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七屆坤元日活動中講話-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4/06/19

  今天是坤元日,也是坤元輔教的成全圓滿之日,所以我想將今天晚上,我們同奮共同在黃庭前的聚會稱為「成全之夜」。我認為師尊、師母倆位老人家在人間奮鬥的精神分別落實在「承擔」與「成全」,師尊一生的寫照就是「承擔」,從家庭的承擔、事業的承擔到宗教的承擔,擴大為對天下蒼生的承諾,以身許道,以教為家,以身、心、靈承擔起天下蒼生的劫難,但是有一點很重要,師尊能夠為天下蒼生承擔,是因為有了師母的「成全」。我有幸是師尊、師母的長子,我一直都在師尊、師母的身邊,又有那麼深刻的記憶,從我八歲開始就有至今仍然是十分鮮明的記憶,在師母的「成全之夜」的時候,我要向全體同奮做一個「成全」的見證,這個「完成的見證」,我要肯定的說:沒有師母默默的成全,就不會有師尊的道業,師母配得上師尊。

  廿四日我將要去西安,廿五日、廿六日兩天上華山,看一看北峰,看一看大上方,看一看險峻秀麗的華山,再走一段險峻的山路,向華山告別。我常常講:沒有去過大上方的人很難了解天帝教「向自己奮鬥」、「向自然奮鬥」、「向天奮鬥」三種奮鬥的精神。實際走過來的人才可能了解師尊、師母的心路歷程,師尊在華山的時候提出「向自己奮鬥」,師尊突破了、超越了,但是在那同時還有一段十分珍貴的歷史,就是師母「向自己奮鬥」的艱辛歷程。

  華山八年是師尊的第一天命時期,也是師尊成就道功的重要關鍵時期,師尊上太白山拜見雲龍至聖,至聖告訴師尊:你的天命在華山,你去華山白雲峰祈禱。師尊七月從太白山下來之後,那一年的十二月十二日就發生「雙一二事變」,師尊警覺到至聖告訴他的第一句話「國難將興」。第二句話是「大劫臨頭」。「國難將興」是「大劫臨頭」的開始,所以師尊在雙一二事變之後,先回蘇州歸葬我的祖母,然後在上海做好結束人道的處理,當時上海的親戚朋友們都勸師母:他可以去修道,你何必跟著他去呢?你就留下,讓他自己到西安去吧!師母只有一句話說:我會陪玉階上山下海,天南地北。他去的地方我一定跟他在一起,我不會與他分開。

  記得在七十多年前,就像今天在端午節前三天的時候,那是一個星期六,我那時是一個小學五年級的學生,我回到家裡吃中飯的時候,我對師母要求:媽!明天我想吃乾燉蛋。第二天中午我期盼著乾燉蛋,但是在飯桌上是一碗水蒸蛋,我就拒吃,我印象最深刻就是師母正在吃飯,剛剛夾了一片菜葉擺在碗裡,還沒開始吃,看著我發脾氣,她含著淚說:「少爺!不要再作了!」這個「作」就是搗亂的意思,「以後有飯吃,不讓你餓飯就不容易了!」我還是拒吃,到了下午二點鐘的時候,師母手上捧著一碗乾燉蛋,走到我的房間說:「少爺!來吧!乾燉蛋燉好了!吃吧!」我還在扭著說:我不要吃!我現在不要了!」那一天晚上,師母到我的房間,坐在床邊,一聲不響,我心裡想:糟了!母親要懲罰我了!結果是師母摸摸我的頭髮,然後把我抱在懷裡,告訴我:你是我的大兒子,你還有三個弟弟,我一定要告訴你,你的父親明天就辭掉了他的工作,放棄了他的養老退休金,他要上山修道。接著師母告訴我:你父親告訴我有三條路可以選擇:第一是帶著你們回上海,第二是帶著孩子留在西安,第三全家跟我上山,這三個選擇,要我自己決定。事實上,是師母告訴師尊:上山下海,你到那裡,我到那裡,你做好了決定,我就配合你。

  如果當時師母告訴師尊說:我帶著孩子回上海。那師尊在華山修道修得下去嗎?如果師母告訴師尊:孩子小,需要讀書,我和孩子們留在西安好了。這也是極合理的選擇。師尊在華山的修持會因為來來回回,就會打了很大的折扣,為了成全師尊全心全意在華山修道,師母沒有做其他的選擇,始終就是決定一起上華山,所以我才可以肯定的說:沒有師母,就沒有今天的師尊,因為師尊有師母完全的「成全」。將來天帝教同奮到華山的北峰、大上方,從山下到山上,從前山到後山,從那樣的環境中,自己去體會「向自己奮鬥」、「向自然奮鬥」、「向天奮鬥」,去體會師尊的承擔,更可以體會師母的成全。

  師母非常愛師尊,師母的心裡只有師尊,「愛」是師母成全精神的核心,大家都曉得師尊、師母在結婚的晚上,師尊以「執子之手,與子偕行」這一句話表達對師母的承諾,但是在兩位老人家幾十年的生活裡,「執子之手,與子偕行」的是師母,師母永遠是握著師尊的手,守在左右,一起往前走,在她心中永遠是師尊第一位,她老人家的心永遠放在師尊的身上,這是她老人家能夠始終「成全」的基本力量源頭。

  師母將「成全」在生命與生活當中落實下來,第二是「勤儉」。以家為中心,勤儉持家。師母有兩句我印象最深刻的話:「米缸裡,常存兩碗子孫糧,家門口,保留一盞夜歸燈」。師母常說:我們可以窮,可以苦,不能讓孩子挨餓了。米缸裡要常存一碗子孫的糧食,不能讓孩子們餓飯。還有就是家門口保留一盞夜歸燈,我自己有親身的體會,有一次急景凋年的陰曆大年夜,我一直忙到吃年夜飯的時候才能趕回家,走著走著,遠遠看到家門口的那盞燈亮著,我的眼淚就掉下來了。除此之外,師母的持家一直是十分的節儉,用實實在在的節儉行為來做到「成全」,師母常常講:我是一粒米一粒米積省下來的。師尊是一大把一大把錢灑出去的。因為有師母一粒米一粒米的節省,才有師尊為了行道佈教,拿出弘道的資糧一大把一大把的灑出去,這是師母以節儉做到她老人家的成全。

  第三是「寬恕」。師尊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在年少輕狂的年代,師尊同樣有過浪漫的歲月,師尊在上海有一位紅粉知己,她的藝名稱做「海華老七」,她就告訴師母:你的先生是最好的先生,是一個忠厚老實的先生,你好幸福,你要珍惜!她告訴師母有一句話,師母永遠記得,她說:你的丈夫愛什麼人,你也應該愛他,你丈夫愛什麼事,你也應該愛。師母一生都是如此,師尊愛的人,師母也一樣的愛,師尊愛的事,她也一樣的愛,永遠以師尊為中心,師母的成全精神就是建立在寬恕,這樣的寬恕是從愛開始。

  第四是「忍耐」。如果寬恕沒有忍耐,也就沒有真正的寬恕。

  第五是「捨得」。想要擁有是人性的本質,師母說「能捨才能得」,做到捨得才能成全。

  師母說:我本來就一無所有,我何必在乎一無所有呢!現在倆位老人家都是在無形共同為救劫弘教而奮鬥,但是他們倆位老人家在人間一起走過的那一段心路歷程,只能歸結在這一句話:「沒有師母,就不會有師尊」。我希望天帝教同奮能夠記住,坤元輔教的成全精神是以愛,是以勤儉,是以寬恕,是以忍耐,是以捨得做為基礎,這是一條令人動容的成全之路。在這樣的一個成全之夜,我們在一起紀念坤元輔教,我們要學習坤元輔教的成全精神,就會有幸福的家庭,就會有幸福的人道,也就有圓滿的天道,在坤元輔教身上有深厚中華文化的傳統,講究圓圓滿滿,老人家在自己的人生她所畫的圓圓滿滿是她自己心裡永遠的成全。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