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海峽兩岸宗教文化與人類文明」學術研討會開幕式致詞-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4/07/01

  各位新朋友、老朋友們:大家好!

  宗教哲學研究社與社科院宗教研究所合辦兩岸宗教學術研討會已經有十五年了,非常感謝前任宗教所戴康生所長過去十年積極的在兩岸推動,以及社科院各位專家學者熱心的參與,使得兩岸的宗教學術研究有非常豐碩的成果。

  十五年來,我們每逢雙年,從九二、九四、九六、九八、二000、二00二到今年二00四年,曾經分別在北京、西安、南京、成都、昆明等大陸各地舉行,這一次是第七次在蘭州舉辦,每逢單年就在台灣舉行,這個宗教學術的研究計畫一直沒有中斷過。

  我們更要感謝宗教哲學研究社創辦人涵靜老人李玉階先生,他是我的父親,他有很遠大的關懷,他說:如果兩岸能夠先在宗教學術的研討有充分的交流,一定對兩岸未來的發展形成一個重要的指標。因為宗教文化是民族文化重要的一環,只要宗教文化的互動往來保持不斷,兩岸的中華同胞永久可以保有和平發展的契機。

  六十年前一九四四年,我只有十八歲,我隨我的父親來到蘭州,當時我的父親是應蘭州的民間學術領袖慕壽祺慕少老與水寄梅水老的邀請,來此創辦宗教哲學研究社,慕少棠先生是大西北地區的長者,于右任先生十分的推崇,我當時只有十八歲,曾經親近過他老人家,承他老人家不棄,還送過一首詩給我,水家在蘭州是大家族,慕家與水家兩家在蘭州都是世族,他們倆位邀請我父親在六十年前來到此地開辦宗教哲學研究社,也邀集了當時對宗教哲學有興趣的人有過定期的聚會,共同探討,相互之間都有很大的啟發。

  一九四四年,我與我父親是在十月間到蘭州,直到一九四五年五月離開蘭州回到西安,亦是一九四四年我在蘭州是以同等學歷考取了西南各大學的聯合招生,我的母校是當時在貴州的大夏大學,復員後遷回上海,也就是現在上海的華東師範,在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戰結束後,我就跟著復員回到上海,畢業之後,在上海從事新聞工作,奉派到台北工作,到現在為止,一直沒有機會再回到蘭州來,六十年後,這一次我是下定決心要再回蘭州來尋根,也可以說我這一次是來告別蘭州,因為人不再可能有第二個六十年。

  記得當時蘭州只有二十萬人口,現在有三百餘萬人口,當年蘭州已經是一個非常現代化而又安定的小城,現在蘭州已經是一個國際城市,當年我們從西安到蘭州,一共走了九天,走隴海鐵路到寶雞,從寶雞搭乘大卡車翻越了秦嶺到雙石鋪,轉車經過徽縣、兩當到天水,在華家嶺住了一夜,才到蘭州,我的記憶那真的是一路風塵僕僕到蘭州,當時已經是抗戰第六、七個年頭,是抗戰最艱困的階段,我的母親以及坤道婦女在西安都是穿著暗色的「陰丹士林」布,但是到了蘭州,看到市場上都是顏色鮮艷的花布,蘭州的物資都是從新疆或蘇俄易貨輸入進來,蘭州的汽車稱為「羊毛車」,為什麼稱為「羊毛車」?就是用羊毛與蘇俄交易來的汽車,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當時蘭州已經是一個多元文化的都市,在蘭州可以看到各大宗教的教徒,最多的是伊斯蘭教,還有藏密喇嘛,滿街流動著代表不同宗教與民族的服飾。蘭州還是抗戰時期的國際大門,美國的副總統華萊士、總統候選人威爾基都是從美國東岸飛經莫斯科,越黑海,再從新疆進入蘭州,蘭州有二個公開活動的場所,一個是五泉山下招待外賓的「西北大廈」,一個是民間活動中心「蘭園」,因為一九四一年七月四日,日本以一百架飛機轟炸蘭州,當時蘭州市中心的文廟和惟一的青瓦宮殿建築的大佛寺被炸毀了,當時第一任市長蔡孟堅在炸毀的廢墟上,開始了蘭州市現代馬路,與規劃第一階段的建設,記得「蘭園」裡有一座可容五百人的「抗建堂」,還有一座稱做「思危齋」的招待所,當時蘭園廣場上有籃球、網球等大球場,還有公共浴室,我曾在蘭園住過,然後搬遷到山之石與貢元巷,這次我來,景物全非,現在蘭園的少年宮大概就是當年的抗建堂了,但是二中還在。真的!六十年的舊時記憶現在的蘭州都已找不到、看不見,往年樸實淳厚的蘭州已經蛻變成為一個完全西化的城市了。

  六十年前我到此地來,我在蘭州住了二百廿二天,我對蘭州的感情非常的深刻,當六十年後我再來蘭州,我已經近八十歲的老人,垂垂暮矣。我要向現代的蘭州告別。

  惟一在此地,此時、此刻,我真誠的以宗教哲學研究社研究的成果貢獻給大家,希望海峽兩岸的學人加強宗教文化的學術研究,我必須要特別的鄭重請各位宗教學人們注意,二00一年的「九一一」應該就是一個宗教戰爭的開始,支持美國新保守主義的力量就是基督宗教的新福音派,這一個教派的教徒幾乎佔了美國百分之七十的人口,他們與中東地區的伊斯蘭教教徒正在進行一場東西方的宗教戰爭。

  宗教文化是人類文明十分重要的一部分,與人群社會的生活息息相關。因此,宗教學人要承擔起時代的使命責任,擴大人群社會的視野,真實來看待今天世界上宗教的衝突與宗教文化所造成的影響,而從宗教的會通進入到宗教的大同,更是全世界人類包括中華民族能夠長遠發展的重大關鍵。

  廿一世紀到來,人類未來的發展有三個重大的隱憂:

  第一、「科技忽略了人文」。第二、「富裕腐蝕了人性」。想要追求富裕是全球發展不可抗拒的趨勢,但是如果一切向錢看,富裕就會腐蝕了人性。第三、「宗教背棄了人間」。宗教是一直是在保衛人類「共同價值」與「絕對價值」,現在宗教卻忽略了人類共同的價值,更背棄了最高的天人合一的絕對價值。

  謝謝蘭州大學甘校長,也歡迎各位老朋友們、新朋友們,這是一次很難得的聚會,我們在蘭州,我們將會做好一次宗教文化的學術交流,這是一件兩岸間極有意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