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開導師應懂得犧牲奉獻不斷奮鬥- 首任首席使者

發佈日期: 1991/07/07

師尊對「開導師、候補師資班」同奮精神講話(摘錄)

  師資班的名稱是從民國七十五年開始,當時為了要遵照教綱實施三皈程序晉修三乘,所以才開辦第一期師資班,急於培養一批真正懂得犧牲奉獻不斷奮鬥,代表我(首席使者)的傑出開導師,希望能夠「適才適用」,老實說,最重要的關鍵是在效法我犧牲奉獻奮鬥的精神!

  回想民國二十三年,天德教蕭教主在上海開辦開導師訓練班,一百天圓滿,即告訴我:「您去西北,這是天命!」當時我還有公職在身,家務也需要我來照顧,但是天上人間並不考慮這些,我心中只有「服從師命,謹遵天命」而已。首先告訴你們師母,你們師母回答說:「你到那裏,我就到那裏。」然後稟告先母,先母說:「西北是中華民族的發祥地,好──要去。師命難違。」當天連過二關,內心十分愉快。第二天準備向宋子文部長提出辭呈,宋部長並不同意,突然過了幾天,政府人事調動,由孔祥熙先生接任財政部長,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我專誠面謁請求調職,他回答我:「我成就你。」兩個星期後派我為財政部西北鹽務特派員,駐在西安財政部陝西省鹽務收稅總局辦公,這是無形中媒壓的力量。由此證明:只要我肯下決心,無形中自然會有安排。到了十月間,我即前往西安,第二年民國二十四年春天,你們師母才帶了四個小孩,從上海舉家搬到西安,準備毀家辦道。

  經陝西省政府主席邵力子先生介紹長安濟生會會長路禾父先生出借該會全部房屋得以成立陝西省宗教哲學研究社。到了民國二十五年農曆四、五月間,蕭教主派郭子大化持函要我們同上太白山拜訪師伯雲龍至聖,我們在光殿上請示,蒙雲龍至聖指定農曆六月十九日上山,並派大師兄流水子(楊宗畏)來接我們。我們兩人在郿縣下火車,當天趕到山麓住菩薩大殿,第二天清晨上山,在冰天雪地杳無人跡的深山中,走了一天一夜,於第二天午後才碰到大師兄流水子,帶我們上棲霞洞,拜見雲龍至聖。至聖面諭:明夏浩劫將興,國難當頭,爾師須上安徽黃山。命我明夏農曆六月朔日務要丟(辭)官挈眷上華山白雲峰下,鎮守西北門戶。於是我於翌年謹遵天命準時開始了我的第一個天命,挈眷直上華山北峰。天帝教第二個天命也是承繼第一個天命而來,幾十年來,到西北、上華山、下華山、到台灣,人事上我只有不斷的奮鬥開創,一切無中生有。

  我是赤膽忠心侍奉 上帝,從三十幾歲開始「遵從天命、服從師命」,放棄現世的功名富貴,直至我已經八十歲,仍然負起復興天帝教重來人間的非常使命,十年之間在復興基地台灣寶島奮鬥迄今,我除了打坐、睡覺、吃飯以外,全部的時間、精神都投注在帝教救劫宏教的工作上,感覺上仍然不夠使用,所以要請各位開導師代表我在各地教院,分勞分憂以身作則,發揮力量引渡原人,才對得起自己良心──對得起 上帝!候補師資由於人道未了,只要不負天上愛護盛意,經得起考驗,直到自己認為人道已了,可以專心專責奉職,隨時可以請求擔任開導師,負起應盡的使命!

  帝教復興時,我即發願「在人間奠教基,為宇宙作先鋒」,當時只有 上帝的一道詔命,其他人事上一無所有。在開始階段是天帝教的最艱難的時期,因此我提出二大時代使命:(一)化延核戰毀滅浩劫,(二)確保台灣復興基地。從此有了奮鬥目標,而且一新世人耳目,另一方面以正宗靜坐爭取原人,天帝教就是在如此情況下,經過天上人間共同奮鬥發展,十年來,最值得欣慰的是本教同奮知識青年愈來愈多,將來一定都是救劫、宏教的生力軍,可以將天帝教宇宙大道傳佈到地球上每一個角落。

  天帝教是我從華山時代第一天命、以至第二天命、第三天命唯一的大事業。在人事上在台北辦自立晚報十五年,都是為了培養我的社會經驗,和建立人際關係,一切都是為了復興天帝教鋪路,而作準備。今天在座各位開導師、候補師資以及本期師資班同奮,將來都是我的代表,首先要知道我畢生的奮鬥歷史,然後才可以效法我的精神,共同完成 天帝交付給我們的天命!
(八十年七月七日下午三時講於天人研究學院圖書室)

※原文刊載於<天帝教教訊第91期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