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一期神職人員培訓班畢業典禮暨第二、三期神職人員培訓班開學典禮致-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3/09/28

  今天,首先宣佈第一期神職人員培訓班學員完成兩年修業畢業儀式!第二期神職人員培訓班開始第二學年課程,第三期神職人員培訓班開始第一學年課程!

  非常高興,也非常珍惜,我們有七位學員完成了第一期神職人員培育。從正宗靜坐二階段培訓,到傳教使者、傳道使者各五十五天訓練,這是道歷的養成,傳教班與傳道班過去稱之為高教班與師資班,因為師尊為了救劫的亟需,要求即訓即用,完成第一階段靜坐班訓練之後,同奮就能以救劫使者投入到教職的行列,然後通過高教班也就是完成傳教使者的培育,成為高級教職幹部,最後完成師資班也就是晉階為傳道使者的師資培育,這是面對救劫救急的特殊需要,以即訓即用的方式,將道歷與師資的培育結合在一起。師尊帶領我們奮鬥十四年,面對救劫弘教的迫切性,需要更多的同奮的參與,所以從救劫使者到傳教使者、傳道使者這三階段,都是將道歷與教職、神職的培育結合在一起。

  對於這樣制度的發展,師尊在人間的時候已經有進行過多次檢討,主要是要改變高教班與師資班的培訓方式與內容,師尊經過了深長的考慮之後,說:現在還不是時候。這樣的一句話就如同師尊曾經在天人訓練團時期,就正宗靜坐訓練檢討,總結時所說:我知道開辦靜坐班,同奮雖然經過百日的訓練,仍然有流失的同奮,但是我還要堅持下去,主要是為了救劫的需要,在參加靜坐班賦予救劫使者天命的時候,每一位同奮至少都能持誦四十萬聲皇誥,能夠有這四十萬聲皇誥的力量投入到救劫,也是實踐了這位同奮參與救劫的天命。這是師尊非常深切的內心思考,師尊一生是明知不可為而為,而且是在不可為中要找出可為的方法與精神、方向。

  剛才所說的對高教班、師資班的檢討,曾經開過三次會議,當時我以天人訓練團主任身份,提出過三個規劃方案,最後師尊說:現在需要的是救劫弘教的幹部,為的是要完成當前迫切的救劫任務,有調整的需要,留到將來再調整吧!但在第四次樞機會議討論極院組織規程的時候,討論到有關救劫弘教人才訓練的原則,師尊說:天帝教的師資培育要提昇「質的養成」,這個任務就交付給天人研究總院,通過天人研究學院、天人修道學院的課程訓練來提昇天帝教神職幹部的宗教素質與涵養。

  我回顧了過去這許多的規劃與檢討,與經過長期考慮之後,我認為:道歷與神職的培育應該有區別。天帝教同奮得到靜坐班、傳教班道歷,可以更深入參與弘教工作,最後得到傳道使者道歷之後,就直接參與極院傳道使者團的集體合議體制,但是並沒有取得開導師神職的資格,這是神職與道歷的區別。

  天帝教最主要的神職就是開導師,師尊帶領我們奮鬥十四年,從師尊證道之後,我代理首席二年,到今天九年的時間,天帝教的發展都來自於師尊無形的領導與同奮人間的奮鬥,但是我們絕對不可以抹煞開導師們在每一個崗位所做的努力,尤其是在這九年以來,我深深的體會到當年師尊所堅持的與師尊所感受的迫不急待性。因為一個人畢竟有孤掌難鳴的感受,一個人總有觀照不到的一面,總有關照不到的地方,所以我深深的體會到師尊當時的感覺,迫切需要有更多的同奮來參與,使得更多的力量來參與救劫弘教,其中最需要開導師神職代表本師世尊首任首席使者在各地教院教堂帶領同奮奮鬥,這件事必須有人腳踏實地去做,而且是要真正的長期用心經營,組織以人為基礎,人才與組織密不可分,人才與組織結合在一起才能成為一個戰鬥體,形成行動力量,這些「人」,最顯著的代表者就是開導師神職。

  也因為這樣的思考,當天人修道學院院長光中樞機提出要開辦神職人員培訓班的時候,我認為時機成熟了,神職人員培訓班將是天帝教新的一頁的開始,希望參與的同奮通過神職的培訓,接下師尊傳承的任務,成為天帝教一位稱職的神職人才,這是神職人員培訓班發展的起點。

  在今天第一期完成神職培訓的結業的時刻,我要以八個字四句話送給七位第一期神職同奮,以及現在神職人員培訓班二、三期的同奮,這八個字四句話是四個原則,作為神職人員培訓班全體同奮記取的原則,事實上,這四句話正代表著我九年以來的身路歷程、心路歷程,也是我自己勉勵自己的話:

  第一、忠誠。

  忠誠是師尊從學道到修道、行道的基本精神,我們看師尊在宗主百歲華誕祝壽文的一段文字,師尊說:雲海情深,師恩永存,欣逢吾師百歲華誕,謹敬追述創教行道六十餘年之奮鬥大事,以免信史「年久失真,年近失偏」之誤。六十年來,時代在變,一切在變,極初之道心不變。我信仰 上帝之誠,一天比一天堅定,我銘懷吾師之心,一天比一天彌親,謹以本文頌揚吾師普濟渡人陰超陽薦之功德,並以表明對帝恩、道恩、師恩之忠藎。

  這是師尊在九十三歲時完成的祝壽文,我們要注意的是「極初之道心不變,我信仰 上帝之誠,一天比一天堅定,我銘懷吾師之心,一天比一天彌親」,這二段話充分代表師尊從學道、修道一直到行道的基本精神,就是「忠誠」。今天恰是孔子誕辰,孔子被尊稱為「萬世師表」,他的思想是中華文化最重要的指導,也造福了世界人類,是本地球人類主要的思想指標。師尊說: 上帝之道是以儒家思想的生生不息,體天心之仁,親親仁民,仁民愛物為中心思想。上帝的真道與儒家思想與中華文化傳統是一貫相通的,而夫子之道一以貫之,正是忠恕而已矣!而師尊留給天帝教師資的典範,正是忠誠二字,忠誠是天帝教神職人員必要信守的第一基本原則。《師語》一0六頁有:

  天帝教修道有三步曲:第一要「以身許道」;第二步要「以教為家」;第三步要「以宇宙為家」。第一步以身許道,把個人物質享受看淡一點,我從民國六十七年創辦宗教哲學社,與世無爭,即以教為家,自帝教復興我就以宇宙為家。我尚有個願望,將來凡是有智慧生物的星球,要開創天帝教我就去為宇宙先鋒,所以奮鬥六年,蒙 上帝賜封–首席督統鐳力前鋒(天上首席使者的封號)。各位現在正是以身許道的階段,剛起步。所謂「道」即宇宙真道,即天道,也可以說是先盡人道,再修天道,然後進修第二步,以教為家,一門深入,勇往直前,一步一步才能回到老家,而與宇宙共始終!

  師尊留給我們的典範,第一是「以身許道」,第二是「以教為家」,最後是「以宇宙為家」,亦是師尊將「忠誠」的精神轉化為修道三步曲的奮鬥目標與奮鬥過程,「以身許道」、「以教為家」、「以宇宙為家」都是以「忠誠」作為基本,,都來自於「忠誠」的力量,所以我特別指出「忠誠」是師尊學道、修道、行道的基礎,也是師尊學道、修道、行道的基本根源與基本心法,我們學習師尊,第一就是學習「忠誠」,我們師隨師尊,第一就是要做到「忠誠」。

  師尊證道之後,考驗同奮的是信心危機、信任危機與信仰危機的三信危機,關鍵就是「忠誠」。在師尊證道之後,天帝教能夠持續的發展,除了同奮「共同奮鬥」的感情力量之外,更因為是對師尊忠誠的感召,做為神職的同奮特別要效法師尊的忠誠精神,做為奮鬥的標竿,「忠誠」是我們要堅持的精神。

  在天帝教同奮面對信仰、信任、信心的三信危機的時候,我們沒有任何外來的支援,我們只有公開提出的三個不可變的基本原則,而這三個基本原則正是代表著「忠誠」的基本態度:

  一、「對 上帝的信仰不可變」。這是忠誠的根本。

  二、「建教的精神不可變」。建教的精神建立在天帝教教義大經上,也在建立在建教憲章的《教綱》大法上,亦就是忠誠於信念,忠誠於組織。

  三、「祖師爺的規矩不可變」。雖然師尊說:《教綱》本文不能變,附件可以適應時代環境需要修改。這是表示祖師爺的規矩面對環境變遷的時候,有不足的地方可以補強,但是不可以從根本上加以改變,我以天人炁功為例,師尊傳授給我們同奮天人炁功,有一定的手法,並有一定的基本原則,在天人炁功施治時,同奮不能直接接觸到受診者的身體,如果有同奮在為人炁療時,不是用師尊傳授的手法,並有了身體的接觸,這就是改變了天人炁功的基本精神,更何況,師尊嚴格地規範我們不可以天人炁功接受受診者的金錢、物資的酬勞。這就是違反了祖師爺的規矩,表示著同奮對師尊的不忠誠,有同奮沒有堅持做好祖師爺的規矩,要立刻修正,如果連忠誠的原則都做不到,就沒有資格做神職人員。我們同奮要明白,有形無形,天上人間,都是師尊在領導,人間的首席使者是代表師尊來行使法權,完成 上帝交付師尊復興天帝教的任務,我們依據首任首席使者的指導下執行天命,這是代表著忠誠的根本。

  第二、尊嚴。

  尊嚴是 上帝賦予宇宙生命的基本權利,也是 上帝授予生命體不可放棄與剝奪的權力,天帝教教義以宇宙生命為主體,發展出生生不息的變化,只有把握住生命的尊嚴,才能深入到上帝真道。尊嚴是兩方面的,一方面要保持自己的尊嚴,一方面要尊重別人的尊嚴,尊嚴得自於相互尊重,這是師尊強調助道的觀念,尊嚴建立在助道,也就是建立在相互尊重,師尊處處都是要求自己比要求別人多,要求自己就是建立自己的尊嚴,同時也是尊重別人的尊嚴,才能夠真正獲得尊嚴,所以「人必自尊,然後人尊之」。天帝教的神職人員只是注意到了自己的尊嚴,忽略了對待尊重別人的尊嚴,就會受到很多的挫折。

  我認為尊嚴與親和是一體的兩面,愈有親和力的神職,就愈有尊嚴,因為你尊重別人、關心別人,當你愈關心別人的時候,愈愛護同奮的時候,你的尊嚴愈提昇,親和力愈強,只有多多考慮到別人的尊嚴,你的尊嚴自然而然就建立起來了。

  天帝教在人間復興的時間很短,是一個新興的宗教,但是我們同奮都知道天帝教的教主是 上帝!是宇宙的主宰!我們與其他宗教的互動,先要保持我們的尊嚴,同時尊重別人的尊嚴,才能得到相互的尊重。進一步要說明尊嚴是建立在親和力,沒有親和與愛、關心,不能得到別人的尊重,天帝教神職在各教區的第一線教院、教堂服務,第一優先要重視同奮的尊嚴,要尊重同奮,用工商業社會的話來說,同奮應該是我們神職服務的對象,我們尊重同奮,相對地你自然會得到神職應有的尊嚴。

  第三、勤慎。

  「勤」是一點一滴的累積,「慎」是一步一步的前進。

  我們要修道,在心性的修養上要求時時常拂拭,那就是一種修心的勤,一天一天持續不斷的做,一點一滴累積,功夫是來自於「勤」所造成的,不必羨慕別人,別人做得到,只要勤,自己也會做到,勤就是恆,一點一滴不間斷的做就是有恆的做,只要有勤的功夫,沒有什麼事做不成的。

  我告訴各位同奮,宗主賜給我的道名是「大慎」,當我在面對挫折的時候,我立即就想到「慎」,想到宗主賜給我的道名的啟發,真是受用無窮,我一步一腳印的走出去,每一件事一定謹慎的考慮,步子跨得小,腳跟踩得牢,雖然我還不是能做好慎言,但是我盡一切可能做到了慎行,過去如此,今後還要更加努力,「勤」與「慎」是我對我自己最基礎的要求,我以此自勉,亦以此與全體神職同奮共勉!

  第四、養善。

  「養善」這個觀念來自於孟子所說的「吾善養浩然之氣」。善與惡是人性的兩面,善與惡是人生必須隨時隨地面對的二個面向,但是人心從善比較難,一如往上昇比較難,從惡比較快,也是往下降比較快,所以善需要養,要以思想培養,要以言行培養,而且是一點一滴的培養,一天一天的為善。我們肯定人性本善,但是世風日下,當欲望愈來愈高漲的時候,身處社會愈來愈墮落的環境,真得是要好好的保養我們的本善,本身就有的「善心」,面對外來很大的衝擊的時候,更要好好的保護、培養,尤其是培養「浩然之氣」的良知良能。

  我為同奮說明「養善」的觀念外,要特別為神職同奮提出三個「養」:第一養氣,第二養望,第三養勢。一個領導人在心性修養上容易爆發的是氣,神職人員在天帝教負有領導同奮的責任,第一就要養氣,養氣先要能受氣,能夠經得起氣的考驗,才是養氣,不逞一時之氣,要爭千秋之功德,這是養氣的基本功夫,養善的養氣就要從「不爭一時之氣」起步。第二是養望,聲望也是需要培養,不是強爭就可以得到的,也不是可以永久維持的,「望」是別人對你的肯定,別人對你的信任,「望」要從你自己肯定自己開始,這才是真正的養望。最後是養勢,今天的世界是臭皮匠的時代,十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是要集體智慧,集體領導,集體創作,尤其宗教,是要大家一起來,凡能夠得到多數人的支持、參與,才能夠在弘教救劫的事業開創出一片天來。

  這四句話八個字送給各位神職同奮,這是我九年來的心得,也是我長期以來對師尊身教、言教、心教的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