,雲龍至聖告訴蕭教主:你的道快修成了,你的天命比我大,要下山救世渡人,我也要去西北,辦我自己該辦的事,將來後會有期。過了幾天,雲龍至聖突然走了,蕭教主也就跟著下山,開始在湖南長沙一帶傳道,他們兩人以後就未見面,但是在靜坐中精神上卻經常往來溝通,雲龍至聖告訴蕭教主,他現在是在陝西省太白山中。

  蕭教主的原靈無形古佛是奉了天命下凡救劫,他知道三期末劫的時間到了,但是不知道天上行劫方案如何安排,所以派了弟子郭大化到西安,要與我倆人一同上太白山,請求雲龍至聖轉達天命。我和郭大化遵師命,準備上太白山,但是我們兩人都沒有機會見過雲龍至聖,不知如何找起,於是就上光殿請求雲龍至聖在光中顯像指示,雲龍至聖透過郭大化侍光,約好就在民國二十五年農曆六月十九日觀音大士生日那一天上山,會派大弟子流水子楊宗畏來接吾們。

流水子接我們上了棲霞洞

  太白山終年積雪,只有農曆六月雪溶開山,一般人可以朝山進香,到了農曆六月十八日,我和郭大化和隨從王子京,帶了冬裝,搭乘隴海鐵路火車到鄞縣車站,下來再乘騾車至太白山下,當天住在半山上的菩薩大殿,第二天清早,按照雲龍至聖指示畫給我們的地圖從菩薩大殿向左邊轉彎前進,走了三、四小時,滿山都是雪泥青苔,沿路沒有人跡出現,只有山狼在我們身邊來來去去各不相犯,我們一路走來,不覺得餓,只感到十分口渴,水壺的水也喝完了,就在瀑布下裝了水再喝,半路上,看到一顆枯死的大樹,只剩半截根部立在土中,郭大化跑過去靠在樹根旁休息,我遠遠看到枯樹根底部有一條大蟒蛇盤著,趕緊上前,拉了郭大化就走。到了傍晚,一點消息也沒有,峰迴路轉,突然前面出現一個石洞,洞很大,中間有一塊石碑,碑上刻有「劉伯溫到此」五個大字,我們就決定在洞中休息一晚,我以掌光請求雲龍至聖指點,雲龍至聖要我們好好休息,明天會派你們大師兄流水子去接你們。

  第二天,仍然按圖前進,上午十點多時,郭大化突然聽到有人唱歌的聲音,聲音愈來愈近,從轉彎地方看到一個老道走來,郭大化趕上一把抱住,口叫:大師兄,那老道把他推開說:什麼大師兄!我聽他一口的湖南口音,心裡明白就是大師兄流水子,趕緊上前向大師兄打躬作揖,他扶起郭大化說:開玩笑!開玩笑!兩位老弟辛苦了!我們真是喜出望外,就請大師兄帶我們前去拜見雲龍至聖,一路彎彎曲曲的走,突然間就進了雲龍至聖所在的「棲霞洞」!洞內也沒有窗,但是洞中有光,十分明亮,洞內有套洞。等到我們告別雲龍至聖下山時,回頭一看,山洞是在半山腰上,也不知道當時是如何走上去的。我們坐在外洞等候雲龍至聖,大師兄拿一種東西給我們吃,一吃下去,立刻精神振作,這種東西有點像我在華山吃過的「黃精」,黃精據說必須九蒸九曬才能吃,吃了對修道人很有幫助,但是似乎也不太像,究意是什麼也不知道。

傳諭天命攜眷歸隱華山

  坐了一段時間,大師兄帶我們進入套洞,我們向雲龍至聖行大禮,至聖開口說:你們辛苦了!看了我們兩人半天不講話,我就說:請您老人家收留我們兩人。雲龍至聖對我說:胡鬧!明年夏天『浩劫將興』,『國難臨頭』,我傳達 上帝天命:要你趕快辭官,明年農曆六月初一日,帶了家眷住到華山白雲峰下,鎮守西北門戶,我會常常來照顧你。又向郭大化說:你趕快回去通知你的老師,歸隱安徽黃山(後山)。又說:你們現在趕快下山辦事。我們兩人只好唯唯諾諾行了大禮告退,前後只講了不到一刻鐘的話,他老人家真是鐵面無私,除了轉達天命,沒有世俗的話好講。

  於是大師兄流水子仍然帶著我們出洞下山,準備回到菩薩大殿,一路上,郭大化不停地問長問短,打聽雲龍至聖的消息,大師兄告訴他,雲龍至聖經常要去崑崙山,不常在此地,此地由我負責看守。也許郭大化問得太多了,大師兄不耐煩,大約走了半個多小時,還不到菩薩大殿,大師兄一轉彎就不見了,我們兩人只好自己摸索走回菩薩大殿,到了菩薩大殿天已經黑了,仍舊住在大殿,第二天一早二人即下山,乘火車回西安。

過了中秋遊華山尋找白雲峰

  我絕對信仰雲龍至聖,信仰天命,回到西安,過了中秋,就到東關外八仙庵拜訪唐當家,請他陪我去遊華山,目的就在尋找白雲峰,準備第二年民國二十六年夏農曆六月初一日上華山。
  (八十一年十二月八日)

※原文刊載於<天帝教教訊第112期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