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九十三年度傳道、傳教使者複訓班結訓等聯合典禮講話-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4/10/16

  今年一共是七班共同舉行典禮,有傳道、傳教使者複訓班以及長青養靈班,通過廿一天閉關,二度重生,完成訓練,天人修道學院第二屆神職培訓班通過二年的集訓,今天完成課業,另外有天人修道學院神職培訓班兩班與天人研究學院先修研究班兩班的開學典禮,今天的鐳力阿真是一個道氣旺盛的道場。

  師尊教誨我們同奮,每完成一階段的訓練,就是一個新階段奮鬥的開始,天帝教的同奮是在奮鬥中不斷的成長,在今天的日子裡,有同奮結訓,有同奮開始教育課程,都是奮鬥的起步,也是集中奮鬥力量的開始。

  首先我要正告今天結訓,下山行道救劫的同奮們,從今天開始起,依照本師世尊再三告訴我們:「培養正氣,面對春劫!」面對春劫,要了解春劫的特質。天帝教是一個救劫的宗教,救劫先要了解劫的由來,以及劫運的發展過程,當前三期末劫已經從行、清、平轉入到春劫,過去的行、清、平三劫是以一波接一波的方式進行,通過一個行劫的階段之後會暫時停息一段時間,然後再發動下一個行劫的階段,通過行劫、清劫、平劫的運作執行劫運後,甚至會做一個總清。

  以戰爭為行劫的形式來檢視:從韓戰、越戰到波斯灣的各種區域性戰爭,過去一百年中有過二次世界大戰,第一次世界大戰與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形態不一樣,過程也不一樣,使用的武器也不一樣,讓我們體會到行劫、清劫、平劫的面貌與過程是有不同的發展背景。尤其從二次大戰之後,戰爭型態與使用武器在不斷的改變,殺人武器的威力愈來愈大,戰爭的形式愈來愈殘酷,戰爭以及生活的危機隨時隨地都存在,都在變化。

  以經濟為劫運形式來檢視:在座同奮大都一起走過台灣艱困的年代,回想五十多年前台灣經濟與社會的實際狀況,我們都曾經為這塊土地貢獻過與付出過,才有今天台灣的經濟富裕的成果。經過不斷的努力、不斷的創造,才開創出台灣富裕的財富,一路走來也有衝擊,第一次衝擊是民國七十年代的第一次能源危機,第二次的衝擊是因為全世界的經濟衰退造成台灣的經濟衰退,天佑台灣,在這二次大的危機衝擊中,我們能夠安然渡過。台灣當前有一個全新的經濟危機正要開始,將是來自於能源新危機的衝擊,現在國際間的石油價格一直上漲,已經直衝每桶美金六十元了,石油生產國家預告今年年底之前可能會漲到每桶美金一百元,國際石油的油價不斷上漲,連鎖將影響到國內的油價與各種物價全面上漲,我們的生活品質與生活需求立刻就會受到影響,基本的生活費用就要調高,我們都要面對這一個新的經濟環境壓力。

  春劫的面貌不同於過去的行、清、平三劫,它不僅是以戰爭的形式進行,它會有各種不同的面貌,經濟的、文化的、政治的,以及社會的,在我們週遭突然出現,看一看現實的環境,我們的生活受到來自於社會各種不同層面的影響,過去能夠有相對安定的環境,現在都要一變再變了,這就是春劫。

  自從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台灣地區發生地震的頻率增加了,昨天(十月十五日)中午十二點零八分的地震,是在宜蘭外海一百多公里的地方,地震的規模有七級,幾乎與九二一地震的強度一樣。春劫來了,我們在心理上與生活上要時存有與劫運一起共存的準備。等於九二一之後,我們曾經有一段時期都生活在餘震不絕的地震帶上,我們近一年來一直是與地震以及各種天然災害共存,我們要面對它,也要適應它,這是春劫的面貌,是春劫的特質,這許多天災人禍劫運的變化,與過去我們所面對行、清、平的劫運有絕大的不同。

  春劫的行運沒有一個人、一個家庭、一個宗教可以避免,我們同奮要救劫,先要培養救劫的能力,亦就是培養正氣,以正氣來對抗春劫行運的邪氣、戾氣、暴氣。做好五門功課就是培養正氣最根本的原則與做法。第二、我需要告訴長青養靈班的同奮們,在春劫行運期間走大路、修正道的方向。師尊在《師語》一0七頁說:

  道者,道路、大道也。只要家中有一人能走大路,不迷失方向,能回老家,就可以把凡俗家人統統帶去。中國有句古諺說:一人得道,九玄七祖皆昇天,就是這個意思。因此,後天的家是不足留戀的。只有修道,得道,以求能回到原來的地方,永生永存,在「老家」大家團聚,才為終極目標。

師尊告訴我們,「只要家中有一人能走大路,不迷失方向。」走大路就是信仰正信的宗教,遵行 上帝的真道修行。接下來師尊又說:

  那麼,老家又在什麼地方呢?老家就是大宇宙的根源。天帝教同奮只要虔誦皇誥寶誥。不但可以化延核戰毀減浩劫,而且還能回到大宇宙的根源–上帝身邊,而與宇宙共始終。佛家主張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也是一樣,這個地方是由阿彌陀佛所主持的,人們要一心禮佛,虔誠持誦阿彌陀佛,才能進入西方極樂世界。

  誦唸皇誥、寶誥是回到 上帝身邊最好的一條路,我們面對多變化的春劫,隨時隨地接受春劫的挑戰,只有培養正氣,修持正道,才能回到 上帝身邊,面對春劫挑戰,最好的修行就是每天持誦皇誥培養正氣。

  今年以來,我非常強烈感受到師尊證道之後的第二波考驗來到了,亦是全教同奮面對嚴峻考驗的時刻。

  師尊在《師語》第一三七頁說:「任何一個宗教如果沒有「天命」是不可能存在,講神通靈異是短暫的!」我們都知道師尊有三大天命,第一天命是上華山,稱為「華山天命」,第二天命是到台灣,稱為「台灣天命」,第三天命是復興天帝教,稱為「帝教天命」,師尊在「六十年來之天命信心奮鬥歷程」(《首席師尊精神講話》第五十二頁)中說:

  回想民國廿六年全家上華山,到今天半個世紀五十多年,在空間講,當時是在中國西北高山上,今天是在中國東南海邊台灣蓬萊仙島,在時間講,當時我只有三十七歲,今已八十九歲高齡,在這半個世紀整個世界起了大大的變化,而至今唯一不變的是我絕對服從「天命」,一切的一切以天命為第一。

  我的第一個天命是上華山「為支持中華民國抵抗日本侵略,獲得最後勝利而奮鬥」。

  上華山,是師尊的「華山天命」,完成了「為支持中華民國抵抗日本侵略,獲得最後勝利而奮鬥」。

  第二個天命「為強調天命仍在蔣公,確保台灣基地、團結人心,積極復興中華民族而奮鬥」。

  到台灣,這是師尊的台灣天命,任務是「確保台灣基地、團結人心,積極復興中華民族而奮鬥」,回想民國三十八年的台灣,如果沒有團結的人心,怎麼會有今天台灣的存在?怎麼會有今天台灣的發展?我們應該感恩師尊的「台灣天命」。

  我的第三個天命是六十六年開始「為復興先天天帝教,化延世界核戰毀滅浩劫,拯救天下蒼生暨實現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而奮鬥」。

  師尊接著有一段話,我認為這是師尊給今天天帝教同奮囑咐的話:

  今天本教同奮最重大的任務就是天極行宮玉靈殿的特定任務,這是關于中國的命運,台灣的前途,我們自身的生存,你們大家一定要繼續努力奮鬥,加強培養正氣虔誠祈禱誦誥,發揮精誠力量,來精神支援玉靈殿殿主國父 孫公、副殿主先將統 蔣公,順利執行 天帝交付的特定任務,這是中華民族瀕臨存亡絕續時刻的天命。

  而天極行宮的三大特定任務就是:

  一、結合無形、有形力量,強固台灣寶島復興基地。

  二、策動大陸人心歸向,導發反共革命。

  三、迫使中共禠魂奪魄,放棄共產主義,接受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因此,復興帝教是本師世尊留給我們共同的「帝教天命」,它關係著拯救天下蒼生的化延核戰毀滅浩劫,與中華民族存亡絕續的天命。

  如何正確認識天命,奉行天命,是當前天帝教面對的重大挑戰,需要全教同奮共同來檢討。任何一個有正確信仰的正信宗教都要保衛二種價值,一種是普遍的價值,道德與倫理是普遍價值,宗教以民族文化的道德倫理做為普遍的價值,以為家庭、立身、行道的根本。一種是絕對的價值,是宗教最高的價值,天帝教的絕對價值就是天命。師尊說,如果天帝教沒有天命,天帝教不可能發展到今天。師尊告訴天帝教同奮要完成的天命是:

  我的第三個天命是六十六年開始「為復興先天天帝教,化延世界核戰毀滅浩劫,拯救天下蒼生暨實現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而奮鬥」。

  分成二大步驟,第一是保台護國,第二是和平統一,這就是天帝教教絕對的天命,絕對的價值。但是同奮面對當前台灣內部政治上的統獨之爭,有些同奮產生懷疑,信心動搖了,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危機,師尊一生面對挑戰,奮鬥不懈,我們今天也要堅持維護天命的絕對價值,先做到保台護國,再延續到和平統一,尤其是誦唸皇誥的迴向文,這是皇誥力量的願力,同奮奉獻正氣力量的投射目標,絕對不允許改變。

  第二個絕對的價值是正信的價值。我已經宣佈從第廿五期正宗靜坐班開始暫停傳授天人炁功,天人炁功是弘教渡人的方便法門,但是天人炁功也被一些同奮濫用了,天人炁功最基本的原則是不直接接觸到受診人的身體,但是今天有很多不遵守這個原則的例子,甚至乾道為坤道做天人炁功的時候,也直接接觸到坤道的身體,可以嗎?如果這個時候不能痛下決心正本清源,會造成更嚴重的偏差,我們在這個關鍵時刻要重新整理天帝教從事天人炁功的隊伍,讓天人炁功走回正軌,成為真正可以正確信任的方便法門,這是絕對的正信價值。

  第三個絕對的價值是建教憲章的價值。《教綱》是建教憲章,告訴天帝教同奮如何訂定奮鬥的目標,如何建立組織制度,我們一定要有依據教綱成立的組織與制度,還要真正落實依據《教綱》成立的組織與制度,我們要維護絕對的建教憲章價值。

  天帝教的精神是「正大光明」,事無不可對人言,一切都可以公開,沒有任何的神秘,春劫啟動,天帝教已經面對各種的挑戰,但我們可以看到師尊證道十年以來天帝教同奮心靈的成熟,我們可以很靈活地、穩定地面對危機,處理危機。

  今天有上山修道的同奮,也有下山行道的同奮,從今天開始,都要持續天命的奮鬥,都要努力完成救台灣、救中國、救世界的目標,就看每一位同奮發揮自己的信念與力量。

  最後我要謝謝各位同奮對我個人的關懷,我這一次的病痛是因為自己過去浪費了很多生命的資源,應該自己面對,我通過醫療的幫助,二度重生,在復元之後重新投入救劫弘教的工作,追隨繼續奮鬥,謝謝同奮們的關心與關懷!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