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的天命- 首任首席使者

發佈日期: 1992/07/02

  謹按本篇「我的天命」,係首席師尊於本(八十一)年七月二日在鐳力阿道場內舉辦宏教系統各級教院三教長研習班之時,正是師尊於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二日謹遵天命,全家上華山,五十五週年紀念日,機緣難得。乃應天人訓練團以及參訓同奮之請,現身說法,同時安排拍攝錄影,以為存證。

  師尊講話當時,靈感啟發,天真流露,由後天而返回先天,由先天而降生後天,有時描述事實的經過,有時蘊藏玄妙之啟示,弟子同奮心嚮往之!惟以時間限制,百不能得一,實為最大之遺憾,懇請師尊有機會再做一完整系列的「說法」,將是帝教同奮最珍貴的寶藏之一。

  現在首先將當天的錄影加以剪輯,儘量安排機會提供給各地同奮,在現代身歷聲科技下目睹師尊慈容,聆聽師語。同時,將文字部分,稍作整理成一完整篇章,在教訊上刊出,可使同奮先讀為快!今後最大的期望與努力,是早日完成一完整系列師尊之「我的天命」!

先從極生老翁壽千秋四句詩談起

  今天想跟大家講一講「我的天命與奮鬥」,因為講天命一定要講奮鬥,奮鬥太長了,就講天命吧!先從「極生老翁壽千秋,初度花甲再半籌,那時果滿常吉慶,一路榮華到白頭」這四句詩講起。

  我在民國二十三年,蕭師尊開辦上海「全國開導師訓練班」一百天畢業以後,他說: 上帝要你到西北去當開導師,就派我到西北。我在民國二十三年的冬天到了陝西省西安市,在我到西安以前,我就通知我的好朋友,陝西省主席邵力子,他交代西安市政府,為我找到西安南四府街一所房子,所以我到了第三天,就去拜訪他,我告訴他說:我來幫你精神開發西北,因為政府要物質開發西北,我精神上來輔助建設西北。他很歡迎,我也就請求成立陝西省宗教哲學研究社。

在西安成立陝西省宗教哲學研究社

  在成立大會以前,我找到一所房子作為社址,就是濟生會、濟公活佛的道場。事情的經過是邵主席打電話給陝西省濟生會會長路禾父,主席自己告訴他:我在上海有一位朋友李某某,他現在來到陝西省辦宗教哲學研究社,幫助我精神建設西北,請你幫幫他的忙。路禾父是濟生會會長還兼了紅卍字會會長,他說:我現在正在紅卍字會,主席講:要李先生到紅卍字會來看你,於是我馬上去拜訪他,一見面談得非常好,他說:我另外還有一個團體「濟生會」,供奉濟公活佛,那個地方大,環境好,歡迎你去。我們一道去了濟生會,我上上下下一看,四面都是花園,中間一大幢樓房,上面供濟公活佛,下面是會議廳、辦公室,看完了以後,他問我:你滿意不滿意?我說:這個地方很好。他說:樓上濟公活佛堂,旁邊供濟公活佛,中間給你做光殿,可以容納很多人來朝拜、打坐、祈禱,下面只保留兩間,一間文書室,一間會計室,其他辦公室都借給你用,我到紅卍字會辦公就可以。所以不到半個月,陝西省宗教哲學研究社和光殿就舉行開光成立大會,都是濟生會、紅卍字會會員來參加。

江式如在光幕上看到了濟公活佛

  光殿開光以後,大家都行禮,其中有一個人,行了禮跪著不起來了,這個人姓江,名式如,是濟生會濟公活佛十幾年的老弟子,濟生會的文書,文筆很好,因為他在光幕上看到濟公活佛,所以他跪在地上,心裡禱告:我一直心裡總想,能夠有一天見到您老人家的法身,今天我達到目的,看到您老人家法身了。從此以後,他天天上光殿練光,第三天在宗教哲學研究社光殿上,看到濟公活佛一篇訓諭,長長一大篇訓諭啊!他高興得不得了!趕緊拿給我,一面也去報告路會長。

濟公活佛問我「你我同濟」如何?

  當年我要離開上海到西北的時候,濟公活佛及其他許多仙佛聖真都送我很多賀詞,濟公活佛送我「你我同濟」四個字。等到西北光殿開光,濟公活佛的大弟子,濟生會的文書江式如看到光了,濟公活佛就問我:極初!你我同濟如何?當初在上海,我不知道「你我同濟」什麼意思啊!表面上來看,表示我到西北去救世濟人,可以效法濟公活佛多少年來在人間濟世救人的精神,到了西安,宗教哲學研究社就在濟公活佛衪老人家的場地,借給我們宗教哲學研究社做光殿,所以衪問我:我們一起同濟好不好?你我同濟如何?你看!宗教哲學研究社在濟生會成立光殿,濟公活佛的大弟子做了光生,看到濟公活佛這篇訓諭,真是不可思議!

四句詩到八十歲時才發生作用

  同時,濟公活佛要我趕快辦開導師訓練班,所以我不到兩個月就辦訓練班,我記得是民國二十四年乙亥年,陝西省宗教哲學研究社第一期開導師訓練班,為期四十九天,都是濟生會、紅卍字會當地的教徒參加,大概有幾十個人。當第一期開導師訓練班時間,有一天,我的上靈清虛真人三期主宰送了我八句詩,其中四句就是今天講的四句詩,「極生老翁壽千秋,初度花甲再半籌,那時果滿常吉慶,一路榮華到白頭」,看看這四句詩,你們也會解釋啦!「花甲」是六十歲,「再半籌」是什麼意思?就是花甲再加一半,六十加三十,就是我的壽命有九十歲啊!民國二十四年那時我正是三十五歲,想想要活到九十歲,還早得很呢!我老早把這件事忘掉了,這四句詩也老早忘掉了,一直到我七十九歲時,我在台北偶然機會翻閱西北開導師訓練班的紀念冊「闡教法乳」,紀念冊上有清虛真人這八句聖訓,唉呀!幾十年都虛度過去了,因為,我馬上就要晉入八十歲到九十歲的十年了,你看!美國蘇聯馬上要打核子戰爭,中國共產黨要打過來,未來這十年很難過啊!就在民國六十九年公元一九八0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天帝教奉 上帝頒詔,特准重來人間,當時我八十歲,所以這四句詩是到了我八十歲才發生作用。「那時果滿常吉慶」的「那時」是什麼時間?一定是九十歲以後了,對不對?「果滿」的「果」是什麼?沒有天命那裡來的果啊!有了天命,奮鬥才能果滿,現在想想,其中玄妙很多!

我的第二天命初步已有交代

  但是這首詩不是一成不變的,也會提前也會落後,因為「天命靡常」、「皇天無親,惟德是輔」,凡是德性不夠,根本不固的人,天命就會變動。我今天講這個題目「我的天命」,為什麼要先從這一首詩講起?我到人間來走一趟,不是偶然而來,是奉命而來的,我的第二個天命就是化延世界核戰毀滅浩劫,已經初步目標達成,世界五十億人類的命運不會受到核子戰爭的毀滅威脅,我已經可以初步對我的天命已有所交代了,如果認為花甲六十歲,再加上一半是九十歲,那麼今年我九十二歲了,不是超過了九十歲了嗎?我在九十歲時,曾經在天極行宮講過一句豪語:我還可以帶領你們奮鬥十年以上,豈不是已經超過這首詩的隱語範圍了,所以這首詩裡玄妙無窮啊!究竟這首詩玄妙在那裡,你們自己再去研究。

無形組織一面行劫一面救劫

  我今天要談的是「我的天命」,當然!我有我的天命,首先分析這個「我」字,這個「我」是什麼人啊!先天加後天才有「我」。整個大宇宙、大空間的主導力量就是氣運,大自然是大自然本身的力量所造成功的,氣運就是代表大自然,所以大宇宙間有無量計的太陽系結合成的銀河系,再結合很多很多的銀河系成為一個銀河星群,在這麼多的銀河星群、銀河系、太陽系的氣運變化,一定要有一個力量來安排它,運作它,我們的教主 天帝順應大自然的力量,運用宇宙的自然法則來管理宇宙。在這個宇宙間正有著三十幾個星球到了三期末劫的時代,氣運的變化最大,不斷發生天災人禍,而以我們這一個太陽系的地球首先輪到發動三期末劫,在無形組織中針對那一個星球要啟動三期劫運,在劫運啟動之前,無形就有許多規劃,那就是一面規劃到這個星球上去行劫,同時也要規劃那一位上聖高真願意下來救劫,一面行劫一面救劫同時起步。

先天炁的「炁統」在人間就是血統

  在沒有世界、沒有天地以前, 無生聖母率同 上帝在整個天體上,開闢這個大宇宙,真是不可思議!無生聖宮太虛子,玄玄上帝兩位聖師祖就是不知在千千萬萬億億年以前,幫同 無生聖母、 玄穹高上帝創造宇宙,而經歷了這千千萬萬億億年下來,太虛子聖師祖有祂的炁統,玄玄上帝聖師祖也有祂的炁統,要知道先天炁的「炁統」,在人間就是「血統」,比方說,我們黃種人有黃種人的血統,所以生下來的人都是黃面孔,這是血統關係。天上這許多仙佛聖真都是從炁化而來,所以稱「炁統」,太虛子、玄玄上帝兩位聖師祖都是歷劫救劫,每一個星球氣運發生變化,有劫運要發生了,就分炁下去救劫,炁統就是祂們化出來的後裔,一代一代地傳承下去的仙佛聖真。

我的先天是清虛真人倒裝分靈下來

  講到我的先天,大家都知道我是清虛真人三期主宰倒裝分靈下來,但是清虛真人的炁統向上追溯上去,最高的源頭是不今不古氏,而不今不古氏的炁就是源自太虛子,是祂老人家炁化下來,化到不今不古氏,化到清虛真人,而無始古佛,而崇道真人,而太覺威靈大天尊,一直垂化到我這凡體,所以現在從我的後天往上推,推到極點,就是無生聖宮參機閣的太虛子聖師祖,祂老人家在大宇宙間凡有劫難的地方,都有分靈去救劫,因此太虛子聖師祖對地球上的情況、人類的心理,都有相當的了解。

行劫的目的倒過來看還是救劫

  先天的「我」因為知道本太陽系的地球要遭逢第三次的末劫「三期末劫」,就是核子毀滅戰爭,如果這個戰爭爆發,我們這一個地球上五十億的人類能夠保存多少?誰也不敢講,三期主宰已經主持五十九餘次三期末劫了,每一次三期末劫要發生,祂在天上早將行劫方案都準備好了,比方說:地球上這次要發生核子戰爭,那幾個國家要站在民主世界美國的立場,那幾個國家要站在極權世界蘇聯的立場,無形中都安排好了,清虛真人三期主宰是三期末劫的總主宰,下面還有行劫主宰、行劫副主宰,分層負責。但是,我們的教主 上帝每當逢宇宙間有智慧生物的星球上,要發生重大劫難時,一定會先派上聖高真投入這個星球上,教化這個星球上的生靈,儘量收渡原人。天上要行劫的目的、也是為了救人,希望用行劫的方法,使得一般人明白,大家可以改變行為、思想。唉呀!看看死人死得實在可怕,我們沒有死的人,應該要好好留在世界上,要發善心做人,所以行劫的方法是「以殺止殺」、「殺一儆百」的意思,希望減少一個壞人,救一百個好人,大家都學好,不要再去做壞事,因此行劫的目的,倒過來看還是救劫。三期主宰秉承 上帝意旨設計整套的辦法,一面在天上佈置行劫;一面自己還要到地球上來安排救劫,同時衪也找幾個得力的從屬:無始古佛、崇道真人等等一起下來,救天下蒼生。

地球上三期末劫首先在中國開始

  現在大家知道,在這一個地球上輪到三期末劫,首先在中國開始,而中國行劫的開始,無形中老早定好是民國二十年九一八事變。所以我的天命是先從天上開始,要我到人間來救劫,搶救這個三期末劫,拯救天下蒼生,天上要先替我安排,究竟我這個人要生在那一個地方?那一省?那一縣?於是先天的我就投到李家來了,你們今天在座的各位同奮也是一樣啊!因為都是救劫使者。

  人間的血統是講「三代」:「父親」是第一代,父親的父親稱「祖父」,是第二代,再上一代「曾祖」是第三代,一個人至少要知道三代,這是根本,所以一個人有沒有德性,就看他的根源是不是善良種子?既然投生到地球上來救劫、救人,就要先查查根柢,先要檢查祖宗三代的德性、善根。你們這許多救劫使者才會投到這個人家,去做他的子孫。我也是同樣,我的曾祖父是獨生子,我的曾祖父生了我祖父一個,兩代單傳,我的祖父生了我的父親四個兄弟,我的父親是二房,我是老大,下面四個弟弟,再化出來許多子孫。

我的祖父為了開倉救災縣長被撤職氣死了

  先講我的祖父,在遜清時代經過考試取得功名,回想我的祖父帶了我的祖母及四個孩子到浙江諸暨當縣長,縣長就是父母官,老百姓等於子女,作官要對於老百姓當自己的子女一樣愛護!有一年,諸暨地方洪水氾濫,災民沒有飯吃,當年清朝,每一縣有幾座糧倉,我的祖父就命令把糧倉打開救災,這是十萬火急的緊急措施,來不及請示,等到水退了,上級就來調查:縣長你沒有報准,擅作主張把皇帝的糧倉開倉救濟,就把我的祖父的縣長撤職,我祖父身體本來不好,一氣生病死了,死了以後,身後家裡沒有錢料理,是諸暨老百姓出錢替我祖父成殮,就在這個時間,第二次又發大水了,把我祖父的棺木都浮起來了,縣府有一個隊長,他說:李縣長對我們老百姓這樣子好,現在死在任上,一家子孤兒寡婦在這裡,怎麼辦呢?就問我的祖母:想到那裏去?我祖母就告訴他:我先生沒有兄弟,只有兩個妹妺,一個妹妹嫁在蘇州,他的先生姓魏,到了湖南去當官,還有一個妹妹也在蘇州,終身不嫁,清修唸佛,我要帶著全家投靠這兩位妹妹。這個人姓何,他保護我的祖母、四個孩子、棺木,一起從浙江送到蘇州,到蘇州投奔我的祖父的妹妹,兩個妹妹趕快買了一幢房子,把我的祖母一家安頓好,請了老師教我父親四個兄弟讀書,所以我父親誓不做官,他自己立了一個堂名叫「耕樂堂」,耕讀為家,作一個安份守己的老百姓,從小教我讀書,我白天到學校去讀,晚上回來父親再課讀經書。

父親的遺產兩本善書感應篇與陰騭文

  我在蘇州讀到小學畢業後,到上海去讀書,我的母親在我臨走的時候,告訴我:今天你要到上海去讀書了,書讀好了以後,要進入社會替國家、社會服務,總要為國家民族打算,你的爸爸有一份遺產給你,今天我要把這份遺產交給你。媽媽就在爸爸的書箱裡拿出兩樣東西,我的父親他自己的親筆手抄的「太上感應篇」、「文昌帝君陰騭文」,我媽媽說:這是你父親唯一的遺產,今天我傳給你,你要帶在身邊每天讀,一面照它的意思做人做事。我跪拜接受了這兩本手抄本,帶到上海市的學校,每天天不明就起來先讀一遍,然後再看學校的課本,我讀了一年,知道做人做事的道理,一切的一切都是天理昭彰絲亳不爽,所以我發一個心願,希望讓大家都有機會能夠了解這兩本書的道理。那時,我的兩個叔叔,每個月一人給我一塊銀圓做零用錢,我一個月用不到五、六毛錢,一年下來,節省了十多塊錢,禮拜天就出校門,到各去地找印書店,想把我父親的手抄本印出來分送,幾個禮拜下來,發現有一家石刻印書店,我走進去,老闆叫我:小弟啊!你有什麼事?我說:我有兩本書能不能請您印?他一看說:喔!這兩本書我這裡有啊!還有插畫圖,我看有畫圖就說:很好啊!老闆問我:寫這兩本書的人,是你什麼的人?我說:是我的父親,已經過世了,我想紀念他,所以想印送給大家,使大家也有機會讀讀,他說:很好!很好!每一樣各印五千本如何?我問他:要多少錢?他算了一下說:八塊錢。我馬上把隨身攜帶的十幾塊現大洋拿出來給他,他說:早得很呢?你住在什麼地方?過一天我來找你。第二個禮拜天,他就到了民立中學找到我,他說:小弟弟!我那天算要八塊錢印費,算多了,只要七塊錢就可以了,這些書將來印好了,送到那裡去?我說:我和我兩位叔叔商量、商量,下個禮拜天再告訴你。我兩位叔叔其中一位,他在上海最大的善堂「廣仁堂」管總務,我就告訴叔叔要做這樁事,叔叔很高興,我說:我印的書放到叔叔這裡來,好不好?他說:好!我幫你收起來。還有一個叔叔在輪船招商局船上任事務長,從上海到漢口,沿途碼頭上上下下的客人一人送一本,再從漢口下來上海一路送,送了一年半,一萬本送完了,我又去印兩萬本,在讀書時代一共印過三次,我有今天後天的我,還能活到九十二歲,我的起點,也就是做人的出發點,全從這兩本善書「感應篇」、「陰騭文」得來。

陰騭文要大家特別注重口德、陰德

  什麼是「陰騭」?就是陰德的意思,大家都知道要積德,要培功立德,做一件好事,一樁善事,就是一德,做一百件善事,就是百德,其中最重要的是陰德。比方說:有一種人,家裡困難萬分,明天沒有飯吃,他為了他的體面,不好意思向別人講,他的家庭、父母都很好,但是他的運氣不好,樣樣事業都失敗,又要養父母,妻子身體又不好,親戚朋友也不知道他的困難,這種人稱做「隱貧」,我們如果能夠暗中幫助他們,這是一種陰德。還有中國古代婦女非常重視她們的名節,常常以生命來保護她們的名節,不能毀謗女人的名譽,這稱之為「口德」,「口德」就是陰德,三姑六婆專門講張家長李家短,一個不小心,人家一生的名節都給毀壞了,所以對於婦人女子,一定要特別尊重人家的名節、名譽,這就是留「口德」,甚至,有許多人喜歡在暗中撥弄是非、製造爭端,這種人既無「口德」,又喪「陰德」。文昌帝君陰騭文就是要大家特別注重口德、陰德。

印了幾萬本善書把善的種子播送出去

  現在這個時代,人心已經壞到不堪收拾,我們天帝教的同奮都是救劫使者,首先要自救,才能救人,拿什麼去自救救人?就是廿字真言人生守則啊!在這人生守則廿個字的範圍以內做人,先從自己做起,做的比人家更好,人家才能學習你的榜樣,所以我從我自己談起,談我的天命,談我的先天、我的後天,我奉天命到李家來,李家的祖先沒有做過缺德、喪德的事情,相信我的子孫也不會做損人利己的事情,我的父親在我十三歲時就過世了,留下來的惟一遺產,就是「感應篇」、「陰騭文」這兩本天書,我的媽媽傳給我,我再印出去傳給很多很多的人,假定刊印傳播善書是一種功德,我在學生讀書時代,印了幾萬本陰騭文、感應篇,當時我並沒有為自己打算,祇是希望大家都有機會能夠讀到它,把這些善的種子播送出去。一片誠心,也很天真。雖然沒有為自己打算,但是無形中,並沒有虧待我,因為根據後天我的生辰八字,我的命相,我命運中坎坷重重,難關重重,絕對不可能活到今天九十二歲,我都克服突破了!

李家共創天帝教的家庭是無形中安排

  但是我一個人下凡沒有用啊!所以經無形中天作之合,婚配了你們的師母,師母也是奉命下來救劫,這個經過你們都知道,是拈鬮拈出來的姻緣,是天作之合,就是因為我四個兒子、子孫要跟我下來救劫,才有今天我們李家的子孫共創天帝教的家庭,這都是無形中的安排!

  從後天的我談到了李家,談到我的父親,我的父親也在應元寶誥中,應元寶誥從那裡來的?是華山時代下來的,當時李維生只有十二歲,他的天眼開了,可以侍光,在光幕上侍光的頭一篇就是「道統衍流」,道統衍流就是 上帝的家譜,一代一代傳到五十四代天德教的道統,當時不曉得什麼意思,現在這就是天帝教復興的根源,李維生侍光看下金闕六祖普濟開元妙道天尊這篇寶誥,我一看就知道是我的父親,還有我的學名在裡面,另外李特首相就是我的曾祖父嶽生公。從我於民國十九年參與天德教,獨立支撐上海宗教哲學研究社,輔翊蕭教主,創辦全國開導師訓練班,百日功圓,乃至受命為西北開導師,常駐西安宏教,復創陝西省宗教哲學研究社,渡化緣人,直到二十六年謹遵天命,攜眷歸隱華山,看守西北門戶,這段前後不到八年期間,凡是李家有德行、在天成神的祖先,無形中老早作業規劃,都有安排。

我請鄧小平放棄共產黨一黨專政

  三期末劫開始,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二日我們一家上華山救劫,五天以後,七月七日蘆溝橋事變發生,日本軍閥侵略中國大陸,到今天剛剛五十五年,你們看!這五十五年中,氣運的轉變,世界人心的變化,時代環境的變遷,造成了不堪收拾的局面,因此在一九八0年民國六十九年,應我天人教主的請求,只有 上帝自己的宗教「天帝教」重來人間,才能化延美國、蘇聯核子戰爭毀滅浩劫,現在初步目標達成,共產主義的祖國蘇聯已經瓦解,共產主義的老根剷除,中國大陸的共產主義已經沒有根了,遲早也要崩潰,所以我寫信給中共領導人鄧小平,希望他能認清時代環境,順應世界潮流,放棄共產黨一黨專政。

兩岸和平統一是我的最後一個天命

  記得 上帝交付天極行宮玉靈殿正、副殿主三項特定任務中「迫使中共褫魂奪魄、神魂顛倒,放棄共產主義,接受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因此我寫信給鄧小平,請他為了中華民族的前途設想,為了中國十二億以上的同胞設想,為了共產黨子子孫孫設想,放棄共產黨一黨專政,接受三民主義,大勢所趨,一定會形成「一個中國,一個主義」,自自然然兩岸會實現真正的和平統一,這也是可以說是我的最後一個天命!今天在座的救劫使者們,大家為了自己的救劫任務,為了台灣的子子孫孫前途設想,希望大家能安居樂業,希望既有的財富能永久保持下去,就得要以身作則參與祈禱誦誥的奮鬥行列。我在本年七月一日新頒的迴向文,相信大家都看到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提出了未來中國應該走的道路,所以七月一日開始的保台護國和平統一法會是長期祈禱的法會,沒有時間限制,沒有誦誥的數量規定,希望大家自動自發為台灣前途,為自己的前途,為子孫前途打算,一直到「一個主義,一個中國」出現,兩岸真正和平統一,完成帝教的時代使命,才算完成了我的天命。

希望大家和我一起來完成第三天命

  我方才告訴大家「天命靡常」,我還要到其他的星球去救劫,去宏揚天帝教,我是為宇宙的天帝教做先鋒,本地球的任務完成後,是不是還有新的天命,我還不敢講,因此我講到這裡,也希望各位把我所說的要點,帶到各地教院、教堂,告訴同奮,尤其是希望各位和我一起來完成我的第三個天命,就是「達成大陸、台灣兩岸真正和平統一,中國出現永久和平的新中國」。

  今天我特別的、簡單的、初步的告訴大家「我的天命」,我要講的話還有很多、很多,這個題目在適當的時間、適當的環境,我還要繼續講下去!

※原文刊載於<天帝教教訊第106期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