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師尊在日本第四期正宗靜坐特訓班開訓典禮致詞- 首任首席使者

發佈日期: 1992/08/12

日特訓班開訊 師尊致詞勉勗

天帝教是一個救劫救世救人的宗教

九年前在富士山辦祈禱大會 曾哀求 上帝化解東京震災
天帝教傳到那一個國家,要求同奮愛自己的國家、愛自己的同胞;救自己的國家,救自己的同胞。

各位同奮:

  天帝教是公元一九八0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奉大宇宙主宰 玄穹高上帝本教教主詔命:特准天帝教重來本地球,搶救三期末劫。宗教上所說的「三期末劫」,正如天主教、基督教所說的「世界末日」,也就是美、蘇兩個超強國家最後的核子決戰。

  正當公元一九七九年蘇聯突然出兵侵略阿富汗,美國卡特政府得到情報,蘇聯進一步將侵佔伊朗,而伊朗為中東出產石油最豐富的地區,一旦被蘇聯侵佔,整個西方工業國家石油供應命脈即被蘇聯控制,因此美國卡特總統向蘇聯提出嚴重警告:美國不惜以核子武力保護中東油田國家不受侵略。就在波斯灣緊張風雲時刻,一旦局部核子戰爭爆發,勢將演變成世界核子大戰,世界人類的命運危在旦夕,我率領天帝教前身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正宗靜坐班第一、二兩期同奮,開始誦唸皇誥哀求 上帝,化延此一核戰危機,希望轉成一傳統武器戰爭,經過不到二個月的早早晚晚虔誠誦唸皇誥哀求 上帝,蘇聯受到無形中的媒壓嚇阻,不敢進一步侵略伊朗,波斯灣緊張風雲消散,而兩個回教兄弟國家伊朗、伊拉克遂即爆發戰爭,一直打了八年才停止,這是波斯灣局部核子戰爭化為傳統戰爭的結果。天帝教就是在世界人類面臨三期末劫核子大戰的前夕,蒙 上帝特准重來人間復興的原因。

  雖然再當時,蘇聯並沒有進一步輕舉妄動,但是蘇聯赤化全世界野心並未停止,整個人類前途仍十分危險,一方面蘇共總書記布里茲涅夫決心征服世界,要以核子武器和美國決戰,另一方面由於美國卡特總統顢頇無能,經無形中安排,由雷根先生當選美國總統,雷根總統為一堅強反共、反俄政治家,承受天命領導民主世界對抗共產集團,雙方均在積極備戰,第三次世界核子大戰隨時隨地可能爆發,核子戰爭的威力十分可怕,一九四五年美國在日本廣島、長崎投下兩顆原子彈造成多少生命的財產損失,迫使日本天皇無條件投降,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

  而今天一顆核子彈是一千顆原子彈的威力,一旦爆發核子大戰,五十五億人類的命運必然無法想像,因此天帝教復興以來,一直是在為搶救三期末劫核子大戰而奮鬥,所以說天帝教是一個救劫的宗教。

  核子大戰爆發,世界前途不堪設想,尤其日本國在二次世界大戰後,一直受美國核子傘保護,如果美蘇決戰,日本在兩國之間左右為難,首當其衝,即使想中立也不可能。同時日本東京也是東西雙方往來中心,因此我在一九八三年世界局勢最最緊張時刻,於七月十五日從台灣前往東京,準備在日本東京富士山舉辦「天帝教擴大祈禱化解人類危機大會」,希望告訴世人以及日本人,天帝教為了全世界人類的生存,一直在祈求 上帝,希望核子戰爭一年年拖下去,最後拖出一個奇蹟。

  到了日本之後受到當時我國亞東關係協會馬樹禮代表以及日本同奮之支持與協助,決定九月四日在富士山標高二四00公呎新五合目舉辦祈禱大會,就在此一期間,日本同奮藤岡瑛(光忠)代表日本友人來請求,天帝教既然可以化延世界核子戰爭,是不是也能為日本人祈求?據他報告,一九八三年春天日本一位氣象學權威相樂正俊先生發表預測:一九八三年九月十一日至十四日富士山火山爆發後,東京緊接發生八級以上大地震。經傳播媒體發表,人心惶惶,中曾根首相特別召開國務會議,一面駁斥相樂先生的預言沒有確實科學根據,一面通知東京都知事趕快準備救災。我即答覆他說:火山爆發與地震是自然現象,我不可能哀求 上帝免除,但是可以哀求 上帝減輕災情。因此,九月四日富士山祈禱大會目標有二:

  (一)化解人類毀滅危機。

  (二)減輕日本重大天災。

  到了九月九日晚上,我得到天上消息:「蒙 上帝慈悲,對富士山火山爆發、東京地震一案,因為參與的人心精誠感天心,特准暫緩執行,以觀人心。」第二天(十日),我即寫了兩封信,一封給中曾根首相,告訴他所關心的富士山火山爆發與東京地震,由於天帝教九月四日在富士山祈禱大會參與的人心感動天心,已蒙 上帝特准暫緩執行,特別通知並請安心,第二封信給相樂正俊先生,告訴他:您的預測確有科學根據,但是由於天帝教九月四日富士山祈禱大會感動天心,蒙 上帝特准暫緩執行。一直到九月十四日,一切平安無事,我亦並未特別注意此事發展,在日本完成使命,隨即返回台灣復興基地。過了幾年,當時中央日報日本特派員黃天才先生,返國接任中央日報社社長,來到本教天行宮對靜坐班同奮演講,特別提到此一事件後來發生的事實,富士山觀光事業聯名向法院控告相樂正俊先生,由於它的預測,影響了他們的營業,要求相樂先生賠償。相樂先生到了法庭,將我寄給他的一封信提出,表示有一位台灣來的八十三歲老先生告訴他,他的預測有科學根據,但是由於天帝教的祈禱大會人心感動 上帝,特准暫緩執行,本案因此不了了之。

  富士山祈禱大會以後,我為了以防萬一,一旦世界核子大戰無法避免,日本必然首當其衝,因此準備在日本京都危高山之下設立光殿,一方面平時可以祈禱誦誥救劫,在戰爭爆發時,可以作為避難場所,乃有一位日本佛教領袖中山法元,願意提供京都三重縣危高山下一座引接寺的大殿,給天帝教設置光殿,當蒙金闕賜名「玉和殿」,為天帝教日本最高無形組織,並派天照大神為殿主、日蓮上人為副殿主、大日如來總參議、不動明王總護法、神武天王為日本境主,從此五大神佛共同在無形中負起天帝教日本地區救劫宏教任務。

  至於日本主院的道務即交給日本第一期正宗靜坐特訓班之藤岡光忠和桶口光和等同奮負責。想不到在第二年(一九四八年)的春天,光忠同奮突然打電話報告我,玉和殿所在的引接寺因為財務糾紛被法院查封,因此玉和殿也被拆除了,一直到今天尚未重建。今年光鵬等同奮到了日本埼玉縣,作天人炁功義診,經光傑、敏專同奮介紹到栃木縣那須郡野武士道館參觀,認為此地非常理想,立刻決定租下,準備作為玉和殿重新建立之處所,同時,日本五大神佛近幾年來,在無形中顯化,運用種種方法媒壓日本原人來台求道,參與帝教,去年開辦第二期日本短期訓練班,今年五月開辦第三期日本短期訓練班,今年是第四期,你們大家都是日本帝教原人,都是日本宏教救劫先鋒,因此我決定在今年中秋節(九月十一日,農曆八月十五日)到栃木縣那須郡主持玉和殿重新開光典禮。

  我有責任將天帝教在日本的經過原原本本的向各位作一說明,主要就是希望大家了解天帝教是一個針對時代需要,救劫、救世、救國、救人的宗教,天帝教傳到那一個國家,要求同奮愛自己的國家,愛自己的同胞;救自己的國家,救自己的同胞。今天我以一個九十二歲的老人家,從上午十點上光殿,到現在連續講了三、四個小時,相信各位應該有所體會,應該可以了解我為什麼?各位將來回到自己國家,結合一、二、三、四期同奮,團結起來,為救劫、救國而奮鬥!
(81年8月12日上午11時在天人研究所總院大同堂講)

※原文刊載於<天帝教教訊第103期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