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四月份鐳力阿道場親和集會講話-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1/04/26

  明天、後天是師尊、師母二位老人家的生日,所以今天我想從兩位老人家談起,師尊是外剛而內柔,師母是外柔而內剛,同奮可以看到師尊流淚,甚至會痛哭,但是很少看到師母流淚,我個人記憶,師母流淚有三次,第一次是為了維公在北峰跌落深崖時,第二次是為了師尊在我的六叔面前,第三次是在師尊證道後,第二天由維光、維剛從台灣省掌院接師母回鐳力阿,我們三個人一起在師母的房間向師母跪下報告後師母悲痛地哭了。

  師尊一生服膺「正大光明」,以「正大光明」做為立身行道、做人做事的基本原則,任何事情做了決定之後,完全的公開,師尊一生就是正大光明。

  而師母呢?師母同樣有四個字–「天理人情」,這四個字可以涵蓋師母的一生。師母對任何事情絕對不違反天理,在人道上也都是如此,像:男尊女卑。師尊是大男人,維公對師母說:父親的大男人性格是妳幫助成的。師母說:這是天理,我是一個女人,我是一個妻子,夫婦的關係是天理,也是人倫。所以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師尊與師母一起走路,師母一定走在師尊的後面,師尊坐著,她老人家一定坐在師尊的下手,師母常說:一陰一陽之謂道。這個觀念是她老人家堅守不移的。師母更講究人情,復興天帝教後師尊以教為家,逢年過節回家就像做客一樣,但是師母堅持要祭祖,闔家要團聚。每逢年節師母必先向師尊問清楚,時間排好,她老人家說:這是我到李家來,李家祖先留下來的規矩,是李家的人一定要做的,我們一定要等到你來到了才開始祭祖。師母說:這個原則我不讓,年節你應該讓我一點吧!這是人情,我要為李家子孫留下一個規矩。

  師尊、師母倆位老人家在無形都各有天命,各在忙碌,相信倆位老人家的基本精神–「正大光明」、「天理人情」還會貫穿到我們同奮的身上。

  從三月三日開始,我進行師尊證道第七年的第八次環島親和訪問,稱之為「觀心親和」,與同奮一對一的談心,也讓同奮了解我的心,希望通過觀心親和之後,幫助同奮落實自赦、人赦的修持,上星期日到宜蘭是第廿六站,這個星期日到天極行宮是第廿七站,個別親和談話的同奮已超過一百二十位,我自己感受到:做的太遲了。如果能夠早半年做,天赦年的成果一定會更圓滿。從庚辰元旦到庚辰除夕天赦年的成果有:

  第一、持誦皇誥數五億四千七佰多萬聲,預計到六月底天赦功德圓滿時,可以接近六億聲。

  第二、同奮為全教硬體建設所奉獻超過了一億六千多萬。

  這是天帝教復興二十年的創新紀錄,但是我個人以為自赦、人赦的同奮人數還是太少,在這一次環島訪問親和中,我深切的體認到這是我為同奮做的努力還不夠,沒有盡到心、盡到力。有些同奮內心有很多問題,心結沒有能夠打開,我們神職人員常常祇以業力,這兩字不能解決同奮的困境和心結,許多同奮那樣的出心、出力、出錢,難道可以說只是業力嗎?同奮面對生理上、心理上的問題,得不到解答幫助,這是我的失職,我深深引以為憾,我們面對同奮的問題的時候,應該用合理的方式幫助他們,不是一句「業力」就能作為萬應靈丹。在觀心親和的時候,有一次我告訴一位同奮說:你找我談,你相信不相信我?他說:因為相信才與你談。我說:好!你相信我,我就告訴你,百善孝為先,凡是孝子,諸神庇佑,業力就在你起心動念之間已經解除。這是十分的淺近的道理。還有一位資深同奮,因為深信所謂業力,奮鬥意志都沒有了,我與她面談的時候,我對她說:妳應該記得師尊給我們同奮一句重要的話,師尊說「我命由我不由天」,天帝教同奮是造命的,我可以肯定告訴妳,你在人道上所做的奮鬥,師尊、師母一定會在無形幫助妳;但是妳對人、對事絕對不要說謊話,一定要誠信。這是師尊留給我們同奮的寶貝,我只是提醒同奮而已。我發現我們有很多問題需要真正的面對面與同奮談,我願意到各教院與同奮觀心親和,幫助他們打開心中的結,支持他奮鬥的力量,認為這是天帝教神職應該共同努力的方向,「自赦、人赦」的修行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我們要好好來做。

  就以我們鐳力阿同奮為例:人的生老病死是生命必然要走的路,人吃五豰雜糧都會生病,不要諱疾忌醫。師尊在切除攝護腺的時候,他老人家說:「我當然接受專家告訴我合適的處理方式。」師尊尚且如此,因為這是一個現代人必須有的醫療觀念。鐳力阿內有一段時期,居然停止供應雞蛋,據說:因為有人反對吃雞蛋。我們都知道素食已經營養不足了,再不補充營養,均衡營養,如何持續我們的奮鬥動力?所以我堅持要供應雞蛋,吃不吃,由同奮自由選擇!我並不是反對生機飲食,我祇是反對偏頗的飲食觀念,熟食是人類老祖宗留下來的進步經驗,我們想想:為什麼老祖宗不是留下生食的經驗呢?要留下熟食的經驗呢?我認為熟食是合於衛生的,現代人要有現代的觀念,現代的修道人要用現代修道用的方法來處理人與事,絕對不要自亂心緒,希望同奮依據自然的原則來調整身、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