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社員大會演講-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6/04/22

  今天是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第十屆社員大會,我們共同來回顧創辦人的精神,讓這個精神傳下去,以我們應該努力的方向持續不斷發展下去。

  宗教哲學研究社的成立是在民國廿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宗主的指導之下,師尊在上海成立了第一個宗教哲學研究社。當時宗主正在南京推動天德教在京滬地區建立弘教據點,因為是訓政時期,宗主想要建立的弘教據點不能直接使用天德教的名稱,這是當時的環境比較特殊的一點,像同善社、萬國道德會、紅卍字會等等,這些團體都屬於本土性的宗教團體,但都不是以宗教之名成立。宗主先是計劃以「天德社」的名義來成立,但是沒有得到許可,師尊對宗主承擔地說:我負責在上海成立。「宗教哲學研究社」這個名稱是師尊建議的,宗主非常支持,這是「宗教哲學研究社」的起源,民國廿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正式在上海成立,師尊在上海宗教哲學研究社成立大會時,當時還沒有剪彩的方式,師尊特地請宗主為上海宗教哲學研究社設在白克路的社址完成了掛牌。

  上海宗教哲學研究社的社址設立在一個四開間寬闊的上海式石庫門房屋,因之走進去有一個很大的天井,於是在大門內的地方修了一個照壁,等於是一個大屏風,就想在上面寫上廿字真言,但是四行二十個字寫在一起仍然顯得單調些,參加籌備人之中有一位孫佩兮老先生,建議廿字真言用圓的方式寫在上面,廿字真言寫成圓,中間還是空的,孫佩兮老先生是一位畫家,就拿起筆來寫下篆體的「心」字,紅心標誌就是這樣來的,宗主最滿意紅心,宗主說:這就是誠心、仁心、愛心!後來還有一個神奇的傳說,是孫大成的妹妹孫淡寧告訴我的,她說:宗主開光後,到了晚上,廿字真言與紅心都會泛光,還有記者來採訪,也到後面去檢查,很平常,沒有什麼特別加上什麼東西。

  上海宗教哲學研究社正式成立之後,在南京的天德教同道就用上海成立的申請成立程序、大會記錄、章程做為藍本,申請設立,第三個社是在杭州,第四個社是在蘇州,民國廿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之後,在中國大陸的三十八個地區都建立有宗教哲學研究社。

  民國廿三年,師尊奉師命西北行道,廿四年五月十五日,陝西省的宗教哲學研究社在西安正式成立,這是師尊繼上海、蘇州之後成立的第三個宗教哲學研究社,成立當天,宗主告訴師尊說:應該由你來掛牌。宗主將做好的招牌交付給師尊,師尊接下了招牌就親自在宗哲社的大門口掛起來。

  民國廿五年,在中日戰爭還沒有爆發之前,宗主又要師尊到北京成立宗哲社,這是師尊成立的第四個宗教哲學研究社,之後在民國廿六年發生天德教的江山事件,全國六十四個宗教哲學研究社一起被要求關閉,唯一可以照常進行社務的祗有在西安的陝西省宗教哲學研究社,一直到民國三十五年為止,是僅存的一塊招牌。

  抗戰勝利之後,師尊到了上海,根據宗教信仰自由的憲法精神,希望能夠繼續維持宗教哲學研究社,因為師尊在精神上一直有很重要的天命感與責任感,牢牢記住民國廿四年五月十五日的時候,宗主親自將宗教哲學研究社的招牌交付給了師尊,後來時局變化,師尊全家渡海來台灣,一直沒有適當的機會展開宗教哲學研究社的公開活動,民國六十六年師尊從美國訪問回來,下定決心在台灣地區恢復宗教哲學研究社的公開活動,於是在民國六十七年一月十五日,依中華民國的法律規定正式成立了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在成立大會前晚,師尊交代了一句內心的話:從宗主的手上把宗教哲學研究社的招牌交付給我帶到西安,我再從西安帶到台灣,希望有一天再把宗教哲學研究社的招牌帶回大陸,帶回上海。

  各位同奮看《天聲人語》第三一五頁,標題是:

  為追求宗教大同、世界大同、天人大同而努力,

  迎接宗教哲學與科學相結合的時代。

  –為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成立獻詞

  這是師尊在民國六十七年一月十五日成立宗教哲學研究社的文獻,其中一段說:

  一個美國的宗教哲學家戈爾狄斯強調:「理想是不朽的,歷久彌新的。舊的理想可以被深深埋入土中,不見天日,但是,曾幾何時,這理想便有了新的生命,而以新的方式重新出現地面之上。」我們聽到這位美國宗教哲學學者說的話,我們更自豪,我們的列祖列宗,早已為我們留下了偉大崇高的理想,而且我們正在為這崇高理想,而作劃時代的大奮鬥。

  師尊要為「劃時代而大奮鬥」留下奮鬥的目標,主要的就是「宗教大同、世界大同、天人大同」。

  我們相信,時不論古今,地不分中外,所有人類的精神與物質生活,都必須仰賴宗教與科學的合理配合與平衡。

  這是迎接「宗教與科學」結合的時代而做出的宣誓。

  因此,我們不顧現實和未來可能遭遇的困難,毅然依法發起組織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

  –我們的目標:使宗教哲學與科學研究相結合。就是要用科學方法來研究和整理宗教哲學;用宗教精神來溝通和促進科學發展。以期達成心物合一。

  –我們相信:由於追求真理,宣揚宗教,期求人類在物質生活與精神生活相結合中,使人類在物質生活上,脫出縱慾、玩物、暴亂、與恐怖的末日。使人類在精神生活上,以人類的智慧,在最高的形而上的領域中,與多度空間的超人類智慧的境界合一,而達成天道人道合德的天人合一。

  最後是:

  –我們的最終理想,通過客觀的正確的系統的研究與探討,所獲致的結論,終將促進宗教大同、世界大同、和天人大同、最後最高境界的實現。

  我們要根據三大目標–宗教大同、世界大同、天人大同,追求宗教與科學相結合而共同奮鬥。

  在玆第十屆會員代表大會時,我們也要檢討從民國六十七年到今天,我們做過了什麼?

  第一、師尊成立宗教哲學研究社兩年後,六十八年四月廿八日,在淡江大學中正堂以宗教哲學研究社理事長兼導師作第一場的演講,主題就是「天人合一」,這是第一期正宗靜坐班的開始,有了宗教哲學研究社的第一期、第二期正宗靜坐班,才有民國六十九年十二月廿一日天帝教在台灣的復興。

  第二、推動宗教大同的工作。師尊親筆寫下「天帝教信徒仍可信仰原來的宗教」,就要結合所有的宗教徒共同來搶救三期末劫,共同為傳播上帝的真道而努力,根據這個精神,同奮信仰天帝教之後還是可以參加其他的宗教活動,以宗教會通、宗教交流達到宗教大同的目標。師尊在人間的時候就推動宗教的會通,開始有天帝教、一貫道、軒轅教的三教聯誼,天主教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派一位樞機主教到台灣來訪問師尊,他問師尊:教宗最希望了解你們是怎樣建立宗教會通、宗教大同的進程呢?你們將怎麼做?師尊告訴他:就是「敬其所異,愛其所同」。他再問:「敬其所異,愛其所同」怎麼做?師尊說:宗教都有相異之處,教義、信仰主神、儀規不同,都應該相互尊敬,宗教都是與人為善、勸人為善,這是宗教教化共同的地方,要結合起來,這是宗教在人間往來最好的貢獻。我們要感謝宗教哲學研究社歷屆的理、監事們,他們一直是依據師尊的精神,為了宗教會通、宗教大同而不斷的努力。在理論研究上是通過宗教哲學研究社在會通、交流,在宗教活動上是通過帝教總會在會通、交流。

  第三、宗哲社在一九九0年開始與大陸中國社科院交流,一九九二年第一次與社科院在西安進行學術研討會,之後每逢西元的雙年,已在中國大陸西安、北京、成都、南京、昆明、蘭州舉行了七次學術研討會,每逢西元的單年,在台灣地區舉行六次學術研討會,這是師尊交付的任務,宗哲社也持續不斷的在做。

  今後,宗教哲學研究社就是天帝教與其他宗教會通的平台,我們已經開始了與大陸會通的學術研討,前年開始,又增加與日本宗教研究學者的會通,今後更要擴大與美國、歐洲的宗教學者、學術研究團體交流,發展宗教哲學研究國際化是我們未來要做的努力。

  同時,我們還要持續深化在大陸地區的發展,從今年開始,與北京大學合作,在北京大學成立涵靜老人講座,推動宗教與科學的研究,四月三十日邀請北大哲學系的教授們在天極行宮舉辦「海峽兩岸生命文化」講座,並且與宗教哲學研究社的理監事、學人做學術性的對話。

  最後,我們共同奮鬥的目標是要將中華民國宗教哲學研究社的組織,遵循師尊的精神,將招牌在大陸上海掛起來,完成師尊的心願。這是我們共同努力的方向,請全體社員一起來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