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台北市掌院親和訪問時親和講話-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1/10/05

  各位同奮!

  這一次的親和集會是師尊證道七年我第九次的環島親和訪問,前天在基隆市初院,昨天在桃園縣初院,今天在台北市掌院,明天會去新竹,星期天到台中縣初院,這一次親和訪問分二梯次完成,第一梯次是環島的沿海地區與核心地區,因為台灣四面環海,需要有形力量的保護,也有無形的保護力量,所以師尊駐世的時候,會選擇適當的時機到沿海地區向無形的守護慰問親和,今天就在台北的山上對無形中央守備區的司職神媒慰問親和,同時也到各教院與新任的教職親和,然後就是與各位同奮親和。

  九月十一日發生稱為九一一的事件,相信很多同奮對發生這樣的事有很多憂慮,也寄有很大的關心,同奮第二會關心九月十七日的納莉颱風。我想先從九一一談起,九一一事件對美國人民與全世界都是非常大的震撼,美國立國二百多年以來,參與了二次世界大戰,也在世界上打過很多次的區域性戰爭,從沒有一個戰爭是在美國的本土內進行,雖然九一一不是戰爭,但是有戰爭的強大暴力,有戰爭的重大損害,甚至超過戰爭的損害,從今天公布的死傷人數有七千人左右,事實上,死傷的人數可能要超過一萬人,新聞報導九一一所造成的財產損害在一百八十億美元,這只是二棟大樓直接受到的物質損害的評估,單純因九一一之後的股市停市、期貨停市所造的損害,已不止一百八十億美元,華爾街是世界性的金融中心,在這二座大樓裡是世界金融、經濟操作的精英,都在這一次死難,要重新培育這一批精英,至少二十年,那不是用金錢損失的數字可以評估的,美國當前不會正式的公布,十年之後,各位都可以看到這一次九一一造成美國實質的傷害有多大。

  九一一是一場新的「人民戰爭」,一場新的「城市游擊戰」,人民戰爭是一種「無限的戰爭」,以無限大的空間、無限長的時間動用到無限戰略資源的一場戰爭。什麼是城市游擊戰?早在一九一七年,列寧與巴西的一位革命領袖馬利根據馬克思、恩格斯的理論共同寫了一篇論文「德國的革命與反革命」,論文的第十六章「暴力理論」,根據「暴力理論」形成城市游擊戰的作法,城市游擊戰發生在城市,以最少數的資源達到最高的效應,例如:放火燒房子、暗殺、搶銀行等等,在城市裡製造恐怖。

  廿一世紀的戰爭,人類將以高科技發展成毀滅性的暴力。正是有什麼時代,會產生什麼樣的工具,什麼樣的工具會產生什麼戰爭的形式。美國現在推動一個新的軍事革命,這個軍事革命有三種基本原則:

  第一種原則是全方位。從前有第一線、第二線,有前線、後方,今後是全方位,沒有前線,沒有後方,戰爭就是一個垂直性的戰爭。

  第二種原則是重打擊。「第一擊」的毀滅性的力量,擊垮對手。

  第三種原則是高速率。在最短的時間內結束一場戰爭。

另外,中共以「超限戰」作為新的戰爭指導:人類的觀念常常會有許多限制,有一定的極限,這些觀念影響了人類的行為,今後的戰爭沒有這些限制,一定要突破這些極限,沒有什麼「不可能」,沒有什麼「不可以」。

  又說:「今後的戰爭是軍事的與非軍事的;是戰爭的與非戰爭的;是武器與非武器;國家的與非國家的。」九一一是不是一個戰爭?它不是一個戰爭,但是,實際上是一個戰爭。九一一沒有武裝部隊,但是它是一個軍事行為。九一一使用民航飛機,民航飛機不是武器。但是它達到武器的效應,更重要的「國家與非國家」,賓拉登是一個國家嗎?不是!是一個組織嗎?也不是!美國是一個超級大國,現在面對的不是一個國家、也不是一組織,要進行一場戰爭。我們在九一一之後,有必要對戰爭的觀念重新檢討。

  「超限戰」又說:「今後的戰爭要尋找脆弱點,精密的武器是最脆弱的,繁榮的都市是最脆弱的,現代的人心是最脆弱的。」今後的戰爭是絕對毀滅性的戰爭,是絕對恐怖性的戰爭,是以強大的力量造成的結果,是以用人心的恐怖製造成的戰爭。

  九一一事件更是一個宗教事件,美國是基督新教的國家,對立的是回教伊斯蘭世界,加上對立的是猶太教。

  賓拉登根據城市游擊戰的指導原則,用最低的成本達到最高的效應,在美國的本土上進行一場戰爭,賓拉登還告訴追隨他的人說:只要參與聖戰,你就會回到真主阿拉的身邊。換句話說,現在新的城市游擊戰是結合科技、金錢與宗教信仰的力量。

  美國面對十億人口的回教世界,美國面對的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局面,這就是人民戰爭,也是一場新的越戰,美國越戰老兵說:我們在越南打的是一場霧的戰爭,我們看不到敵人在那裡,也找不到打這一場戰爭的目的?換句話說,如果美國一意孤行,最後就會面對一個世界性的越戰,就是一場新的人民無限戰爭。

  我要提醒各位,二十世紀最後的十年開始,有一個明顯的趨勢,全世界都在追求現代化,現代化的生活就是美國式的生活,全世界都在學習美國的文化,二十世紀結束之後,有很多人在反省,反省:當全世界美國化之後,自己的文化在那裡?台灣有一位美學教授何懷碩先生,最近在聯合報寫有一篇文章–「欲望之國」,他提到美國的人口佔全世界三十分之一,卻使用了全世界五分之一的資源,美國是一個資源浪費的國家,構成了全世界很多人對美國文化有不同的反省。」依據現在統計的人口成長標準,到了二0二0年,全世界人口接近八十億,其中有六十五億是貧窮人口,會要求世界的資源再分配,九一一的事件就是這個警訊的爆發,美國今後不再是一塊安全的土地,以心臟革命作為開始,今後有很多問題會在美國的本土上爆發出來。

  第二是「九一七」,我們都在這一塊土地成長,請問各位資深的同奮,過去台灣颱風的行進路線有沒有從北朝南走的?這一次的納莉颱風是從北朝南走。颱風最多停留在台灣多久?過去曾經有停留十六小時的紀錄,這一次納莉颱風最持平的說法是四十八小時,這是颱風史上不曾有過。台灣的颱風通過中央山脈就會轉變,這一次來的納莉颱風沒有經過中央山脈,它是從三貂嶺下來,就像灌頂一樣,從三貂嶺下來,沒有通過中央山脈,沿著西部走廊,以每小時五公里一路掃過來。更值得注意,這一次颱風帶來的雨量之多,也是有史以來不曾有過。

  再前是「桃芝颱風」,當時我因為到台北開會,開完會之後我打算回鐳力阿,後來我看到了電視的氣象報導,因此我決定當天晚上九點前離開台北,走到中彰公路的時候,維光樞機與我通電話,他說:你現在走非常正確,颱風要登陸了。我問他:颱風在那裡登陸?他說:停滯在秀姑巒溪的地方。我當時看錶是十一點多,當我回到鐳力阿之後,桃芝颱風在秀姑巒溪外停留五十分鐘以上,滯留後就轉向,沿著中央山脈北走,走一走再往西走,在台灣停留了十個小時,造成中部地區的大災難,然後氣象局說是從新竹出海。桃芝颱風之前還有一個颱風,在南部高雄地區造成了大水災,往前還有一個颱風掃過澎湖,包括最近的利其馬颱風。先是在澎湖造成災難,然後從屏東到高雄,造成大水災,然後颱風從中閒砰成中部地區的災難,最後颱風灌頂,從北朝南走一次掃台。

  易經有「天垂象」的說法。我們今天應該要有憂患意識,幾百年難遇的怪颱風這一次出現了,而且現在又是台灣經濟低迷的時候,我們要好好的反省,我要求同奮自己反省,從自己做起,天赦年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反省自己,自赦就是反省自己,人赦就是寬恕別人,我們從自己做起。怎麼樣反省?我在廿一天悔過靜思中有一個經驗,就是跪懺,我鼓勵同奮跪懺,坐也可以懺悔,站也可以懺悔,但是我發現都不如跪懺,當我跪在那裡的時候就會產生一種卑微的感受,人好渺小,產生一種懺悔的心理,而且跪著在懺悔的時候,會感受到與 上帝對話,你講的話 上帝都可以聽到,更重要的是感覺反省懺悔的過程,中國人共同有一個說法:「摸摸自己的良心。」講「良心」的時候,每個人都懂,中國人都懂,當跪懺的時候,摸著良心想一想,師尊常常講:「摸著你的良心。」「把良心擺在中間。」我們自己問:我的良心有沒有在中間?我做的事情對得起對不起我自己的良心?良心是自己問自己最好的對象。

  我擔心的是今年年底選舉的發展,每一個人都要提高警覺,我們要使得台灣在今年年底的選舉不發生流血、暴力事件,過去的台灣有一個中間地帶,包含「中產階段」與「知識份子」,中產階段就是有安定的職業、安定的生活、安定的收入,形成台灣安定的力量;知識份子一貫希望改革,一個是穩定的力量,一個是進步的力量。這二個力量形成台灣在穩定中進步的結構,因此,過去的選舉僅管有許多聲音,也有對抗,但是到了最後都會要求安定中求進步,最近三年多來,經濟在慢慢的衰退,失業率提高,中產階段受到影響,所以知識份子提出了改革,改革要有好的領導人領導,才可以為台灣再開創一片新天地,我是民國三十七年十二月廿五日上午在基隆踏上台灣這一塊土地,一直在這一塊土地上成長,我只做過二個工作,一個是記者,一個是教授,我了解台灣如何從過去走到現在,我更關心台灣,我到了桃園機場就感覺回家了,回家的感覺真好。但是,我看到這一次選舉,各政黨的提名都是超額提名,這一塊大餅怎麼分?大家搶大餅,大家搶破頭,最後一定是打破了老百姓的頭,台灣怎麼承受得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對今年年底的選舉該做什麼樣的思考?無形已經通過天垂象警惕我們了,通過這樣的暗示,我們要好好的反省,我們自己摸摸良心,這才是重要的關鍵,是天赦年要做的一件大事。

  大家看到聖訓提到春劫啟動,春劫的主題就是宗教,行、清、平三劫是意識形態與民族戰爭造成的劫運過程,春劫是宗教啟動的過程,宗教有排他性,這是宗教的危機,也是春劫最重要的關鍵。各位同奮!我們面對這樣的現實,先從要求自己做起,不斷的反省自己、調整自己,然後影響你的週圍、影響你的朋友,慢慢的推廣出去,影響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懂得、反省自己、寬恕別人,能夠保持冷靜思考,不要感情衝動,更希望大家理性參與選舉,從明年開始起,重新再起步、再出發,這是對台灣是一個重要的時刻,請各位同奮思考。

  今天在無形勞軍的時候,我向無形祈求,希望無形給我們力量,化除暴戾之氣,這是我的祈願,希望同奮共同朝這個方向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