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第六期傳道使者、傳教使者訓練班講授-十年回首-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6/07/11

  閉關第一個星期,各位同奮仍在調適五十五天閉關的生活,同時也在熟悉五十五天學習生活的環境,我同樣亦是在思考在這五十五天中怎樣與各位同奮的親和交流,根據教務單位為我所安排的課程,有十四講「首席闡道」、五講「時代使命研究」,再加上結業典禮的講話,總合起來有二十講。在各位同奮手上有一本從民國八十四年第五期師資高教班開始,到上一期第五期傳道使者、傳教使者訓練班,我以「首席闡道」所講的廿七篇講稿,與其說是我的闡道,不如說是我十二年來依據師尊的精神、心法提出來的研究心得報告,但在最近的三年來,我自己調整了我的研究方法,從過去的「照著講」走到「接著講」,「照著講」是照著師尊的言教、身教、心教講,接著講是接續師尊還沒有講完整的精神講下去。

  民國八十三年師尊證道,從八十四年的第五期師資高教班開始,我都為前邊七期參與五十五天閉關的同奮提出自己的研究心得,對師尊的講話與文字紀錄做系統性歸納的整理,儘可能幫助同奮在五十五天之中完整的了解師尊的精神,就是「首席闡道」的內涵,另外我還做了「天人合一研究」的廿二講,對師尊在天人合一的昊天心法建立起「理入」的說明,之後在每一期的五十五天訓練中都持續地做補充說明。

  因為,今年十二月十七日第一百二十次的樞機院會議中將要完成第三任首席使者的遴選,依據《教綱》精神所建立的制度,我即在九十六年的三月三日交卸首席使者的職務。因此我決定對本期傳道、傳教班的課程有必要做一次總結性的規劃,稱之為「再見二十講」。「再見」有二重意義:

  第一重意義,我與全教同奮,尤其本期的同奮說再見!也對首席使者的神職說再見!在說再見的時刻,有告別的內心話,亦是臨別贈言。

  第二重意義,就是重新再認識師尊,重新再認識天帝教的昊天心法與天人實學。

  我用「再見二十講」做為總題,希望通過這二十講,能夠在我的第二任首席使者任期內為天帝教同奮留下比較完整的研究心得報告,我承接下師尊留下來的棒子,下一棒希望同奮一代一代傳承下去,所以「再見二十講」既是精神的傳承,又是世代的交替。

  從今天開始的第一講,我自訂的題目是「十年回首」,所謂的「十年回首」,那是我在一九九六年師尊證道二週年,當時我是代理首席,我在黃庭前所做的反省,記錄在自己的日記,八十七年八月廿七日,我坦白地告訴了第一期傳道、傳教班的同奮,現在收集在各位同奮手頭的《首席闡道》第二一三頁:

  今天是父親證道第二週年,我今天靜靜的坐在後無為居,面對著父親的黃庭,瞻前顧後,不勝唏噓感喟!

  我切實地檢討代理首席的二年來,箇中辛酸又對誰來說。父親證道,在李氏家族中,我是長子,固然是責無旁貸,應該肩負起整個家庭的責任,但是天帝教是公器,何況又是宗教團體,且是有制度的宗教團體,我豈可以以家天下的形式繼承父業,固然我是首席樞機,我們畢竟在體制上,教的傳承、繼承,有父親手訂的教綱制度在,必需尊重體系,完成制度,兩年來,許多同奮一再地鼓勵我當仁不讓,但亦有同奮認為我應該退居幕後,為天帝教掌舵,也有人說我以退為進,扭捏作態,事實上,我的確是進退維谷。

  站在近六十年追隨師尊的華山資深同奮,何況知父者莫若子,父親一心想要我繼承他的衣缽和志業,因為只有我的接手,才不會讓父親的心血和組織的精神偏離了方向,走錯了路:

  第一、僅管父親畏天命、重天道,但是他老人家不迷信、不講神通,他一貫要以科學的方法去驗證宗教的行為,他始終以科學、哲學、宗教三結合來發展天帝教,否則父親不會在他的手上來創建天人研究學院,來手訂天帝教的教綱,在天人研究學院他指定了光膺來承擔教務長的工作,要使學術和宗教結合,使帝教走上學術化、國際化,他老人家最怕在他身後,有人把天帝教帶上神通、通神的牛鬼蛇神的迷信之路。

  第二、父親的一貫的立場是制度化,尤其是教財的制度,他老人家所堅持,我所體會到父親為帝教建立的組織文化與精神就是「正大光明」四個字,他一貫的說:天帝教事無不可對人言,天帝教是正大光明的宗教。尤其是教財的公開、人事公開、活動公開,所以他老人家曾以四年半以上的時間,為天帝教完成了財團法人的組織,據理力爭,據義力爭,直到完成。他最怕後代的繼承者藉道斂財,據教己有。

  第三、父親一貫看不起神道設教,假借神意,他對宗主一貫尊重,但他反對天德教一些同道把宗主神化。天帝教初期有一些同奮,他們把父親擁上了神秘的色彩,父親深不以為然,罷黜了他們,貶抑了他們,就是期望同奮能夠了解他老人家之所「破」與所「立」。他老人家一貫是以救劫為號召,為建教的基礎,以愛心關懷人道為立教的精神,以反戰爭、和平為職志,又有幾個人懂得他老人家呢?

  第四、父親一貫主張統一,反共產主義,也反資本主義,他愛台灣這塊土地與人民,但他認為兩岸一定要和平統一,他認為中國一定要統一在政治民主、經濟自由、民族團結、社會繁榮的制度下,他認為中華一家,中國人一定要在和平的方式下統一,他認為台獨只會造成兩岸關係的緊張、台灣經濟的衰退,甚至於引狼入室。

  基於上述的四點,我怎麼能袖手旁觀呢?

  但這二年來,顯然我的性格不適合承擔這份工作,我率真、坦誠,我放任、散淡,我雖然無物質的欲望,但是我還是一個人,有人的七情六欲,我雖然可以放下,可以淡然處置,但是許多看不得、聽不慣、忍不住的憤怒衝擊著我,我沒有辦法沉默、忍耐。這些缺點已不適合做一個團體的領導人,何況是宗教的領導人?為天帝教千秋萬世,我期望在我的手上把父親的理想、制度、精神、觀念落實下來,我還是遠離天帝教吧!父親請您原諒我!

  另外一段在《首席闡道》「悔過靜思廿一天手記擷錄」的第四,那是我在民國九十一年七月廿二日在清虛妙境中悔過靜思廿一天的記錄(第一八四頁):

  六年來,我在靜坐教育訓練的過程裡,由於教學的相長,相輔相成,使我漸漸地跨進天人合一的殿堂,也讓我由理入,轉到行入,然後知行合一,兩步交替運動,體會到父親常說的:「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一坐是一坐的功夫,一坐是一坐的境界」。

  我好悔!過去二十年來未能接受父親不斷地勸誘、啟示:「人過中年,要多打坐了,打坐不一定能延年,但一定可以做到益壽。打一坐,保本,打兩坐,就有儲存。」父親言之諄諄,我聽之藐藐。

  我好悔!如果能夠早一點「坐下去!」靜坐上許多「功夫」和「境界」的疑問和困惑,就可以直接向父親請示,不需要現在再行摸索。

  由於與光照一夕對話,整夜使我回首與沉思在六年來的感慨與感恩中:

  第一、父親證道後,我冷靜地檢視所留下的十大危機與問題,必須一一突破。一、信仰危機。二、信心危機。三、信任危機。四、教義危機。五、教財危機。六、炁統傳承的危機。七、美日國際弘教的危機。八、弘教幹部中斷的危機。九、三大道場持續的危機。十、天人關係的危機。這十大危機就是十座大山,六年來,我服膺蔣經國的:「腳步要跨得小,腳跟要踩得牢,行動要走的穩」三大原則,一步一步地走過來的。「慎思佈建,行穩致遠」。

  第二、不論別人怎麼講?(謗我、譽我、毀我、成我)也不論別人怎麼做?我祗選擇父親留下以宗教、哲學、科學三結合的天人實學的身教、言教、心教的原則,以及建教憲章的教綱精神,堅持地做下去、走下去,再苦、再難、再屈辱,也堅持不變。

  第三、堅持 上帝的信仰不可變。立教憲章的教綱精神不可變。祖師爺(父親)所立的規矩不可變。

  第四、我認為:「不要怕錯,祗怕不做。」錯了可以修正,錯了可以虛心地改過,如果「不做」,就會永遠停滯不動,沒有進步。何況成功是在不斷的失敗中檢討、修正、調整得到的,成功不是坐在那裡等來的。祗有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去,才會到達目標。

  第五、我堅持:「正大光明、清白教風、勤儉建教」是天帝教建教三律。「先之、勞之、無倦」是首席使者的行動準則。

  我更以「愛心關懷、寬恕容忍、負責承擔」為座右銘,勉勵自己,警惕自己。

  還有「悔過靜思廿一天手記擷錄」第九:

  卯課跪懺,平旦之氣,安祥和諧。瞬間心靈深處湧出「良心」兩字的聲音,一如鐳力曉鐘破透晨霧。這聲音既震撼,又熟悉。

  父親常說:「良心放在當中」、「各憑良心」、「做人做事時時要檢點有沒有違背良心」、「良心自有天知」。

  母親則會說:「摸一摸良心」、「天理良心」、「良心發現」、「還有良心」。

  頓地,讓我深刻地感受到「良心」、是天赦之教最好的落腳點。摸著每個人的「良心」,除殘止暴不再在虛無飄渺間,摸著「良心」,自赦、人赦的自覺覺人,自恕恕人有了中介的掛搭處,摸著「良心」,反省懺悔、悔過自新有了開門鑰匙。

  同時,「良心」可以作為昊天心法煉心功夫的梯階,摸著「良心」,人人可以循著原路回家,把握住它,就容易見可欲而不動心,可以時時省察、時時檢點,把一顆凡心煉得乾乾淨淨。

  「良心」,是丹丹炯炯的「紅心」,是自性情淨的「本心」,是活活潑潑的「赤子之心」,都是父親諄諄教誨的「真心」。

  「良心」,在膛子裡,人人會懂得怎樣正正當當的做人,規規矩矩的做事,家庭增添了歡樂,社會增進了和諧,政治必然清明,人間必然會降低衝突。

  因為,「良心」這兩個字最通俗、單純,人人都懂,不需要多做解釋,就會撞擊到每個人的心靈深處。也都會知道它在那裡?

  父親在五門功課的言教中,就這樣告訴過我們:「我希望各位同奮修持基本功課,每天早晚必須反省檢討,做人處事有無違背良心。有無離開自己所認定的兩個字,有則認錯懺悔,無則嘉勉。期能日進于善,培養正氣,變化氣質。」(師語三十七頁,日進于善)

  所以父親說:「良心放在當中。」母親說:「摸一摸良心。」,頂頂榷榷是真實可行的方法。

  如果:做人處事,人人事事都記得「良心放在當中」。就不會做出讓自己想一想會臉紅、會心顫、會坐立不安。到了半夜更會感到虧心、寒心、愧心地睡不著覺。

  如果:當時記得「摸一摸良心」,就會產生一連串的良心告白,天良出現。對得起白髮蒼蒼父母嗎?對得起勤儉辛苦的妻子或丈夫嗎?將來如何對子女、朋友交待呢?

  如果:在反省懺悔的瞬間,在自己心裡翻騰著,感到羞恥、感到掙扎、感到煎熬、感到痛楚、感到衝突、感到苦澀,十有八九,都是愧對良心,經不起自己「摸一摸良心」。希望 上帝,賜予寬恕!除罪!解放!

  因此,「良心」是好心、善心,把「良心放在中間」,或者「摸一摸良心」,做有良心的事情,就是存好心、善心,行好事、善事。有良心的人自然就是好人、善人、良人(好丈夫)!

  我肯定:良心是天赦之教奮鬥心法的一把金鑰匙。我要好好地打造它。

「跪懺」在父親手訂的教綱裡,看來是屬於「教律」的懲戒條款,其實它應該是教化條款,因為它包涵著規勸、面壁、祈誦等明定處分暗為教化的精神,事實上,父親心存著:「取人為善,與人為善,強人為善」之心教德意,所以父親在律文中訂為:「以示懲儆而資悔悟」的警惕精神,我們必須體會他老人家的苦心孤詣。

  父親證道七年來,我通過「屢退屢進」、「屢退屢戰」、「屢退屢覺」三個內心強烈沖激的時期,箇中辛酸與苦楚,實不足為人道,正是「寒天飲冰水,點滴在心頭」,每一次思退而進、想退而戰、因退而覺的轉折與突破,實得益於悔過靜思,得力於「跪懺」。

  在人道,我要感謝:維光、維剛兩弟,他們不時據理力諍,溫情慰勉。光節、光傑、光中、光灝、光持、光鳴、光籌、光南十幾位樞機,和光證、光我、緒業、緒我、敏晨、敏榜、光戒等同奮,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有書諫,有面爭,有明譏暗諷,有涕泗長跪,讓我知錯、認錯、改錯、不錯。

  在天道,我要感恩:兩位聖師祖、先天大老機禪子、戡然子、玄福子,以及雙親在無形的接引、鞭策、誘導、感化,崇仁教主則不時開啟我的先天智慧,溫養我的神識。尤其法源首席以次的龍虎門同奮,一心一德協助我跨越那段心力交瘁、煎熬、掙扎風風雨雨的歲月。

  我曾經關閉在暗室面對一片白壁,幾度長夜靜思,我曾經試圖以程子解孟子的「苦、勞、餓、乏、拂、亂、動、忍」八字訣,強迫自己「若要成熟,須從這裡走過」。調和心性,變化氣質,走進成熟,實在得益不多。因為父親說:凡夫永遠是凡夫。豈能學步先聖先賢的懿德藻行耶?

  三年前一個冬夜,我實在排揪不開鬱激的心結,畢竟我是一個血肉的凡夫,兀自在黃庭前長跪懺悔。約模不及二十分鐘,心澄如水,性澈似鏡,天趣流盎,鬱結豁開。溫韾彷彿在父親座頭對越聽誨,頓間知微知彰,寡尤寡悔,桎梏碎破,心身舒泰。跪懺賜給我善源不竭,幫助我解開心鎖,走出困頓。因此,跪懺經年,累悟良多。

  我的經驗:無論立懺、坐懺,不如跪懺。就在一跪間,立地滋萌起卑微、愧怍,對超越自然產生敬畏、嚮誠,漸漸轉化為思慕、仰賴,啟動了本我潛在的原始動力,揮散流瀉出全心的渴望滿足的需要,宛若面對信賴的親人,可以毫無保留地傾訴我的委屈、我的過錯、我的願望、我的關懷,我會從行將崩潰爆發的張力,無法遏止緊繃的拉力,慢慢地鬆弛下來,感受有一個生命融入自己生命中,暖流熱力熨貼身心,感動得淚水滴落,感覺到如此地接近 上帝。

  跪懺本來就是乞求 上帝接受你的悔過和認錯,想得到 上帝的除罪、寬恕、解放。也是自解心鎖地「去怨」、「除恨」、「解冤」、「止暴」。我的心得,跪懺是通過「自省」的自我檢查,「自訟」的自我對話,消弭每個人潛在的惡業,化除殘酷的惡果,遏止暴力的惡行,根絕橫亙在人心上的怨戾之氣、仇恨之氣、殺伐之氣、血腥之氣。

  「跪懺」讓我照見我許許多多劣根性。

  照見了我累經污染沈積心底的性垢。

  照見了我孤傲固執、好惡恩怨分明的「倔強難化」的性行。

  照見了我喜譽惡毀、膚淺使氣的虛矯性情。

  照見了我痴心恣意、多情多欲的放縱性根。

  照見了我快口直腸、目空一世、憤激偏頗、不恤人忤,又不肯勉強自己,不願約束自己的性氣。

  更照見了我外強內弱、外冷內熱、缺少妥協婉轉的修養,寧願打落牙齒和血吞的臭性格。

  靈覺清明的心就是天,欺心就是欺天,事心就是事天,這應該是宗教徒,尤其是天帝教徒最上佳的修持心法。

  從我的日記,包括「靜思悔過廿一天手記」,可以讓各位同奮了解這十年我是怎麼走過來的,十年回首,真有不堪回首的感歎,各位同奮也是一路走來,也會跟我一樣有面對這些過程的內心的記錄。

  此外,在我的日記中還有師尊證道百日,民國八十四年四月五日的早上,我跪在無為居裡師尊常坐的藤椅的前面,默默的向師尊報告:您老人家走了,我將要面對十大危機的挑戰,請您老人家給我智慧、信心、力量。就在那一剎那間,我感受到師尊的開導,師尊告訴我:

  一、依據《教綱》建立制度。

  二、依據教義落實信仰,

  三、正大光明自然得道者多助。

  四、行穩致遠,不倖進,不躁進,一步一腳印。

  我告訴我自己:

  我有信心,我一定可以突破同奮因父親證道所產生信心危機、信仰危機與信任危機,我要用「先之,勞之,無倦」進出父親證道後的陰影,僅管父親大樹倒了,我仍然以小樹不斷的增長,依據制度建立起合情、合理、合法天帝教的制度,要讓父親永遠活在同奮的心中。

什麼是十大危機?

  首先是信仰、信心與信任的三信危機。師尊在的時候,同奮非常依賴師尊,師尊講什麼大家就做什麼,凡是師尊講的,我們去做了,就可以得到師尊的護佑,等於大家都在師尊的大樹下接受保護,從來不用去想:要信仰什麼?信心建立在那裡?的問題。因為同奮信任師尊,所以很自然的有信心與信仰,師尊一證道,「大樹倒了!」,信心與信仰好像也落空了,有些同奮就到外面去找不同的樹,那怕只是一顆小樹,也希望可以得到小樹的保護,這是師尊證道後當時教內的實際情況。

  第四是教義的危機。師尊說:萬事莫如救劫急。所以在復興的初期,沒有特別要求同奮研究教義,對教義的理解並沒有深入到同奮的心裡,前面的三信危機主要就是因為對教義的認知不足,同奮對天帝真道的認識少了中心思想。

  第五是教財的危機。師尊在人間主持教政的時候,大部分的教財支出是由少數同奮承擔,師尊證道後,兩岸關係愈來愈緊張,台灣經濟愈來愈蕭條,大量資金外流,就爆發了教財不足的問題,就在民國八十六年提出「勤儉建教」,精簡人事與機構,落實預算制度,「正大光明,清白教風」與「勤儉建教」是天帝教通過教財危機考驗的精神力量與執行原則。

  第六是炁統傳承的危機。炁統就是師教,同奮參加靜坐班,從點道開始,在靜坐班的賜道名、傳法技、天人炁功、原靈合體都是炁統傳承。

  師尊主持了正宗靜坐班十期、先修班十三期,一共是廿三期,就是炁統傳承最重要的見證,師尊在八十三年十二月廿六日證道,民國八十四年二月十九日我就接辦先修第十四期,依照師尊的交代以道鼎做為炁統傳承的信物,「見鼎如見師」,每一次點道傳法的時候,先請道鼎,這是炁統傳承的信物。

  從民國八十四年二月十九日的先修第十四期,到今年七月二日在天極行宮完成第廿七期靜坐班的訓練,我在台灣地區完成十四期的靜坐班。現在在美國洛杉磯是第九期靜坐班,師尊辦了二期,我從第三期到第八期辦了六期,在西雅圖辦了四期。在日本辦到廿二期,同時辦了一期傳道、傳教班、三期複訓班,在師尊證道後,在台灣與美國、日本一共有三千四百九十六位同奮完成正宗靜坐班的訓練。

  第七是美日國際弘教的危機。師尊在「囑咐全教同奮書」說:在美日國際弘教基礎上,積極弘揚天帝真道。師尊特別強調美日國際弘教的重要性,我是在一九九七年八月六日第一次到美國弘教,到今年二00六年五月四日是第十一次的美國弘教。在民國八十五年四月六日第一次到日本弘教,到今年三月十六日,已經到日本有廿一次的弘教,北邊到北海道,南邊到鹿兒島,訪問一百一十個以上的日本同奮家庭。

  第八、弘教幹部中斷的危機。師尊證道後,我大量起動了師尊親手培育的前期的菁英,從民國八十四年七月六日開始第五期師資高教班,到今天的第六期傳道、傳教班,一共辦了八期的全教精英訓練,培訓九百九十七位傳道使者與傳教使者,我自己認為為天帝教儲備了二百位的領導人才,在未來的十年裡,這二百位中堅幹部一定能夠將上帝真道落實在人間。

  現在天帝教的組織,在極院系統下有樞機院、傳道使者團、內執本部以及十三個委員會,有天人研究總院下四大院與二個學院,有三大道場與四個輔翼團體,一共有三十個機構。弘教系統在始院下,包含美國教區、日本國教區,有十二所教院堂。在中華民國主院下,有四個教區–北部教區、中部教區、南部教區、東部教區,掌院、初院有廿一所教院、廿三所教堂、二所親和所,一共是四十七所,總合起來是八十九個機構。

  今後教院的發展目標:

  一、台灣地區:落實現有的組織結構。

  二、國際教區:以美國、日本做為起點,普化全球。

  三、大陸地區:是未來我們救劫弘教的重要地區。

  四、網路教區:網路世界無遠弗屆,通過網路教院來傳播上帝的真道。

  第九、三大道場持續的危機。

  三大道場的危機有人的因素,也有整體開發計劃的因素,師尊的原則是:一切要合法。

  最後是天人關係的危機。天人關係就是天人親和。宗教都有感應,有天人親和與天人交通,才有天人合力的奮鬥,這是天人關係最重要的部分。師尊一再強調:天帝教是有組織、有制度的宗教。天帝教天人關係的基本精神就是以組織、制度的體制運作。

  面對十大危機,我是根據「道統、法統、炁統」做為十年奮鬥的指導原則:

  第一、道統。中華文化的道統是以「人心惟微,道心惟危,惟精惟一,允執厥中」為道統傳承的心傳。天帝教的道統就是道統衍流,從第一代 上帝立教,第二代天化教「承襲帝統,繼開百世」,一直到五十五代,返本還原,現在是復興第一代,這是天帝教的道統傳承。從道統衍流中每一代的道統傳承的基礎是教義,天帝教的教義是《新境界》,道統的傳承就是以教義《新境界》的思想做為傳承。

  第二、法統。《教綱》序言:

  為期帝教普化全球,永垂萬禩,須有建教憲章,宏化方案,職責所在,決訂天帝教教綱,以為啟迪佈化之依據。爰於本年元旦開始,悉參考天人教教綱,玄思冥索,縝密規劃,草就教綱廿八條,附件十四宗。其中附件「天人禮儀」承崇仁大帝參酌取拾,經光統侍準,由我整理,全部教綱條文附件,均經我一字一句,逐條逐件,審慎斟酌,最後呈請 天帝御定,于民國七十年五月十九日公布,本綱用觀厥成。

  深望本教同奮共遵共行,為教奮鬥,永垂寰宇。玆當教綱公世,用撰數語,永誌弗忘。

  《教綱》即是師尊所講的天帝教的建教憲章,就是天帝教組織制度的依據。

  第三、炁統。炁統就是昊天心法,炁統這個名稱見諸《宇宙應元妙法至寶》第三十頁。師尊指定以《宇宙應元妙法至寶》做為炁統傳承的精神。

  師尊說:當我為同奮打開天門的那一剎那,我的炁就進入到同奮的身上。今天不管是前期同奮還是後期同奮,只要一經點道,各位同奮的氣就與師尊的炁交流,各位同奮的心就與師尊的心相印,這就是炁統的傳承。

  各位同奮!天帝教是以三統做為立教基礎,道統的教義是天人實學,法統的教綱是組織制度,炁統的心法是本師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