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謹記「天人日誦基本經典」的一段史實-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1/10/25

  本教基本經典之天人日誦大同、平等、奮鬥真經,依本師世尊於民國七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復興節親撰之「重印序言」,說明:原屬天帝道統第五十五代天人教經典,及至民國六十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帝教復興,同時奉敕為帝教經典。

  師尊之所以將這一系列的經典作為天帝教的「基本經典」,當是一如天人教時期,要求教徒同奮虔誦力行,修心養性,澈悟妙理,邁進「聖凡平等,天人大同」,同時充分配合「皇誥」《三期匯宗天曹應元寶誥》之特定經典,善盡一己正氣力量,「一面救劫,一面弘教,一面修道,一面生活」,事實上,應該是《教綱》第十五條「教程」所訂本教教徒同奮日常主要修證功課「祈誦」之實質課程內涵。自民國七十一年正式啟誦以來,同奮早早晚晚口誦心維,深入同奮家庭,深入同奮日常生活,有了經文總結所說的「不可思議功德」。

  祇是這一系列經典的經名,在封面命名為「天人日誦」,在經文之起始與終結處則明定為「天人親和」,一般同奮頗有不得其解之疑慮,甚或疑為誤植詢問?此為關鍵處,至關重要,維生有責任公開說明這一段史實與其中的深義!

  民國三十三年,當時的天人教在人間面對的是行將終結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及在中國大陸地區已經打了七年的中日戰爭,在華山大上方,維生奉命以天人親和侍光的方式接傳下來「大同、平等、奮鬥真經」,雖然大環境的物資條件非常困難,但是師尊深信與時代使命密切關聯,仍然決定要儘快印行出來,而且非常的慎重其事,天人之間反復再三研議,誠如天人教主在九0年十月二十日宣示,肯定維生在九0年九月廿七日九月份天人預備會談之報告,指出:大同、平等、奮鬥真經之印行,扉頁冠稱「天人日誦」經名,以昭示本經為「教徒同奮日日持誦之修證課程。」於內頁則冠稱「天人親和」經名,以彰顯本經為「天人關係有感斯應親親而和之本質。」

  維生至今仍有鮮明的深刻記憶:「天人日誦」是為了鼓勵教徒每天早早晚晚持續不斷的虔誠持誦,持續不斷的奮鬥,尤其以每天朝、午、晚三壇三課禮誦,一如每天有「三省吾身」一樣,將修道生活自自然然融入日常生活之中。「天人親和」則是開宗明義指出本經來自於天人親和,有天上天人教主與人間天人教主炁氣的親和,也有無形應元神媒與持誦之同奮心印的親和,蘊涵深刻的天人間「親和力關係」。所以說「天人日誦」與「天人親和」互為表裡,內外呼應,只要能夠「天人日誦」,自然可以「天人親和」,頓生「潛移默化」之功能。

  這個原則既經確定下來,這一系列經典從民國三十三年首次在人間公開,就是依循這樣的方式印行,成為這一系列經典的傳統。同時本師世尊於民國三十三年在長安天人教始院首度頒行三本經典時,親撰「天人日誦頒誌念」八句四言詩為:「真經應化,天人所宗,教躋平等,奮鬥始終,日行持誦,真理貫融,聖凡懋進,克蒞大同。」已將「天人日誦」、「天人親和」兩者意涵予以概括說明。

  因此,維生也要同時作明確的規定:本教大同真經、平等真經與奮鬥真經這三本基本經典,在對外以文字、口頭使用時,均稱「天人日誦大同真經、天人日誦平等真經、天人日誦奮鬥真經」,在集體或個別禮誦之時,則依經文所定,以「天人親和大同真經、天人親和平等真經、天人親和奮鬥真經」持誦。

  一方面是天人教主的諄諄囑咐,一方面也是維生自己義無旁貸的責任,爰敘始末,作為本教基本經典傳來人間的存證紀錄。

       謹述於

       民國九0年十月二十五日

       辛巳年九月九日九皇勝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