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絕地天通-第六期傳道使者、傳教使者訓練班講授-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6/08/12

  今天的題目是「絕地天通」,通過這個題目,幫助同奮更了解三期末劫,了解春劫。

  「絕地天通」是中國的神話,東西方民族都有民族神話,從神話發展出思想與文化。中國文化歷史有紀錄的上古史是在《尚書》,根據先秦時期的記錄,指出現在流通的《尚書》是經過孔子刪編序定,從上古三千二百四十篇歷史文化王官紀錄,斷遠取近,刪到現在的廿八篇,一般說孔子刪完後是一百二十篇,作為孔門教本。經過秦始皇的焚書坑儒之後,到了漢朝保留下來的是現在的《尚書》廿九篇,《尚書》從「堯典」開始,包含了「舜典」與「禹貢」,才有夏、商、周三代的記錄,《尚書》裡有一篇「洪範」,維持了當時的文字,是當時的人記當時的事所留下來的文字紀錄,前面的「堯典」到「禹貢」是後來的人用後來的文字留下來的紀錄,是經過後代的史官整理,「禹貢」對大禹治水的過程描述的非常詳盡,是中國最早的地理學與水文學,這些原始的資料一代一代傳承下來,到了春秋時代才完成整理,所以主要文字應屬於春秋時期的文字。

  我們對中華文化上古史的了解,除了神話之外,主要就從《尚書》來了解,為什麼孔子要刪書經?因為孔子依據上古的歷史來教授弟子,為了教學上的需要,認為不可信的就刪除,保持了可信的部分,孔子以為「堯典」以上的三皇五帝是存疑的,堯之後的紀錄才可信,且堯典、皋陶謨、湯誓等篇,已充份運用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之學說及弔民伐罪之大義,從儒家的傳授來講,孔子的做法是很嚴謹的。但是從歷史研究的角度來看,這樣使得後代的人沒有辦法多了解上古歷史的原始片段,歷史的可貴在第一手資料,一點一滴都保留下來,讓後代的人自己去判斷、選擇,以今天的研究來說,因為上古早期的資料只看到堯、舜、禹的時代,就有歷史研究者否定了黃帝的存在,更有否定了伏羲的存在以及女媧補天的故事,這是第一手的資料不足的缺憾。

  「絕地天通」是《尚書》裡的紀錄,是類似神話的上古歷史紀錄保留下來僅見的資料。

  《尚書》「呂刑」篇:

  惟呂命:王享國百年,耄。荒度作刑以詰四方。王曰:「若古有訓,蚩尤惟始作亂,延及于平民;罔不寇賊,鴟義姦宄,奪攘矯虔。苗民弗用靈,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殺戮無辜。爰始淫為劓、刵、椓、黥。越玆麗刑並制,罔差有辭。民興胥漸,泯泯棼棼,罔中于信,以覆詛盟。虐威庶戮,方告無辜于上。上帝監民,罔有馨香德,刑發聞惟腥。皇帝哀矜庶戮之不辜,報虐以威,遏絕苗民,無世在下。乃命重黎,絕地天通,罔有降格。羣后之逮在下,明明棐常,鰥寡無蓋。皇帝清問下民,鰥寡有辭于苗。德威惟畏,德明惟明。

  這一段文字是記載著周穆王的時候開始建立刑法,穆王命令呂侯根據當時的需要,研究如何使用刑法。「穆王說:我現在老了,我要指出一些基本的看法與原則,在堯舜禹之前的時期有一個教訓,蚩尤開始作亂的時候連累了一批人民,造成社會的動盪、不安。」

  我們以中國傳統宗教所說的三期劫運,第一期的浩劫就是蚩尤作亂,現在是三期末劫,初期浩劫因為蚩尤的作亂開始,造成人與人之間的攻擊與屠殺,開始形成各種邪惡的行為。

  「穆王又說:有苗民不服從命令,蚩尤就用重刑處罰他們,訂出很多的刑罰,或者是割去鼻子,或者是斬去一隻手,或者是在臉上刺字,只要蚩尤認為要這樣的處罰就給予處罰,造成老百姓的抱怨,老百姓到天上向 上帝告狀, 上帝就開始調查。同時 上帝也有感覺,平時在天面都聞到香的味道,現在從地上透發出來都是腥氣,等到完成調查之後, 上帝非常生氣,懲罰了蚩尤。當時人間的統治者顓頊,認為老百姓經常到天上告狀,神與人混居在一起,這樣不好,所以就命令重、黎二人分開天與地,斷絕了人類與天神往來的通路,形成了絕地天通。

  這是「呂刑」紀錄的「絕地天通」,記錄著上古時代的人與神是可以直接往來,人可以與神對話,人民可以直接向 上帝告狀,亦說明了「人神共治」、「天人大同」的時期。

  另一個紀錄是《國語》,《春秋》是魯國為中心的歷史記錄,春秋時代不僅有魯,還有齊、晉、楚、秦等等國家,《國語》就是這許多國家的歷史記錄,也是重要的歷史文獻,其中「楚語」下有一篇紀錄,標題是「觀射父論絕地天通」,討論「絕地天通」的事。

  昭王問於觀射父,曰:「《周書》所謂重、黎寔使天地不通者,何也?若無然,民將能登天乎?」

  對曰:「非此之謂也。古者民神不雜。民之精爽不攜貮者,而又能齊肅衷正,其智能上下比義,其聖能光遠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聰能聽徹之,如是則明神降之,在男曰覡,在女曰巫。是使制神之處位次主,而為之牲器時服,而後使先聖之後之有光烈,而能知山川之號、高祖之主、宗廟之事、昭穆之世、齊敬之勤、禮節之宜、威儀之則、容貌之崇、忠信之質、禋絜之服,而敬恭明神者,以為之祝。使名姓之後,能知四時之生、犧牲之物、玉帛之類、采服之儀、彝器之量、次主之度、屏攝之位、壇場之所、上下之神、氏姓之出,而心率舊典者為之宗。於是乎有天地神民類物之官,是謂五官,各司其序,不相亂也。民是以能有忠信,神是以能有明德,民神異業,敬而不瀆,故神降之嘉生,民以物享,禍災不至,求用不匱。

  及少皞之衰也,九黎亂德,民神雜糅,不可方物。夫人作享,家為巫史,無有要質。民匱於祀,而不知其福。烝享無度,民神同位。民瀆齊盟,無有嚴威。神狎民則,不蠲其為。嘉生不降,無物以享。禍災薦臻,莫盡其氣。顓頊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屬神,命北正黎司地以屬民,使復舊常,無相侵瀆,是謂絕地天通。」

  「楚昭王問:在周書上講重與黎兩人分開天地,使得人與天不能直接往來,絕地天通是什麼事?是不是過去的人可以直接上天?

  觀射父說:是有這一段史實,但不是這樣解釋。在上古的時候,人與神是不混雜居住在一起的,人與神是分開居住,但是有一些非常人,誠懇、正直,這些人有能力與神往來、交通,就是巫,可以與神直接交通。

  到了後來,蚩尤作亂,九黎作亂,因為有了戰亂,老百姓就直接到天神那裡去告訴,神也到人間來了解問題,於是人與神就雜居在一起,人與神的溝通也亂了,大家都可以是巫史,可以直接與神對話。

  在這種情況下,顓頊發現人間的統治者只管得了人,管不了神,現在人與神混雜在一起,人的意見與神的意見分不清,於是顓頊就派重管天,黎管人,將天與人再次分開,神與人之間的管道切斷,神與人不再往來了,神有意見通過重來傳達,人有意見通過黎來傳達,這樣就容易管理了。」

  我以另一個觀念來解釋這一段記錄,觀射父的見解就是上古時代「政教合一」的狀態進入到「政教分離」,先民的社會是政教合一,統治者就是宗教領袖,可以直接通過宗教的方式管理人民,講究天命,是神的授權,等到顓頊之後,政教分離,政治歸政治,宗教歸宗教,天人關係在這裡切開,形成了「絕地天通」。

  根據剛才的故事,上古時代是天與人、神與人是合在一起,是在同一個空間生活,還有一個天梯,人可以上天梯去見 上帝,向 上帝報告人間的事,也將 上帝的意思帶下來告訴人間的老百姓,我們可以有一個深刻的印象,在上古的時候人與神是生活在一起,我們也可以從希臘的神話故事中得到相同的說法,上古時期的時候,人是神,神是人。

  中華民族的民族神話大都收集在一本《山海經》中,《山海經》「海外西經」說有一個巫咸國裡有一批可以與天神溝通的人,這一批人中有些是右手有一條青色的蛇,或者有些是左手有一條紅色的蛇,用來表示身份,他們可以登山通過天梯到天國。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豐沮玉門,日月所入。有靈山,巫咸、巫即、巫朌、巫彭、巫姑、巫真、巫禮、巫抵、巫謝、巫羅十巫,從此升降,百藥爰在。

  意思是在大荒的靈山,有十位巫可以通過靈山到天上去,把藥帶下來。

  在《山海經》裡又有紀錄,說共工與顓頊爭統治者的地位,共工失敗了,在憤怒中就去撞不周山,造成「天柱圻,地維斷」,於是就進入到「絕地天通」。

  清朝龔自珍有描述「絕地天通」的情況,他說:

  人之初,天下通。人上通,旦上天,夕上天。天與人,旦有信,夕有語

  意思是人類文明剛開始的時代,天與人是通的,人可以直接上天,早上可以上天,晚上也可以上天,早上告訴你訊息,晚上也回應你。這是描述「絕地天通」之前的景象。

  在中華文化有一個很值得注意的時代,在黃帝的前後時期,人與神是居住在一起,人與神的關係是「旦有信,夕有語」,早上有一個信息來,晚上就有回應了,這是早期的天人大同社會。

  《老子》第三十八章:

  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

  老子說:當人類沒有道的時候,出現了德,當德失去了,人類才追求仁的目標,當仁沒有了,人才提出義,當義沒有的時候才講求禮,當人不講信又不負責的時候,才講禮,禮是亂之首,開始產生了亂。

  從這一段話可以了解人類的墮落,講究仁義、道德、忠信、禮儀都是一個層次的轉變。

  周武王伐紂之後,周朝統治者告訴老百姓:

  皇天無親,唯德是輔。

  為什麼周可以取代殷的天命?老天爺不偏頗,因為我們的老祖宗有德性,所以能夠得到天命。

  在這之前講的是「道」,在這之後講的是「德」,孔子的時候講仁,孟子的時候講義,然後開始講禮,講禮的時候又不負責任又不講信用,這樣的社會開始天下大亂。

  過去是人與神居住在一起,是天人大同的世界,天人大同的世界慢慢的違反了自然的法則,就講究德,然後就講仁、義,一步一步往下降,今天社會的道德標準是什麼?合法就是道德,用這個標準來看,人性是愈來愈往下降,社會的價值標準、道德標準愈來愈降低,所以人與神的關係愈來愈遠。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