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九十四年度第一次開、引導導師養靈營講話-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5/05/25

  我一直不想談這一段身路、心路的歷程,但為了讓所有神職同奮瞭解師尊為什麼要建立教義?建立天人實學?進而幫助大家了解天帝教從道統、法統到炁統的傳承。今天從我自己的心路、身路歷程講起。

  我一貫的認為師尊到人間來的時候,就要我們跟隨著他老人家後邊一起來。我追隨師尊學習,就在他後面接下他老人家留下來的工作任務,尤其在人道上一直是如此,在華山如此,西安如此,蘭州如此,台灣前期的福台公司、自立晚報也是如此。只要師尊開始做一件大事,我都會先了解他老人家想做的是什麼?以便我才能接的下來處理,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在為完成師尊未了的天命任務而努力,因為我追隨師尊到人間就是為了接續完成他老人家未了的天命。

  我在華山的時候,跟著師尊讀過很多書,包括《李玉階先生年譜長編》後面附錄的書,尤其是師尊的宗教藏書,我很好奇,也都選著去讀,我讀過一部《洞冥記》,那是明代末期的一本民間宗教書,在那本書裡就說中皇關聖已經接任了玉皇上帝在天界的職位,二十幾年前在台灣中部出版的《天堂遊記》、《地獄遊記》等善書,很受歡迎,事實上,這些主要內容都是來自於《洞冥記》,在師尊的藏書裡有二部《三國志》,事實上一部是《三國志》,一部是《後漢書》。《三國志》裡有張道陵的傳記,也詳述了五斗米道和太平道的記錄。

  我們同奮大多數認為天人炁功是來自於宗主的精神治療,在我讀過的書裡,從太平天國的記錄,從《洞冥記》的記錄,從《三國志》與《後漢書》的記錄,都有特別強調宗教上的神療,亦就是精神治療或天人炁功,這是傳統的中國宗教都常有的濟世渡人方法,但是因為被簡化稱為符咒治病,加上了迷信的色彩,甚至是將這些普遍的宗教行為都歸結為白蓮教邪教行為,其實白蓮教與這些宗教並不一樣,白蓮教是南宗時代彌勒信仰的宗教與來自於波斯灣的摩尼教結合而成的民間宗教,與太平道、五斗米道、正一教全無關連。

  我在抗戰的時候,在西安、華山、蘭州,後來到大後方,直接的、很好奇的去看過很多的宗教與他們秘密的活動,看過紅卍字會道院、文教會、救世新教會,看過回教清真寺,我也看過二個秘密宗教的活動,一個是跪香道,又稱拜鴉教,一個是聞香道,我也看過梅三仙,甚至僵屍,當時都是因為好奇而去觀察,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當春劫啟動之後,萬教齊發,應該了解我們週遭的其他宗教的活動,才能面對萬教齊發的春劫,我回想當時所看過的書,實際參與訪問過的宗教活動,我感覺到這是為天帝教在萬教齊發的春劫中做好準備。

  先從中國歷史上的宗教事件談起,第一是東漢的太平道。東漢就是因太平道的黃巾之亂而終結了統治的權力。第二是五斗米道,從張陵傳到他的子張衡、孫張魯,當時稱為鬼道。張魯以政教合一,曾在四川與漢中地區維持了三十年的太平盛世狀態。第三是太平天國。最後是義和團。這些宗教事件的發展,最後變成了災難,我稱之為「教禍」,是宗教所造成的災難與禍害。宗教能提昇人性,但是宗教也會腐蝕人性,這是任何一個宗教在發展的過程中最值得關注的問題。宗教是來救劫?還是行劫?大多數的宗教是為了救劫而來,但是最後卻形成了行劫的宗教,小的形成家難、教難,大的形成國難,成為一個時代的大動亂,這就是水能載舟、水也能覆舟的道理,宗教可以救人,宗教也會殺人。從師尊留下來的記錄裡,我們清清楚楚的看到師尊建教的慎重,師尊他殫智竭慮地手訂《教綱》,稱為天帝教建教憲章,師尊以教義《新境界》為「道統」,就是要走上宗教傳道與傳心正常發展道路,真正將道落實在人心與人間。師尊所建立的法統與炁統,在《教綱》第三章「天人親和」以「教魂」規範了天人親和,為「傳佈天帝真道,曉諭天帝意旨,以探求宇宙最後真理,充實本教教義,絕對不談個人休咎。」,並嚴格地規範了天人交通與天人炁功,絕對不允許有神道設教與符水治病的做法,如果我們不能始終將天人炁功導之於正,天人炁功將是天帝教的亂源,如果我們不能正規處理好天人交通的作業系統,天人交通將是天帝教的禍根。

  在歷史上的宗教事件,第一是太平道。西漢成帝時出現一本「神書」為「太平經」,到東漢順帝時,完整的太平經有一百七十本,在華北的河北、河南、山東等地區活動,成為「太平道」宗教,領導人是張角三兄弟,張角以黃老思想引入太平經,出生於河北、山東交界一個貧民家庭,自稱大賢良師,通過天人交通,託說自己有神靈隨時在指導,第一批弟子有八人,再加上他兄弟三人,一共是十一人開始創教,最主要是用神療,他給八位弟子每人一支九節杖,代表神的授權,看病的時候先要人跪著,然後以神杖放在那人的肩頭上問:你認不認錯?叫做「首過」,就是自首悔過,然後會要求面朝東對著太陽叩頭,向太陽認錯,然後以神杖在盛滿水的水盆上畫符,以符水讓人喝,再告誡他不可以說謊話,行善事,形成了太平道的教團,以張角為中心,建立起三十六方,小的方有七千人到八千人,大的方有一萬五千人,每一方設一個渠帥,等於政教的領袖,管理那一「方」地區,教徒的生活都是由教內管理,不到十五年的時間有了三十七萬人的信徒。

  接著張角四處傳播:「蒼天將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在各大城市的城牆、熱鬧的地區寫上「甲子」的字樣,緊接又傳播第二個訊息:「神移新主,不佑舊帝。」以各種的讖緯來表達天意。張角又說:漢高祖是青帝,青帝是蒼天。自稱是「黃天太平」,就是甲子年那一年,天下要改朝換代。甲子年那一年亦就是漢宣帝元年,開始出現了以「致太平」為號召的黃巾之亂,但沒有半年張角病亡,黃巾失去了通神的神靈管道,也就失去了領導中心,很快就崩潰了,教徒流散到長江流域,包括湖北、湖南、四川、江蘇、浙江、福建等地,前後三十年的黃巾之亂,造成了天下大亂,我們需要嚴肅注意太平道的「符水治病」、「首過」的傳教方法,以及張角以靈媒通神自稱代天宣化的神秘設教的過程。

  第二是清朝末年的太平天國。洪秀全是廣東花縣人,一位儒生,但是四次參與考試落第,這個打擊使他生病了,在生病的時候,他自己說看到有一位黃金顏色頭髮、穿深顏色大道袍的老人坐在上面,洪秀全跪在那裡,那個老人對他說:你還曉得回來!我給了世人糧食、衣服,但世人不知道感恩,反而去向魔鬼頂禮,現在我要交給你一個任務,你用這把劍斬殺天下的妖魔,你要完成你的任務,有困難我會幫助你。他病癒後,偶然走到一座基督教的教堂,看到耶穌的畫像,他說我看過他,他就坐在老人的旁邊,他接受了基督教的經典,他說:那個金髮老人就是 上帝,我們的天父。於是就開始出來傳教,他說: 上帝是我的父親天父,耶穌是我的哥哥天兄,我是他的弟弟。稱天父、天兄、天弟為新的三位一體。他與最好的一位朋友馮雲山一起進入到廣西傜族地區,建立了「拜上帝會」,他以天地會秘密會道門為基幹,自稱奉天父之命「斬邪留正」,建立起武裝力量,一路從廣西、廣東打到湖南、湖北,到南京,將南京稱為天京,建立了一個神權為中心的太平天國,宣稱:從此天下太平,大家都可以進入到天父的天國。他稱 上帝為皇上帝,稱耶穌是天兄,他代表皇上帝與天兄,為治理世界萬邦的人間真主,他許諾進入到天國的人民可以「日日有衣有食,無災難,今世平安,永世有福」,只要參加教團,就可以分享「有田同耕,有飯同食,有衣同穿,有錢同使,無處不均勻,無處不飽暖」,因為他主張打倒孔家店,毀棄儒家經典,才有曾國藩這一批中國傳統知識份子起來衛道。太平天國為了分配權力,出現各種以天人交通,以神權立國統治,太平天國的崩潰,外在的因素是中國文化傳統知識分子的衛道,內在的原因是神權立國、神權治國,例如在「太平天國史」中記錄後期天京的神道、神權的怪現象,以東王楊秀清、天妹洪宣嬌假傳 上帝意旨神意,事實上是濫殺與暴力。洪秀全自稱為贖罪主,代表天父皇上帝執行神權,東王楊秀清自稱贖病主,替人看病,同樣是以符水治病發展群眾,終以天人交通的裝神弄鬼爭權奪利而崩潰。

  第三是五斗米道。張道陵本名張陵,是東漢時期的人,間有悟道,帶領家人進入四川,在鵠鳴山證道,他說是太上老君親自帶領他證道,開始建立五斗米道的組織,建立了二十四治,就是二十四個教區,每一個治設一個祭酒,以「神鬼設教,道民互助」,亦以符咒治病,看病的方式要填寫悔過文書,一份在山頂上燒化,一份在地上挖一個坑燒完放進去,一份燒完放在河裡,說是呈給天官賜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天官是堯,地官是舜,水官是禹,稱為三官大帝,先向三官大帝稟報,然後再以符水治病,病癒後就捐五斗米給天倉,信徒每年有三次聚會,一次是元月十五,一次是七月十五,一次是十月十五,元月十五是天官的生日,七月十五是地官的生日,十月十五是水官的生日,聚會的時候向神供獻米與金錢。張道陵死後,他的獨子張衡為嗣師,衡死媳婦當家,將法術傳給衡子張魯,時有五斗米道一治祭師張修領軍從四川入漢中,在漢中建立新的五斗米道,正好是黃巾作亂的時候,當時四川的軍閥劉焉命張魯的五斗米道襲修,張魯殺了張修,集中政權、教權,在漢中建立起五斗米道的教壇,張魯以鬼道設教,自號君師,政教合一統治了三十年,政教合一的地方權力中心為祭酒,祭酒主持省懺、首過者捐五斗米,可以修路,來作功德、行善,於是漢中的交通、農田、水利都做的很好,在路邊設義舍,義舍置糧食、肉、菜,任何路人都可以量腹進食,後來曹操征服張魯,將各治遣散,將張魯全家遷移到洛陽一帶監視,張魯就死在洛陽。

  最後是義和團,又稱義和拳。根據大陸學人馬西沙的研究,義和拳是從八卦教發展出來,八卦教是從真空教而來,在山東地區是一個有長久歷史的宗教,現在的紅卍字會都屬於八卦教的一支,其他還有真空道、先天道等,八卦分文卦與武卦,乾、坎、艮、震是四文卦,由文聖人領導,巽、坤、離、兌是四武卦,由武聖人領導,文聖人教的是氣功,武聖人教的是拳術,義和拳就是義和團的前身,還有一支是坤道,稱之為紅衣健婦營,即是義和團時期之「紅燈照」的婦女組織,義和拳與紅衣健婦營在練拳的時候,口唸咒語為:真空家鄉,無生父母,現在如來,彌勒我祖。」十六個字只唸前面八個字,等到要打仗的時候,唸完這八個字,就一拉衣服喊一聲:「佛祖出現!」自稱可以刀槍不入,最後都莫名其妙的犧牲了。

  宗教本來是為了救劫、救人而來,從太平道、五斗米道、太平天國到義和團,最後卻變成了行劫與殺人的工具,了解這些發展的過程,真的要讓我們有所警覺與警惕。師尊在《上方恩深記白雲》有一段記錄:

  導師在京滬一帶,時與本教忠誠諸道長互相過從,縱談教務,眾對陝西教務之進展,導師維護道脈之苦心,無任欽佩。惟深覺本教廿字箴言僅為做人做事之信條,精神治療亦不過啟發信仰之工具,對于文化水準較高之輩,不易感化折服,需有適應時代之中心理論,方能堅定信心,維持悠久,本教今後之能否發揚光大,全繫於此,咸請導師注意。導師深以為然。

  這是在江山事件之後,師尊回到上海與天德教的老道長們交換意見,得到這個結論,這也是師尊在華山完成《新境界》的主要動力之一。

  在第廿八頁還有一段紀錄:

  楊子紹時代執教務,度化闡揚不遺餘力,備著辛勞,偶惑異端,轉移信念,導師迭據報告,深知信教自由,無可非議,但楊子既受付託闡化重任,倘不糾正是非、辨明邪正,誠恐動搖教基。導師乃於廿七年一月間,下山來省調整,令楊子赴華山休養,命惠子春波任宏教師,繼續負責。

  當時是楊紹時去信了拜鴉教的跪香道,跪香道是你進去之後跪在那裡,有人用硃砂筆在香上點一段,香燒到那裡就可以起來,每枝香有一呎多長,主要就是跪香,有病可跪香痊癒,最吸引一般人的是通靈,跪香讓你可以聽到、看到無形世界的事。

  因為師尊有前期的宗教經驗,所以師尊要在天帝教復興之後,首先制定《教綱》,作為救劫弘教的依據,現在我要重新整建天人炁功,因為我不可以讓天人炁功成為天帝教不正常發展的亂源,我同時要重新建立天人交通的作業程序,不希望天人交通成為天帝教的禍根,也是本於師尊的基本原則,師尊尊重的是制度、組織,天帝教的天人交通有教義、教綱的理論與原則,天人親和訓練的方式是師尊在人間建立的制度,師尊對天人交通的規範是用來豐富帝教的教義理論,不談個人的休咎。

  十年來我同樣是堅持做到師尊訂下來的原則,我是第一代的天人交通,但是當天帝教復興以後,我從來不對侍生接下來的聖訓表示意見,我堅信師尊有他的靈覺判斷,有自己的選擇,當師尊證道之後,我所做出的是那一些聖訓公佈,或那一些聖訓不公佈的選擇而已,是依據師尊在《教綱》定下的三大原則:

  第一、傳達 上帝的意旨。

  第二、豐富天人實學。

  第三、不談個人休咎。

  天帝教有正式的組織,從無形到有形的組織形成一個完整的系統,從帝教總殿的無形極院,到人間極院來對應無形極院,從事天人交通一定是在這個組織系統內制度化的工作,師尊在天帝教復興時,首先制定《教綱》,就是要以組織、制度一代一代傳承,可久可遠的發展下去。

  師尊在《新境界》的緒論裡說:「宗教必須具有常住不滅的革新精神,方能為人類之傳統信仰,而保持宗教本身長存價值。」意涵著宗教要不斷的革新改進中提昇,但是宗教在運動的過程也是兩面刃,既可以傷人,也會傷到自己。天帝教的天人關係是「無形運化有形,有形配合無形」,這個原則一定要把握好,我希望同奮「永不迷失,永不退轉」,這是我每天祈禱的二句話。我們面對的不是帝教一時的興衰,而且是一個與宇宙共始終的長遠發展,歷史是一面鏡子,大家已經可以看到,如果單純以「神通設教」、「符水治病」,將來只會走上自取滅亡的路,我們要回歸教義、教綱,走本師世尊手訂的組織、制度這一條大路!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