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五月份鐳力阿道場親和集會講話- 維生首席

發佈日期: 2001/05/24

  藉今天的親和集會,宣佈我從六月四日到廿四日,在鐳力阿內進行悔過靜思廿一天,為什麼是「悔過靜思」?而不是閉關?一般同奮習慣上所稱的「閉關」,在宗教名詞上應該是「壁觀」。「壁觀」是一件極嚴肅的事,菩提達摩壁觀九年,開啟了禪宗,王重陽祖師在終南山下掘了一個隧洞,自稱為活死人墓,又說:如果我死了就地埋葬。壁觀三年開啟了道教全真派。王陽明先生在貴州龍場驛睡在石棺裡三年,是另一種壁觀,開啟了陽明哲學。這些都是大師們的壁觀經驗和勝事,我何人也?怎麼敢稱壁觀,所以祇敢說是「悔過靜思」。

  在廿一天中,我自己做悔過靜思,分幾個重點:

  一、祈禱。每天二次。

  二、靜坐。每天二次。

  三、悔過。就是省懺、祈禱的時候也同樣悔過。

  四、沈思。希望在沉思的階段,讓我開啟智慧。

  在悔過靜思中要做到:

  一、止語。每三天一次。

  二、禁足。以鐳力阿為範圍。

  三、寡食。一天二餐,早上十時、下午五時各一餐,這是師尊當年在華山使用的飲食方式。

  我要反省這七年來為天帝教做過些什麼?做錯了什麼?在本月的天人會談與預備會談中,正式向三期主宰、師尊報告,也會向全教同奮宣佈「悔過靜思廿一天」的緣由,希望全教同奮支持我,更希望通過我二十一天的悔過靜思,達到二件目的:

  一、建立天帝教同奮反省懺悔、觀心親和較為實際的方式,以落實自赦人赦的心法。

  二、建立神職同奮自我修持形式。如果能夠有所得,同奮也可以做「悔過靜思一天」、「悔過靜思三天」、「悔過靜思五天」、「悔過靜思十天」,成為天帝教同奮修持心法的一種方式。

  師尊證道今年是第七年,事實上,同奮奮鬥的成果非常可觀,但是也有同奮還有一種精神上的失落,師尊是天帝教復興的第一代,我們同奮是師尊調教的第一代,如果有這樣的認知,就要振作起來,建立天帝教的儀軌,建立天帝教的文化,建立天帝教發展的方向,這是第一代弟子們應該有的自我承諾,也是對師尊的承諾。在這一次中部開導師會議中,有開導師提出:希望開放五十分鐘唸一百聲皇誥的原則,變成四十分鐘一百聲,改變了祖師爺的規矩。進入討論的時候,很多開導師發言,有少數開導師支持,多數開導師反對,其中光超開導師說:對無形的禮儀,師尊都不敢自己決定,都要報到無形做最後決定。當五十分鐘一百聲皇誥錄音帶完成後,請師尊做核定時,師尊立即舉行了一次臨時天人會談。光超開導師補充說:連師尊都要報無形核定,今天我們怎麼可以破壞祖師爺留下來的規矩。我在他們討論之後,就告訴他們:有關這個問題,已經可以看到大多數的意見了。在師尊證道之後的天人會談,我有所爭,但是我爭的是有關人世間的事,涉及到無形一定請無形核定,我在天人關係的區分非常清楚,人間的部分是我的天職、天命,我應該承擔,我有責任承擔,但是屬於無形的部分,絕不敢越權,一定報請無形核定,這就是天人分工的原則,我可以見證光超開導師所講的都是真實的,大家更可以了解到師尊所立下的祖師爺規矩,是有經過天人親和的過程而做的選擇與決定。

  還記得台中榮總的復健科主任到台灣省掌院與師尊親和,師尊特准他到光殿看同奮行禮、誦誥,他看過之後,告訴師尊說:天帝教行禮、誦誥的動作符合人體骨骼的運動,這種方式不會造成運動傷害。他以一個專家的立場對我們的行禮、誦誥動作過程做檢測,我們可以了解這正是師尊老人家在人間作決策前的思考過程。何況華山祈禱法是一唸一叩首一迴向,尤其是「聖慈確保台灣復興基地」,在叩首起來的時候,完成這一段迴向,中間不能輕率,應該是充滿誠敬,以四十分鐘持誦一百聲皇誥的理由是唸的愈快氣愈順,心裡就可以沒有妄想雜念,這個理由是後天人間的感受。我願意做檢討,但是我們同奮不可以太功利,不可以破壞祖師爺留下來的規矩。

  我在六月的開導師養靈營中要做三件事情:

  第一、檢討七年來我為天帝教做了什麼?在這一次的悔過靜思中做一完整的檢討,檢討之後,要讓開導師們了解,並可以對照建教憲章,對照師尊留下來的身教、言教,希望全教同奮為我做見證。

  第二、宣佈今後的天人分工。讓神職同奮了解天命授權的神聖性。

  第三、了解現實的環境。我真得對台灣的發展很憂慮,台灣經濟的成就最值得驕傲的成就是均富,均富使得台灣每一個人認真勤勉奮鬥,才創造台灣的經濟奇蹟,如果中產階級的基礎動搖,是當前台灣非常嚴重的趨勢,天帝教的時代使命就是「保台護國」,天帝教同奮應該承擔什麼責任?

  我真是心有所危,我們不僅僅要做天帝教的第一代,更要做中華民國在台灣中興的一代,想一想剛才的這許多話,真得是要悔過靜思啊!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