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傳訊使者會議中講話-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5/05/14

  這是天人親和院成立以來,第一次傳訊使者會議。

  我們傳訊使者有責任通過共同的努力再充實天人關係,我是華山時期一直到台灣初期的天人交通侍生,為天帝教接傳了最早的天人之間的訊息,但是也因為在那個階段的一件重要的天人交通訊息,使得師尊有長達五十年以上的時間受到天德教同道們的誤解與污衊,那就是宗主在黃山證道的同時,我接傳了無生聖宮的懿旨與金闕的玉旨,御命師尊接掌道統第五十五代天人教教主的天命,師尊面對雲海恩深,面對師恩難報的師生深情,與必須謹遵天命、服從師命,最後師尊以拜命而不昇座,面對了兩難,但是對天德教同道的誤解真是百口莫辯。這可以說是我從事天人交通工作以來一直耿耿於心的心結,我認為真正的天人關係在於人心的三信,就是信仰、信心與信任。

  我從華山追隨師尊以來,到了台灣天帝教復興,我深切的體認「成也是天人親和,敗也是天人親和。」我深深的認為天人交通與天人親和,不在於它的工具性,以天人交通而言,不在於侍生,而在於它的決策性,也就是掌舵的人,天帝教的天人關係不只是要培養天人交通技術人才,更重要的是要培養天人親和掌舵的人。

  一般以為中華傳統的、本土的宗教,只有儒教與道教,事實上本土的宗教很多,一本中國的農民革命史就是一本宗教發展史,從漢朝張角的黃巾之亂開始起,一路到白蓮教、太平天國、義和團。小的造成教難,大的肇致國難,像義和團的宗教團體就在近代造成了中華民族很大的災難。漢朝的張角是以太平經為主的太平道開始,太平經本來是一部非常好的經典,如果善以運用,中國早在東漢會出現一個符合時代與社會大眾需要的新宗教,但是太平經被張角用在黃巾之亂,造成了很大的災難,太平道宗教就湮滅了。第二是五斗米道。從太平道與五斗米道這二個宗教留下的紀錄來看,他們共同基本的精神是反對盗賊、反對欺詐,希望國泰民安、天下太平。盗賊是暴力的行為,詐欺是不善的行為,這二個宗教都是以去惡存善為中心精神,他們傳教的方法第一是長生,就是靜坐,第二是首過,第三是神療,如果導入正途,應該是一個好的宗教。師尊說過:宗教沒有正邪,宗教的正邪在於領導人的正邪。我們有很多同奮去過華山,上華山的第一個山門是五里關,五里關原來還寫著是天下第一關,清初有一個當地宗教的領導人突然發難,佔領五里關的天險做為據點,一開始祇有五、六十人,後來嘯聚到了三千多人,主要就是以宗教為號召,最後被平定了,三千多人無一倖免,從五里關至桃坪林的谷水都被血染紅了,都是信徒的犧牲,這是宗教帶來的不幸的劫難,所以我剛才說:沒有正確信仰的宗教,小的形成教難,犧牲信徒,大的帶來國難,整個社會大眾都要同受其難。

  研究上述各宗教主要的信仰力量都來自於天人交通,結合群眾的方法大多是使用神療,黃巾張角以神療組合群眾,五斗米道也是以神療做為號召,當這些宗教的領袖有了群眾之後就產生了更多的欲望,開始要將宗教變成個人的權力,變成個人的工具,並且是以神道設教的天人交通做為中心,師尊在《教綱》以天人親和做為教魂,就是要將天人交通納入組織制度,以公開、公正的方式建立公信力,才有正確的信仰、信心與信任。

  我們回顧天帝教復興以來,師尊在人間主持教政的時候,也發生過一些與天人交通、天人炁功有關的問題,我個人從代理首席使者到正式接任第二任首席使者十年來,也面對著天人炁功偏差所帶來的問題,與所謂天人交通偏差所帶來的問題,所以我說「成也天人親和,敗也天人親和」,這是真正需要我們仔仔細細思考的地方,我們如何突破這樣的危機?只有依據師尊留下的處理原則,以《教綱》的組織制度為準則。

  天帝教復興以後,師尊問我:你希望負責什麼?我向師尊請命,自告奮勇志願負責天人研究總院,我念玆在茲的是《上方恩深記白雲》的一段紀錄:

  導師在京滬一帶,時與本教忠誠諸道長互相過從,縱談教務,眾對陝西教務之進展,導師維護道脈之苦心,無任欽佩。惟深覺本教廿字箴言僅為做人做事之信條,精神治療亦不過啟發信仰之工具,對于文化水準較高之輩,不易感化折服,需有適應時代之中心理論,方能堅定信心,維持悠久,本教今後之能否發揚光大,全繫於此,咸請導師注意。導師深以為然。

  我認為如果我們沒有教義的中心理論思想,會像剛才我列舉的宗教的例子,造成誰掌握住了天人交通,誰就擁有神權權威絕對發言權與領導權,最後這個宗教就會被淘汰了,所以我在師尊證道之後,十年來我第一件大事就是整理師尊的天人實學,完成教義的系統理論,在有了中心理論之後,天帝教可以可久可遠的傳承下去,第二就是根據《教綱》完成組織的建制,現在是進入到第三個階段,要重建天人的關係,先重整天人炁功,再重新規劃天人交通。

  僅管我是天帝教第一代的天人交通侍生,自從正式停權之後,我就不再對天人交通表示任何意見,也不批判侍生的天人交通記錄,我尊重體制,我相信師尊的判斷,我也能夠了解師尊的用心。

  在我代理首席使者與繼任首席使者後,我在天人親和上曾經有過三次堅持。第一次是我以首席法權保舉九位同奮擔任樞機使者,結果無形核定觀察一年,第二年我呈表力爭一榜提名,最後無形決定是以實際拜命宣誓為準。

  第二次是 上帝詔命要我在代理首席使者期間成立樞機院,遴選第二任首席使者,我沒有完成,自請處分,我堅決請辭代理首席使者。等到代理二年期滿,是由光照樞機以輔教的身份代行首席使者職務。

  第三次是天赦年,我呈請天赦恩典淨空地獄,一開始我堅持請求空獄專案,最後是濟祖提醒了我,我才接受,改為淨獄專案。

  如何重建與再充實天人關係?首先要重新檢視我在華山階段接傳下來的《無形宇宙組織總成》,當時是以師尊在人間主持為建制,以人為本,現在師尊證道回天了,回到帝教總殿,主持無形極院,又主持春劫,無形組織的金闕系統不變,但是教政系統會調整,行劫系統不變,但是救劫系統會調整,原有天人關係的領導中心有了改變,整個無形有形組織結構也會跟著轉變,才能配合,符合「無形應化,有形配合」的原則。

  有些同奮沒有真正的深入了解,以為天人交通侍生是無所不能、無所不通,認為侍生既然是負責接傳無形給他的訊息,他祇要轉接就可以了。我要以大家熟悉的電腦為例,電腦使用不同的語言、不同的系統,是不是有相容不相容的問題呢?每一位侍生都有特定的天命任務,不同的侍生一如電腦會設定好不同的系統,當然會有一般共用的系統,但每一位侍生經過訓練都自成一個系統,各有專長,當有與那一位天人交通侍生的系統相合的訊息,無形才會將那個訊息交付那位侍生接傳,因為兩個系統可以很方便的銜接,達到適當接訊的效果。所以對於侍生傳達下來的天人交通訊息,是不是應該有一個合於組織制度的方式來核定?不可以是一種約定成俗的方法,也不可以基於個人的關係而定,即便是見諸於文字的資料也要經過一套完整的作業程序,所以我們要從充實天人關係開始,先要有所破才能夠有所立,天人炁功如此,天人交通如此,我們要下定決心來破一些似是而非的觀點,然後才可以立下一套公開、公正有公信力的作業制度。

  關鍵在天帝教是神秘性的宗教呢?還是革命性的宗教?如果天帝教是神秘的宗教,回到神道設教,那就沒有必要檢討與再充實。師尊說:天帝教是革命的宗教、人本的宗教。天帝教的天人關係要以人為本,由人間先提出檢討,不可以只是墨守成規,迷信威權,先有破然後才會重新立起來。

  最後我要提出三個原則:

  第一、天人交通班的參訓原則是嚴格選擇。天人親和體驗營的參加原則是開放學習,開放讓同奮體驗,自己來親身體驗天人交通,天人交通並不神秘,我們應該從理論到實務,讓同奮了解天人親和的正確性、神聖性。

  第二、天人交通不談個人休咎,是溝通天人文化。

  第三、天人親和是以救劫為重。

  最後,我個人認為現階段的兩岸關係已經有了突破,天帝教保台護國的時代使命任務達到初步的目標,這是我的第一個天命,我的第二個天命就是要再建立師尊證道以後的天人關係,先要培養天人交通人才,也要培育鑑定天人交通訊息的人才,要有更多的傳訊使者來參與這個工作,至於鑑定後的文字是不是首席使者批示公佈?這是人間的制度,可以依實際的需要建立,我們是以依據《教綱》成立的天人親和院運用組織制度的力量來面對,包括面對教內因天人親和、天人交通而發生的非常現象,我們要把握好天人親和這個舵,小心謹慎的處理,最基本的精神就是正大光明。

  最後我先在這裡留下正式的紀錄,我死了之後絕對不會通過非天人親和院正式的天人交通管道來表達我的意見。如果我死了之後,有人在天人親和院之外用我的名字表示各種意見,那絕對不是我,很容易鑑定,我現在先留下我的鑑定密碼,如果有人說是維生首席來了,要他先說出這個鑑定密碼,過去有人託言宗主,現在有人託言師尊,再來就會是託言維生,我絕對尊重制度。所以我們要在這個時候建立起制度,只有制度、組織才能面對各式各樣一時的逆流與亂象,而有所本的關鍵就在建立正式的組織與作業制度,天人炁功是如此,天人交通也是如此。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