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傳道使者團大會首席師尊訓詞- 首任首席使者

發佈日期: 1990/05/25

彰顯宇宙大道 天道人道並重 力挽燃眉危機 修行救劫兼顧

七十九年度傳道使者團大會,首席師尊向全體傳道使者訓勉全文如下:

  天帝教自去年(七十八年)才正式產生傳道使者,舉行成立大會。回想一九八0年(民國六十九年)十二月廿一日,李特首相捧詔下達金闕凌霄直轄寶殿,奉准天帝教重來人間台灣寶島復興,並派我擔任天帝教教主。當時,除我之外,並有魏光得副院教及侍準連光統在場,我因有感於人間無人有此德性能擔當大任,故當場痛哭流涕,跪辭教主之職,如此僵持半小時之久,李特首相才以不可抗命為由,要我當天晚上奏文稟報辭謝之因,於是我匆匆忙忙草擬奏文,於子刻上表。兩週後,再奉詔命,改派我擔任天帝教駐人間首任首席使者,在人間奠基礎,為帝教做先鋒。儘管在半年前我已寫了一篇「為什麼要在地球上復興先天天帝教」的文章,為帝教鋪路,但是真正領受天命後,反而感到惶恐不知從何做起?

  應元宗教就是救劫宗教

  我以為:任何一個宗教,都是因時代環境的需要而誕生。天帝教復興初期的時代背景有二:第一:蘇俄不斷擴張軍備,想要征服世界:第二:政府從大陸撤退來台後,中樞雖因先總統蔣公復職,而有領導中心,但是台灣仍舊不能免除對岸共黨的威脅。於是我針對人類這一個命運,率先提出天帝教的兩個時代使命。

  一九七九年(民國六十八年),蘇俄突然出兵阿富汗,引起波斯灣油田風雲,美國卡特總統遂警告蘇俄,如果蘇俄繼續侵犯中東任何一個油田國家,美國將不惜使用核子武器,與之對抗。我深感世局詭譎,隨時有爆發核戰的可能,於是帶領正宗靜坐班第一、二期學員日夜虔誦皇誥,終於精誠感格天心,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蘇俄停止侵佔伊朗,波斯灣戰雲消散,從此以後,我們就以兩誥做為化劫的法寶。

  天帝教是應元的宗教。所謂應元,就是救劫。我們第一個目標在搶救三期末劫,化延第三次世界核子戰爭。因此而有一九八三年在日本富士山舉行之「化解人類毀滅危機,暨減輕日本重大天然災害」的祈禱大會,繼之又有甲子、乙丑兩年連續誦唸九千萬聲皇誥運動。影響所及,東西方緊張局勢逐漸緩和。

  一九八四年是我們中國人所謂每逢甲子,必有動亂的甲子年,當年,蘇俄主戰派頭子安德洛夫在歐洲日內瓦,與美國展開限武談判,結果因蘇聯氣燄高漲,導致談判破裂,核戰隨時可能爆發。一九八四年主和派契爾年柯繼任俄共總書記職務,他以一封電報祝賀雷根總統當選連任,並建議:我們兩個國家坐下來談談吧!於是一九八五年(乙丑年)三月十二日美蘇在歐洲日內瓦重開限武談判。該年春天,契爾年柯過世,繼任者戈巴契夫,復又於一九八六至一九八九年間連續召開五次美蘇高峯會議,對世界和平貢獻不可謂之不大。三期主宰老早就跟我提過戈氏,並說:惟有此人上台,世界和平才有希望。因此,儘管當時他在蘇聯的地位不高,卻仍有機會一路竄升,這跟 上帝及三期主宰要培養他有關!至此,我們第一個化延核戰的目的初步達成。所謂化延是延長的意思,有核子武器存在一天,世界核子戟爭不可能免除,只能拖,希望能拖出一個奇蹟來。

  確保台灣掌握統一契機

  第二個救劫目標,就是確保帝教復興基地──台灣寶島。如果我們能夠達成兩岸和平統一,建立三民主義的新中國,那麼廿一世紀,就是中國人的世紀。這一切的契機,全在一九九0至一九九九年這十年之中。所以,我們確保台灣老根,對未來中華民族的前途,及世界人類的和平關係太大太大了。

  要搶救三期末劫確保台灣,必然會跟當前的政治社會有所衝突,現在並非是只為自己打算,只求個人修心養性的太平時代,而是人類毀滅浩劫,迫於眉睫的關鍵時刻。目前台灣正面臨生存危機,如果大家想在島上生活下去,一定要和平相處,團結奮鬥,彼此才能共存共榮,才有安定、自由、繁榮,與進步的生活環境。

  蔣經國先生於一九八七年去世,副總統李登輝先生依據憲法繼任總統大位。同一天 上帝御定李登輝先生為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蔣緯國先生為中華民國第八任副總統,這則消息,已寫成一篇文告,於去年(七十八年)十月卅一日,透過國內三張日報,一張晚報及美國洛杉磯時報,刊載披露。我同時在文中引證 天帝確保台灣四十年來應驗的事實,藉此安定人心。

  去年春天,很多國大代表,私下聯絡,想擁護蔣緯國先生擔任總統,我聽到消息後,認為不符天命,觀諸今日台灣社會,蔣緯國先生只能當副總統。因此,回到台北後,很多記者問我:憑你跟蔣緯國先生幾十年的交情,怎麼不擁護他當總統,反而在文告上說他是副總統的人選呢?我告訴他們:這是 上帝的旨意,不是我的意思,所謂「天命可畏,不可違」是也。結果李登輝先生提名李元簇先生為副總統候選人,導致國民黨內部分裂,形成一股政治風潮。反對派人士,因勢提出另一組正、副總統候選人──林洋港先生,蔣緯國先生與之對抗。

  憑良心講:天帝教向內政部申請公開活動獲准一案,即是在林洋港部長手上完成的。七十年八月一日,我們向內政部提出申請時,碰巧內政部當時正在舉辦三項公職人員選舉,於是這件公事就被內政部長邱創煥先生擺了下來,直到第二年,透過司法院院長黃少谷先生及馬紀壯先生引介,促使剛接任內政部部長的林洋港先生,與民政司居伯均司長,兩人經過一番簡短溝通,最後同意援軒轅教、天德教之例,許可天帝教公開自由活動。

  緊接著軒轅教大宗伯王寒生先生提醒我申請設立財團法人,這一申請就是四年。首先內政部民政司宗教科科長要我準備一百萬基金。然後他又根據教綱記載:「始院為永久宏教根據地」為由,來信要我們提出土地證明。於是楊光贊的媽媽(賢慈)將天真堂過戶給天帝教,魏光得副院教也準備將他太太留給子女的六十坪土地,悉數樂捐,我則基於人道上的考慮,只接受其中卅坪。等這兩筆土地報到內政部時,這位宗教科科長,卻把我們的公事,一腳踢到中央黨部社工會去,因為我們要申請設立的是「財團法人天帝教」,而非財團法人始院,財團法人中華民國主院……,因此,社工會主任委員蕭天讚開會決議「在宗教法還沒有完成立法程序以前,不許可設立財團法人」。這一段的辛酸史磨考重重,一拖四年直到新任中央黨部秘書長馬樹禮先生及副秘書長郭哲先生暨社工會主任許大路之安排,我跟新任內政部部長吳伯雄先生會面,之後,事情才有轉機,經吳部長函報中央黨部,對本教申請設立財團法人一案,時逾數年,政策上有無變動,請予解釋,事承馬秘書長交社工會秉公辦理,經由社工會主任委員許大路函覆:天帝教申請設立財團法人一案,應按內政部內政業務財團法人監督準則秉公辦理,本會樂觀其成。這件公事至此便得翻案,不半年本教終於奉內政部函准設立財團法人,成為政府核准有案的十大宗教之一。

  善用化劫武器完成使命

  我從華山帶下許多重要的文獻,其中包括有科學的理論根據─新境界,及化劫的兩大法寶──皇誥、寶誥。自奉命擔任本教駐人間首任首席使者後,更著手編寫本教的行動綱領──教綱。在過去幾年中,仍然在盡力為帝教本身建立制度。因為,我們一方面要為全世界的人類請命,哀求 上帝化延核戰毀滅劫,一方面又要哀求 上帝確保中華文化老根台灣寶島,這種一面修行、一面救劫的精神,正與五千年前,軒轅黃帝削平群雄大戰蚩尤於涿鹿,且戰且學仙的精神相類似。

  中共際此國際共產瀕臨崩潰,內部隱憂重重。為轉移大陸老百姓的注意力,準備武力對付台灣,因此今年的台海情勢必然忽緊忽鬆,雖然我們誦唸皇誥力量,可把兩岸的暴戾之氣鎮壓下去,但是過了一段時期,它又會起來,這實在是因為台灣的人心壞到極點,無法避免 上帝的懲罰所致。我們惟有等到兩岸能夠直接談判,三不政策──不通商、不通郵、不通航──取消後,兩岸局勢才能逐漸緩和。我同時奉勸有心準備到大陸投資的同奮注意,目前,如果願意前往大陸投資經商,後果應由自己負責。有些話只能點到為止,不能多講。

  總而言之,傳道使者,都有神職,均負有傳佈 天帝真道的使命, 天帝真道涵蓋了天道與人道,希望各位在人道上彰顯 上帝的宇宙大道,盡心盡力,發揮救劫宏教的使命,並將我剛剛講的那一番話帶回各地教院。

※原文刊載於<天帝教教訊第76期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