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九十年度第二次傳道使者團大會致詞-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1/12/23

  傳道使者團舊的組織規程是以首席使者為傳道使者團大會的總主席,在新修正的傳道使者團組織規程,首席使者是傳道使者團大會的召集人,傳道使者團大會由傳道使者遴選的主席團主持。

  同時新修正的傳道使者團組織規程也修訂了傳道使者團組織職務,由秘書長負責日常的行政事務,秘書長與副秘書長暫時由原傳道使者團主任、副主任轉任,在下一次會議之前再做調整,依據新的組織規程落實傳道使者團的制度與任務。

我要先宣佈樞機團的決議文,也是我以首席使者的身份召開傳道使者團大會,向傳道使者團大會提出重要的責任交付。

  樞機團民國九十年十一月廿四日決議文:

  一、為恪遵教綱之規定,依時代環境之需要,逐步充實「樞機使者為首席使者最高幕僚」功能,亟需增補遴選本教優秀之同奮成為新樞機使者,現階段以達成五十五人半數廿八人以上為目標。

  二、九十年十一月廿四日第九十一次樞機使者會議同意九十年十月廿七日九十年度第三次常務樞機使者會議之結論,依據「天帝教遴選樞機使者辦法」第四章第八條第一項之規定,作成「應遴選第九屆樞機使者」建議。

  三、遴選第九屆樞機使者十一人。

  四、極院傳道使者團負責統籌規劃及執行選務工作,應於九十年十二月至九十一年二月期間,辦理遴選樞機使者推薦作業。

  依據《教綱》規定,樞機使者是首席使者的主要幕僚、最高幕僚,當首席使者證道後就由樞機使者遴選下一任首席使者,樞機使者都是首席使者的候選人,所以樞機使者要經過傳道使者團的推薦,這是非常重要的任務,各位傳道使者參與推薦樞機使者候選人,對天帝教長期的發展有重要的影響。

  現任的樞機使者分八階段完成,第一屆樞機使者四位:我本人、維公樞機、維光樞機、維剛樞機,第二屆樞機使者五位:江光節樞機、魏光得樞機、沈光化樞機、莊維律樞機、王鄭賢德樞機,都是無形直接核定,第三屆二位,是師尊保薦,無形核定,一位是童光照樞機,一位是高光濤樞機,第四屆是師尊證道之前保薦,有二位,一位是何光傑樞機,一位是劉光成樞機,第五屆是師尊證道後,由我向無形推薦,有七位拜命,是陳光灝樞機、陸光中樞機、何光昌樞機、林光鳴樞機、林光持樞機、陳光南樞機、詹光驚樞機,從第六屆開始,樞機使者是經過傳道使者團推薦,樞機會議複選,報請無形核定,第六屆樞機使者有四位:高光際樞機、陳光理樞機、巨光膺樞機、張光籌樞機,第七屆二位:光啟樞機與光空樞機,第八屆則是分別經過程序完成遴選以及修正條款之授權,遴選一位劉光準樞機,依據授權由首席使者在國際教區之中提名,由我提報日本國教區的藤岡光忠同奮擔任樞機使者,藤岡光忠樞機是日本國教區第一期靜坐班的同奮,參與翻譯教義-《新境界》的日文版,曾是日本國主院的代主教,是日本最資深的同奮,現年已經八十二歲,真是德高望重,道歷資深。樞機使者的人數共廿八人,但是已經證道三位:光化樞機、光濤樞機、維剛樞機,長期在外、生病或請長假有五位,在美、日的是維公樞機、藤岡光忠樞機,生病的是光得樞機,請長假的是光驚樞機、光節樞機,除了我以外,經常能出席會議的樞機只有十九位,所以在遴選第九屆樞機使者的決議文中,希望擴大遴選。

  維生個人從代理首席到正式就任首席使者,至今七年,首席使者的十年任期也將過半,跨入第六年的任期,我要自我檢討,我也有責任就未來的首席使者的遴選任務向各位傳道使者–全教的中堅精英們提出應有的觀念與作法。天帝教的駐人間首席使者是一個非常榮譽的職務,也是人間天帝教的領導中心,我們不能再有像首任首席使者本師世尊那麼完美的道功、道德、道心、道行領導我們,七年以來,我盡心盡力依據建教憲章-《教綱》建立組織、制度,依據教義的基本精神整理師尊的言教、身教、心教,建立天人實學的研究,依據師尊的原則推動天人合一昊天心法的傳承,相信今後的首席使者也都能夠依據本師世尊的精神傳承,依據建教憲章的制度與教義的天人實學繼續發展,但是我們也深深的體會到時代的發展,時代在變、環境在變,在這樣多變的發展中,要面對的環境與人心會更複雜,所以我們對首席使者的膺命要通過一個非常慎重的推薦過程,相信各位傳道使者都可以了解到這個責任的重要性。

  我盡我的生命力為 上帝、為師尊完成天命任務,希望再有五年的時間,任期屆滿,能夠在我的手中把棒子交給下一任的首席使者,我仍然可以繼續為 上帝、為天帝教負起天人實學的研究任務,假如我不能夠達到這樣的希望,我希望是經由各位傳道使者的共同參與,為天帝教的長遠發展推薦出最適合的人選。

  另外,原有規定推薦的樞機使者候選人的年齡必須超過四十歲,依據當前的時代環境,我也很希望能夠修正年齡的下限,世代交替是時代發展的潮流,從五十歲到三十歲的世代已經構成世代交替接棒的一代,面對世代交替的大趨勢,樞機使者也應該年輕化,才符合時代的發展,並且才能擴大樞機使者的參與面。

  接下來,今天傳道使者團大會會議的主題是審查九十一年度工作計畫書與總預算書,觀察去年一年的情況與未來一年的變化,大環境的經濟嚴重衰退,也會影響到天帝教的發展,應該要繼續勤儉建教,應該繼續開源節流。但是,九十一年度總預算中的靜坐奉獻數非常少,這是教財收支不能平衡的重要關鍵,靜坐奉獻是活水,是源頭,辦正宗靜坐班要擴大弘教,擴大引渡原人,然後才能夠增加教財收入,才能夠加強誦誥的奮鬥力量,靜坐的奉獻關係到長遠的發展基礎。第二是弘教的支出偏低,大部分的支出都是屬於管理性質的支出。

前面二項,一是收入,一是支出,二者有密切的關聯。我們不能過度依賴專案奉獻,專案奉獻是少數同奮的奉獻,當大環境的經濟衰退,這些少數的同奮也會受到影響,連帶影響到天帝教日常應行的財務收支。請各位傳道使者特別加以注意。

  第二部分,九十年度全教弘教會議已經做出了一個有關五百人集體皈師的決議案,但是我在此以大會召集人的立場交付傳道使者團大會複議,因為這個決議案只訂出要引渡五百人,忽略了九十一年度全年引度原人的總數,所以我要交付各位傳道使者複議,九十一年度的引渡原人數是要再增加五百人的集體皈師,才能夠真正落實全國弘教會議的決議案,一方面維持原訂在九十一年度全教引渡一千五百人的基本數,然後再增加集體皈師五百人,才有積極性的意義。

  除此之外,全教弘教會議對這個決議案還有四個附帶辦法,最後一項是希望報請無形對人間引渡原人有功同奮給予天爵的鼓勵。各位同奮!功德不能由人間要求,無形自有記錄,自己認為有功德,就是一種有所為而為的觀念,如果功德是有所為而求,這種功德是真功德嗎?師尊說:「善欲人知,不是真善。」所以我要求要重新複議,本案關係到明年整體工作計畫的重要事項,請各位傳道使者就本案切實的加以討論。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