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內執本部特別會議講話-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5/03/11

  極院是從民國八十六年十二月廿一日復興節開始建立內執本部,現在邁入了第八年,在風雨飄搖中,我們同舟一命突破了十大危機的考驗,我要感謝內執本部在座與不在座的同奮對我的支持。從師尊證道到內執本部建立前的三年,一路走來,一直到內執本部成立後的這八年,是各位同奮的支持,是師尊在無形的啟示,才有今天安定步入常軌的發展。

  對於這一次在三月一日正式通過實施的內執本部暫行準則,我首先要對大家補充說明構思與建構發展過程。

  第一條:

  天帝教《教綱》第十二條「教職」規定:本教極院首席使者以下,設置「輔教」、「翊教」等侍居內職十五級職分掌教務。附件「極院組織綱要」訂內職侍居執儀十五級職為「輔教」、「翊教」、「道通」、「都總」、「宏宣」、「道綱」、「文機」、「參贊」、「督理」、「淨堂」、「書記」、「主儀」、「守乘」、「化覺」、「知禮」。

  回歸《教綱》與落實《教綱》,是師尊證道之後,樞機使者會議最基本的教政原則。

  第二條:

  雖然回歸《教綱》與落實《教綱》為樞機使者會議確立之教政原則,但在實施過程仍以首任首席使者指示之「《教綱》本文不可修改,附件可依時代環境需要隨時調整」為指導方針,因此,因應現階段之實際需要,對極院之侍居執儀內職如何「分掌教務」?是依據內職侍居執儀十五級職之組織制度精神,於極院之中先成立「內執本部」,做為「分掌教務」之行政作業機制。

  第三條:

  自天運乙酉年.民國九十四年三月一日起,內執本部之十五級職分三級建制:

  一、領導層級:

    1、輔教:承首席使者之命,為本部首輔之職。必要時得代理首席使者職務。

    2、翊教:承首席使者之命,綜理本部全部事務。

    3、道通:承首席使者之命,協理本部內外協調事務。

    4、都總:協助翊教總理本部事務。

  「領導層級」的名稱在常務樞機會議中雖有不同意見,但是我堅持,因為《教綱》第十二條「教職」本文裡明文規定:首席使者以下設置輔教、翊教。就是以輔教、翊教發揮領導的功能,我認為「領導」有其正面的意義,是帶領這個工作團隊的責任,並不是代表著世俗的官僚化的體制而已。

  同時在《教綱》附件「極院組織綱要」規定輔教「承首席使者命,處理全院院務,遇必要時,得代行首席使者職權」,所以我在準則裡加上「首輔之職」的規定,以輔教做為「副首席使者」之職。「翊教」則是相當於秘書長,「道通」相當於副秘書長,「都總」是內執本部對內的總管,等於是主任秘書。

  輔教一人,翊教一人,道通在八十六年十月廿五日的六十一次樞機使者會議中決定,由樞機使者兼任,得有三人。至於都總在現階段仍然是以一人擔任為原則,由都總負責內執本部裡的協調工作。

  三、基礎道歷層級:

    11、書記。

    12、主儀。

    13、守乘。

    14、化覺。

    15、知禮。

  每一級職以「五年」為資歷。

  第三部分是基礎道歷的層級,從知禮到書記,共分五級職,每一級職是五年,這是以在內執本部裡的道歷廿五年為上限,持續在教內奮鬥的同奮可以外調為外職,所以這個層級是基礎的層級,也是道歷的層級,同奮在內執本部擔任專、兼職都適用這樣的道歷層級。

  二、專業分工層級:

    5、宏宣:負責弘化室工作。

    6、道綱:負責道務室工作。

    7、文機:負責中書室工作。

    8、參贊:負責大藏室工作。

    9、督理:負責督理室工作。

    10、淨堂:負責內務室工作。

  師尊在《教綱》對教財的規定是以自發奉獻為基礎,並沒有設置專責的管理機制,後來在弘教系統的教院組織裡是從管理中心分設出教財中心,內執本部也是依據組織、制度的原則,將大藏室歸於參贊。其他各室也是如此,一方面以《教綱》的組織制度精神為準,一方面參考行之有年的實務做出規劃。換句話說,在十五級職的垂直系統中間規劃有水平的專業分工,建構成內執本部的基本分工體制。

  第四條:

  規定道歷職務的劃分,由首席使者聘派。

  第五條:

  指出內執本部是首席使者的行政幕僚,這是基本事務的配置,是專業分工,也是分工合作。同時將每一室負責的工作內容對應弘教體系教院、教堂的分工。

  第六條:

  是道歷的規定,由翊教報請首席使者核定。

  第七條:

  是規定輔教、翊教、道通由樞機使者兼任。

  九十四年三月一日發佈的人事通報,輔教是光照樞機,翊教是光傑樞機,道通有光昌樞機、光思樞機。都總則由道歷主儀的緒我同奮擔任,同時緒我同奮仍然還暫兼中書室的文機。

  對於在內執本部的授與道歷也配合著在教內參與進修的資歷,以正宗靜坐班開始,逐步進修傳教使者、傳道使者訓練,再加上奮鬥的年資,形成這一次在內執本部初授的道歷。

  宏宣敏蛻、參贊敏覺、督理敏榜、淨堂敏憧四位同奮長期在教內奮鬥,早在內執本部之前,已經在首席使者辦公室的單位,或者弘教系統的教院、教堂參與奮鬥,且均有傳道使者的神職資格,都授與守乘的道歷。

  緒窺同奮還有待參加傳道使者訓練班,先授與化覺的道歷,鏡誥同奮是靜坐班結業同奮,專職的年資也還淺,就從知禮的道歷開始。緒星同奮授與化覺道歷。顯祥、緒期也是授與化覺的道歷,緒期同奮也還要參加傳道使者的訓練。

  這是第一部分新發佈的人事,對七年多來的內執本部工作做出新的人事配置,要請所有內執本部的工作同奮一本過去工作的實務經驗以及奉獻,繼續奮鬥。另一方面,內執本部本身基於新陳代謝與組織發展的需求,還應該引進更多的同奮來參與內執本部的工作,以內執本部的六室基於各室的實際需要,由現任的負責同奮荐舉,請輔教光照樞機、翊教光傑樞機針對內執本部的發展需求,做出必要的調整,適當充實內執本部的人員結構。

  至於內執本部的工作原則是只對內不對外,有事務上的需要是以內執本部的名義對外,不以個別的名義對外,內執本部是首席使者的幕僚群組成的工作團隊,所以對首席使者負責,決策的成敗由我負責,由我授權輔教、翊教、道通,他們都是根據首席使者的授權範圍來處理事務。但是內執本部的同奮仍然會有對外連繫、協調的工作,凡是在對外連繫、協調的時候,就是代表內執本部,代表首席使者,我不允許有三個聲音出現:

  一、不知道。

  二、不可以。

  三、辦不到。

  這是我一貫的要求,如果內執本部對外有這三個聲音出現,這是內執本部在管理上的疏失,過去幾年我們一直很注意,現在從三月一日開始新的人事配置,大家仍然要維護這個傳統。

  最近十幾天來,我不斷地從我的日記裡去尋找和回顧內執本部成立過程的心路與身路的記錄。民國八十三年十二月廿六日師尊證道了,在師尊證道的百日那一天,我在民國八十四年四月五日的日記上寫:

  父親證道百日,我的肩子也愈來愈沉重了,五日的清晨,我靜靜的跪在父親的身邊,默默的向父親傾訴,您老人家走了,我將要面對十大挑戰,第一是信仰危機,第二是信心危機,第三是信任危機,第四是教義危機,第五是教財危機。第六是炁統傳承危機。第七是美日國際弘教危機。第八是弘教幹部中斷危機,第九是三大道場持續危機,第十是天人關係危機。這十是大挑戰我都要一一的面對,請求師尊給我力量,給我智慧,給我信心。

  我還記下:

  顯然父親在無形開導我,告訴我四個原則:第一、依據《教綱》建立制度;第二、依據《教義》落實信仰;第三、正大光明,一切透明,自然會得道者多助;第四、行穩致遠,不行倖,不躁進,一步一腳印前進。

  這是我在師尊證道一百天那天的心情記錄與決定。

  八十四年四月十四日,那一天是陰曆三月十五日,我在日記中寫著:

  今天母親慎重的在光殿上,將每逢初一、十五超渡陰靈、精靈的傳統工作,巨細靡遺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指令都仔仔細細的叮囑我、教導我。母親說:當年宗主就是這樣交待給我的,我也這樣的交待給你,不可以疏忽,不可以兒戲,從四月份起,你繼續下去吧!

  師母就在那一年五月三日的生日摔了一跤,跌折頸骨,自此健康日見衰退。在六月中,我接續完成了正宗靜坐第十四期訓練,點道五百九十一人,結業五百五十五人,我在開訓時就公開宣布:有信心、有決心繼承父志,完成本期未竟訓練。而六月底的時候,極院開始面對教財危機,一直到八十六年十一月才正式的精簡組織,建立開源節流的體制。我在這裡留下一段記錄:

  我有信心,一定可以突破同奮因父親證道後所喪失的信心、信仰、信任危機,我要用先之、勞之、無倦,走出父親證道後的一切的陰影,儘管父親的大樹倒了,我仍能以小樹不斷的增長,依據教綱建立起合情、合理、合法的天帝教制度,更要讓父親永遠活在同奮的心中。

  那一年同時也發生了台海危機,我記錄下在國內接觸的過程,我也紀錄下直接面對中國大陸的挑戰,包括了華山立碑的變數,以及我正確的回應,內在的挑戰、外在的挑戰都留下記錄。

  然後是八十六年的時候,坤元輔教我的母親證道後,我去了美國洛杉磯與日本弘教歸來。極院已經必須要面對無可迴避的教財危機,我在十月八日的日記寫下:

  疾風知勁草,大藏院一片混亂,專職人員幾乎拿不出一個完全的帳目。

  十月十日:是一個雨風的雙十節,我留在鐳力阿中靜思、靜觀、靜化。從父親證道到我繼任開始起,可以說是很多問題,我自己心裡一片的混亂的心結終於澄清了,對教財的危機做出:

  第一、不是極院倒店,極院所有的各項的精簡,都基於教財的現實必須要面對的措施。

  第二、極院各級的專職同奮都能夠共體時艱,跟我來「勉度小月」。

  第三、「度小月」的上限是兩年,下限是一年。

  第四、實際上是通過這一次人事上的精簡,使得天帝教的人事、組織合理化,從過去頭重腳輕的倒金字塔型調整為正金字塔型,落實地方教院的弘教系統。

  因此我構想出三個方案,第一方案是將極院的五院,合併精簡成為一院五室,第二方案是將極院各單位合併成三個院,第三方案是回歸教綱侍居執儀內職。我考慮再三,最後決定回歸到內職的形式,它能集中事權,又能兼收精簡的效果。

  十月二十日,我記下設想精簡人事的規劃:

  記得父親駐世的時候,為極院建制,我曾經多次依據十五級職加以規劃,始終沒有落實,這一次我在十幾天的專注的研究,首先發現父親的真精神所在,什麼是十五級職?我認為它的精神在:

  第一、父親命名為內職侍居執儀,非外職,內職只對首席負責,是對內組織,不得對外,且它的性質是侍居執儀,不可以干涉外職。

  侍居執儀內職是首席的工作幕僚群,外職是弘教系統的神職、教職。

  第二、與樞機院、研究總院的決策系統、研究系統不同,內職是行政系統,使得首席使者可以執簡御繁。

  極院有三大組織,一是樞機院,一是研究總院,一是侍居執儀內職,構成組織的平衡,樞機院是決策的合議,研究總院是研究與教育訓練,內執本部是行政,首席使者以極院的三個系統執簡御繁,推展救劫弘教工作。

  第三、是以專業分工、垂直管理、通才培育、循序晉階四個特性,組成道歷累積、職能取向的組織倫理。

  現在的調整就根據這四個特性來調整,垂直管理是從領導層級到基礎道歷層級。在內執本部的養成是通才培育,所有在內執本部工作的人員都應該了解其他部門的工作。循序晉階訂出五個道歷層級,形成道歷累積與職能取向的組織倫理。至於專業分工則是區分為六大項,以弘宣、道綱、文機、參贊、督理、淨堂的六個室組成專業分工的系統,再以都總做內部的協調。

  我很感慨在八十六年的日記中讀到了如下一段:

  十二月廿六日,父親的證道日,那一天光鵬來了,午後一點多鐘,我與他交換了一些意見,兩年了,覺得他沒有什麼改變,氣質依舊,他說他去了大地講堂,他說:我看用不著半年,天帝教就要崩潰。我願意接受這個挑戰。

  當時我認為我們的調整一定可以進入體制化,我有信心接受這個挑戰,我把這一段紀錄留下來做為我自己的警惕。

  八十六年年底,我在天人預備會談上向師尊做了一年的教政綜合報告:

  第一、我已經重新建制完成了,以極院與掌院形成二級制,以樞機院做為最高教政的決策合議體制,以傳道使者團成為第二級決策體制,掌握全教預算、工作計劃。以天人研究總院來掌控天人實學的研究,完成天人實學,同時以內職十五級職建立內執本部,成為最高幕僚工作群。

  第二、我整合了資源,開發教財資源,請光照樞機來主持籌募節用委員會,同時我以勤儉建教來完成教財透明化。

  第三、我以三掌院為中心,成為教區制的核心,做為弘教的尖兵,當然現階段仍待儲備人力、物力、財力,厚植與開發資源,我戒慎恐懼,我願意面對挑戰,只怕我自己不爭氣,就怕我自己不努力。

  中華民國八十六年的除夕夜,我在鐳力阿與少數專職同奮以及兩院的學生同奮圍爐聚餐,小飲微醺返至黃庭,陪伴師尊、師母度過一九九七除夕,我留下了一段詩不成詩、詞不成詞的文字:

  兀對殘燈,聽窗前,蕭蕭一片,寒聲敲竹,為人間,留取歲月的真面目,靜心傾聽,一年時光,流逝盡,寂然天地肅。我何人?獨肩如許叮囑,如許祝福,三年艱卓,何碌碌,前途未卜。多少叛教障道,使人驚觫,使人心蹙,挑萬艱,任諷辱,誓將教綱重讀,看我再把道氣復!

  我向父親承諾:三年建制,三年生聚,三年再出發,一定要在我的手上重建天帝教,祈求您老人家給我信心、智慧、力量。

  各位同奮!聽我讀了這一段辛酸的記錄,我們一同回顧這一段走過的艱辛歲月,我感謝每一位樞機使者,他們在教政決策上幫助我,感謝許許多多奮鬥的同奮,他們以實際的參與支持我,在民國八十四年到八十六年期間,從師尊證道開始,坤元輔教證道、台海危機、宗教危機都在這一段時間裡一一發生,從最早的八十四年算起,到今天已經是十年了,但是我有信心,只要我一步一腳印穩定的走,相信必定可以突破危機,展現生機,再創新機。

  此時此刻我們一起走回時光隧道,想想當年的環境,看看一路走過來的路,我們還要一起面對未來更多的挑戰,這一次的內執本部新建制,是對今天在座同奮的奉獻的肯定,也請在座的同奮共同了解,我們還要持續的奮鬥下去,今天的新建制是要讓我們更團結、更努力,通過組織制度的規劃調整,可以凝聚成一個更堅強而有效率的團隊,以內執本部內職的道歷以及專業表現肯定自己,成為榮譽,每一位同奮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承擔起責任,做一位默默奉獻的英雄,在內執本部為維護自己的榮譽生命以及整體的榮耀而奮鬥,使得內執本部成為全教救劫弘教工作的動力中心,我們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