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北京大學訪問歡迎茶會致詞-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6/04/29

  各位貴賓、各位同奮:大家早安!

  歡迎來自於北大哲學系的朋友們!

  首先我要介紹涵靜老人,天帝教首任首席使者。

  涵靜老人出生在一九0一年,一九一九年在上海讀書,是中國公學的學生,受三位老師的影響,第一位是胡適先生,第二位是王雲五先生,第三位是于右任先生,于右任先生是我父親涵靜老人的國文老師,我父親曾經告訴我:于老師教大一國文的時候,沒有課本,第一天上課時手上拿著一支粉筆,穿著一身灰色的長袍,走進教室之後,就在黑板上寫下了宋儒張橫渠先生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就這四句話整整講了一年,等於是一部中國思想史。這四句話影響了我的父親涵靜老人的一生。涵靜老人的思想淵源是接受胡適先生的杜威哲學,接受王雲五先生的實學實用精神,接受了于右任先生啟蒙的關學精神。

  涵靜老人在一九一九年的時候參加了五四新文化運動。他自己說:幼年沐浴於儒家的文化,年長後又孕育在道家的思想。這是他老人家的夫子自道。而最重要的,五四新文化啟蒙運動有二個精神,一是科學,一是民主。我們有出版一本書《天聲人語》,這是他老人家八十歲生日的紀念文集,收集了他老人家為台灣新聞自由的貢獻,一共有一百九十幾篇文章,完整的表達涵靜老人對台灣地區的民主自由、新聞自由所做的的貢獻。

  有關科學,五四一代的老友們在聚會的時候,有些五四老友就對涵靜老人說:你對民主的貢獻可以肯定,但是你對科學卻是背道而馳。涵靜老人就對五四的老友們說:我從丹學道家留下來的遺產中身體力行修持,我以自己的肉體做實驗室,現在我以自己的肉體證明中國道家實踐的生命科學。涵靜老人以為丹學道家是中國傳統的生命科學,今天生命科學已經成為世界上的顯學,涵靜老人依據丹學道家的傳統修持,一直到九十五歲證道,證明了丹學道家傳統文化中最豐富、美好的科學,涵靜老人留給我們的經驗傳承,稱之為天人實學。

  然後我要說明天帝教的思想,天帝教的教義是涵靜老人在一九四0年的時候,在華山白雲峰下的大上方,通過自己的思考、研究,提出的「新宗教哲學研究體系」,主張宗教、哲學、科學三結合,提出心物和合一元二用的觀念,這是新宗教哲學研究體系的基本精神,認為心物本是一元,而且是道的兩面,因此是心物和合一元二用。第二是「聖凡平等」,我個人以為這是涵靜老人繼承了書經「聖妄念作狂,狂克念作聖」的思想,認為聖是凡人成就的,富貴、貧賤都不是天生、天賦,是人自己奮鬥創造的成果,一個人的組成是身、心、靈三結合,所有的生命都有這三部分,心與靈兩部分最為超越,所以是「聖凡平等」。

  涵靜老人追求三個目標,第一是「宗教大同」,第二是「世界大同」,第三是「天人大同」。當全世界還正陷在意識形態的鬥爭中時,涵靜老人已經先告訴我們:今後人類將面對的是另一場戰爭,那是宗教戰爭。因為宗教是排他的,所以他要努力於宗教會通的工作,通過宗教的會通、交流與合作達到宗教大同,讓人類化除一場宗教戰爭。他對宗教合作的指導原則是二句話,第一句是「敬其所異」,宗教都有不同的思想體系、禮儀與絕對信仰的中心,必然是相異的,必須要相互尊重。第二句話是「愛其所同」,宗教都是與人為善、勸人為善,必須相合所有的宗教的共同點,愛其所同。涵靜老人指導天帝教的同奮說:「信仰天帝教的同奮仍可信仰原有的宗教」。現在我們正通過帝教總會來與廿七個宗教會通,這是我們努力的方向,我們還要持續做。今天我們憂慮人類最大苦難的根源來自於宗教的衝突,二00一年的九一一事件爆發了,這就是宗教的衝突,我們要更加努力去完成宗教大同的工作。

  第二是世界大同,世界大同是中國人至高的理想境界,當在各大宗教的指導與鼓勵下,全世界的人都能與人為善、勸人為善,都在為善的時候,世界就必然大同了!

  最後是天人大同,我們認為樂土、天國就在人間,就在我們腳底下的土地上,我們要珍惜這塊土地,這塊土地是人類長遠生存的空間,才可以迎接天人大同世紀的到來。

  更重要的,涵靜老人提出整個宇宙不是靜止的,是動態的,這個動態的精神來自於中華文化傳統生生不息的精神,來自於中華文化天人合一傳統的傳承,稱之為「萬有動力」,認為宇宙一切的事物都在動,動者亦動,靜者亦動,所以不斷的變化、創造、生生。

  各位來自於北大的朋友們,都是同道,因為我們共同在中華文化的道家、儒家文化中一起奮鬥,我認為這是我們共同的天命,就是我們共同的使命方向,也是我們在未來共同合作、交流的精神所在。涵靜老人繼承了天人合一的思想體系,更繼承了生生和諧的人間法則,一個是天人合一,一個是生生和諧,涵靜老人反對戰爭,主張宇宙是通過和諧才能生存下去的道理。

  涵靜老人告訴我們: 上帝賦予宇宙生命三種不可剝奪的權利,也是三種不可以放棄的價值:

  第一是普遍平等生命的尊嚴。凡是宇宙間的生命, 上帝都賦與生命的基本尊嚴。

  第二是共生同榮生存的和諧。生命與生命之間, 上帝賦與生存和諧的法則。

  第三是自由選擇生活的幸福。 上帝賦與每一個生命對生活幸福的選擇,也尊重每一個生命的選擇。

  這三個觀念都來自於聖凡平等、天人大同,來自於中華文化的天人合一、生生和諧的思想。

  最後,我要介紹自己,我是一九二六年出生,我們這一代是中國最苦難的一代,出生時就有內戰,成長在對日八年抗戰,在戰爭中成長與學習,我是以同等學歷考上大夏大學,在學科考試通過之後就參加了新聞工作,離開上海就到了台灣,我從事新聞工作十八年,又在淡江大學教書三十六年。我第一次進入到北大,是在八九年的五月四日那一次的五四紀念的學術研討會議,在五四的搖籃去體會了一次有意義的紀念活動,我所嚮往的北大是一個多元、開放、自由精神的校園,也是努力於民主、自由、科學的校園,我很高興與北大的師生們分享自己的學術經驗與想法,我稱之為同道們的共同分享!

  謝謝各位的光臨,也謝謝各位的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