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第四屆天人實學研討會暨蕭大宗師宗教學哲研討會閉幕式致詞-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4/12/26

各位貴賓!各位大德!天德教的道長!天帝教同奮!午安!

  這是一次偶然,原本二個研討會各自有不同的發展方向,一個是以宗主的宗教哲學思想為中心的學術研討會,一個是以天帝教的天人實學為中心的學術研討會,因為今年是天帝教首任首席使者涵靜老人證道十週年,所以特別將二個學術研討會合併在一起舉行,共襄盛會。但是,我們也看到二天以來,二個研討會之間仍然有一些意見與觀念還有待再加強交流,比方說,我們都是廿字弟子,我們有一個共同的聲音,在天德教是廿字真經,在天帝教稱之為廿字真言,兩教的廿字的二十個字是一樣的,但是唱的調不一樣,兩教齊唱的時候,我強烈感受到其中的融合,炁氣交流的融合,就像是一場大合唱,大合唱分有二部、三部、四部的聲音,唱出同一個旋律,天帝教首任首席使者強調宗教的會通要通過「敬其所異,愛其所同」,僅管音律有不同,但是廿字的精神是相同的,從「忠」到「和」,沒有改變,我們兩教有不同的聲音、不同的看法,有不同研究的方向,也有不同的發展方向,但是我們共同都是廿字弟子。

  我對宗主他老人家有無限的孺慕與嚮往,我第一次見到宗主是在八歲的時候,只是一個剛剛有記憶的小孩子,第二次看到宗主是十一歲的時候,在西安有四十天的時間與宗主生活在一起,第三次見到宗主是在華山,那時我已經是十二歲了,我們現在在華山蒼龍嶺上,可以看到刻有「雲海」二個大字,我記得很清楚,當時宗主是用黃表紙揉成手掌大的紙團,然後在一個大碗裡沾滿了用紅土磨開的紅汁,在四張報紙併起的一幅大紙上寫了「雲海」,再寫了一個自己的蕭字,黃表紙爛了,宗主就用手指沾紅汁,劃了四個圈圈,代表「昌明」二個字,宗主是那麼的平易近人,很自然,很率真。我記得我的母親常常說:我最喜歡宗主講道,宗主的講道真柔和,親和力真強。

  記得我們當年皈依宗主的時候,除了頂表之外,還要燒一塊白布,燒完之後化成布丹吃下去,所以民國廿二年在上海成立宗教哲學研究社的同時,還有一個「東方精神療養院」,天德教有二個外圍團體,一個是宗教哲學研究社,另外一個就是「東方精神療養院」,現在我們稱精神治療為天人炁功,宗主的原則就是要宗教與哲學結合,再通過精神治療的方式來救人,這二個招牌在民國廿三年的時候,宗主這兩塊招牌交給我的家嚴涵靜老人從上海帶到西安,成立了陝西省的宗教哲學研究社和東方精神療養院,民國三十四年抗戰結束之後,我家嚴涵靜老人又將這兩塊招牌帶回到上海,再帶到台灣,在民國六十七年重新登記成立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

  對於天人炁功,或是精神療理,或是精神治療,雖然使用的名稱不同,都是來自於廿字的精神,都有救世渡人的目標。

  我個人對宗主的孺慕之心,到今天都沒有改變,從我自己的親身感受中,我要請大家了解我的父親涵靜老人一生謹遵天命、服從師命的精神也是沒有改變。

  我家嚴涵靜老人受到二個人的影響非常深,第一是我的祖母,在我父親十三歲時,我的祖父就仙逝了,我祖母獨力撫養我父親五個兄弟,他們成長在一個平民家庭,我的五叔是因為養營不良幾乎餓死的,我家嚴一生自己認為:我來自一個平凡的老百姓家庭,我是一個平民老百姓,一個中國的讀書人。

  我的祖母學佛,是印光法師的弟子,我的祖母傳統家教,是明末最後一位大儒劉宗周的家族,劉宗周先生主張「慎獨」的功夫,在我祖母經案的旁邊放著二本書,一本是劉子全書,一本是金剛經,她老人家一生奉讀金剛經,一生奉行劉子全書的慎獨,在家教中深入影響了我的父親。

  當我父親皈依宗主之後,我父親將皈依的過程講給我祖母聽,我祖母從旁很冷靜的看,最後告訴我父親說:你能夠真正接受廿字的教化,就可以心安了。

  第二個影響我父親的是宗主,在民國廿二年完成開導師訓練之後,宗主要我父親去西安,宗主寫下一段字給我父親涵靜老人,宗主說:

  仁者若山,智者若水,聖人之道,若山若水,吾之道亦若山若水耳。在功而不居功,在名而不居名,在道而不居道。在功而不居功,功成;在名而不居名,名成;在道而不居道,道成。此乃防身立命之法,急流斯退,功則不匱,明哲者固如是也。天地鬼神,世俗環境,其奈我何?天地壞而我在,江海竭而我存,如斯者則可以跳出五行,逃出環境,此乃大智慧,大丈夫為人之道也。極初其勉之。

這一段文字一直成為我父親立身行道的基本原則。從天德教到天人教到天帝教,他所講的道很多地方都繼承於宗主的思想、觀念與精神。

  我的父親三十二歲時,宗主派我父親去陝西弘教,宗主說:我要你去西安行道,這是天命,也是我的希望。於是我父親就選了一個星期六,由我母親做好一桌菜,我祖母是長年吃素,一開始我祖母不動筷子,看著我父親說:你今天很特殊哦!你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我?於是我父親就說:宗主要我去西安。我的祖母說:你不要以為我會反對,我高興都來不及,我完全支持你。到了我父親將要出發去西安的時候,向我祖母辭別,我的祖母說:你父親留下來的耕樂堂堂訓,希望李氏子孫要做大事,不要做大官,立志做聖賢事,立願行菩薩道,你要記得「知足不辱,惜福不怠,感恩不窮」。她老人家告訴我父親:少高談闊論,多腳踏實地,長安是中華文化的老根,多多接近讀書人,多多致力研究天人之學,養天地正氣,規規矩矩的做事,正大光明的做人。

  因此,我認為我的父親是一個平凡的人,但是他是一個求聖道的凡夫,一生腳踏實地學希聖希賢功夫,他老人家一生追求「做聖賢事,行菩薩道」。他老人家在日記裡自己寫著:對人道有一分不長進,就沒有資格修天道。可以看到這是以人道為中心的修道人,是一個以人本為精神的修道人,人本精神正是宗主的精神,這是宗主的原貌,也是我所認識的宗主,所見到的宗主,唯有還原宗主的原貌,才能使得宗主的思想與教化在人間千秋萬世的傳承下去,這才是忠誠於宗主,才是廿字的好弟子。

  我非常誠懇的希望,兩教的學術研討交流還要繼續不斷做下去,廿字弟子團結合作,共同努力來圓成宗主的天命,傳承宗主的精神思想。

  謝謝二天來參與的各位宗教大德們、先進們,尤其要謝謝天德教各位道長們的光臨和全程參與。謝謝各位的熱誠參與,現在第四屆蕭大宗師宗教哲學研討會暨天帝教天人實學研討會圓滿閉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