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復興先天天帝教緣起- 首任首席本師世尊

發佈日期: 1891/05/28

  本文所稱之 天帝,即是地球上人類共同信賴之 上帝。故對 天帝之稱謂,或尊稱 上帝,或尊稱 天帝,悉從世俗習慣,不求統一,謹於篇首說明。

  面對危機四伏的時代,世界兩極對抗已瀕臨最後決戰的今天,宗教上所稱的末劫之來,已是無可避免。劫由人造,必須人化,造劫化劫端在于革心。

  惟人類的慾壑難填,人心之險惡已至不可收拾,任何和平努力與化劫的奮鬥,根本上均不過是延緩時日而已,從戰神瘋狂奔馳製造下的國際緊張形勢,三次大戰的核子毀滅戰爭,必將會在八十年代中爆發。人為末劫,就將臨頭,物質世界面對毀滅,今天人類惟一的希望,祗有祈求於 天帝,希望 天帝慈悲,不要使這個世界玉石俱焚,同歸於盡。

  世變方殷,人定勝天,本人堅信人類的命運,完全操諸于 天帝, 天帝如何衡量安排,全視人心之轉移,在這五年至十年之間,必將有所決定。

  瞻望未來,在此期間,人類的前途命運尚在未定之數,吾人如要在地球上生存下去,惟有急起從根自救,一方面應邁向精神的重建,道德的重整,一方面則祈求 上帝寬恕既往,盼望這未有地球之前,歷劫留傳下來的先天固有天帝教──上帝真道,重來地上,奉行天帝意旨,積極樂觀向天奮鬥,向自然奮鬥,向自己奮鬥,擴大人類生存競爭思想領域,袪除自相殘殺侵略戰爭心理,各就其自身之崗位努力,均為真理的戰士,以「和平奮鬥救國家救民族救世界人類」為步驟,以促進世界和平大同之實現。

  玉階毀裝重來人間,今已八十有一歲,從毀家行道,潛居深山,參悟宇宙境界,到重墮紅塵,隨分報國。認清時代使命,積極向天奮鬥,實因 天帝神秘的安排,不能自己。回憶自幼沐浴於儒家教化,復深受道家涵育,崇奉我國五千年來「齋戒沐浴以事 上帝」之 天帝,信仰大宇宙大空間至高無上的極聖──是地球上整個人類共同信賴的 上帝。也是民國二十六年蘆溝橋事變對日抗戰發生前,本人歸隱華山,祈禱抗戰最後勝利,以至民國三十八年全家渡海來臺,天天祈禱「確保臺灣,復興民族」,一直朝夕為國家前途天下蒼生祈禱的 上帝。其間精誠感格,時有不可思議的顯著神蹟,足資加深世人對 天帝的信心,茲願提出事實為證:

(一)大陸華山時代

  第一件事──遵守 天帝意旨要我於民國二十六年夏曆六月一日前,攜眷隱居西嶽華山白雲峰,遂于是年七月二日夏曆六月初一日辭官挈眷及兒輩業師依期上山,暫居北峰之頂,因感啟示,當時曾賦七律:「悠悠華嶽幾經秋,國脈同傳亙古休,萬里黃河環玉帶,一輪明月滾金球,風雲變幻誰先覺,烽燧將傳獨隱憂,我本悲時非遯世,天心早許白雲留。」不五日,蘆溝橋事變發生,中日戰禍開啟,恍然大悟, 上帝傳諭「大劫臨頭國難將興」之預示應驗。

  第二件事──二十七年春,日軍佔領山西、陝西兩省交界黃河風陵渡渡口,砲轟潼關,河防危殆,人心恐慌,我正居住在風陵渡對岸華山上,奉 天帝指示,吟詩慰贈鎮守西北的胡宗南將軍,其一,天定勝人,人定亦能勝天:「可憐三晉劫黎多,劫去劫來可奈何,且坐山頭舵把穩,笑他不敢渡黃河。」其二,樂土樂土,爰得我所:「早奉 天公賜合同,一方淨土留關中;十方三界齊擁護,豐鎬重開太平風。」直到抗戰勝利,關中地區始終安然無恙。

  第三件事──是年夏間某日,潼關鐵橋為日軍砲毀,時值河南信陽羅山一帶軍情吃緊,胡宗南將軍部下第一軍奉命增援,軍車無法通過。隴海鐵路軍運指揮官周嘯潮不得已,命車站司令張英仲及警務段長王儉持函上山就教於我。鑒於情勢嚴重,我於祈禱靜坐後,大膽函覆:「三天之內天將降濃霧以助,囑於當時準備搶修工程車,三十六小時內可望修竣通車。」是夜余獨在華山北峰頂後山靜坐,子刻立見滿天雲霧。第三天,隴海鐵路警務總段長全嶽青派員持函上山道謝,並謂:「昨晚天降大霧,對岸敵砲失去目標,工程如期搶修竣工,軍車全部東行增援。」在抗戰勝利還都南歸時,門弟子有專冊題詞留念,全嶽青亦在專冊上題詞敘述此事。

  第四件事──山居期間, 天帝垂慈,關顧吾國抗戰前途,經常示以日軍在我華北,長江及珠江一帶戰區把我軍情與重要戰略部署,命我隨時提供胡宗南將軍參考,曾得覆函:「先生遊心物外,冥契五中,心靈與造化參通,精神合天地交感,凡所啟示,均有端倪……」。

  我潛隱華山白雲峰下,坐鎮西北門戶,長期祈禱,八閱寒暑,直到抗戰勝利下山,仰蒙 上帝護持,關中化險為夷,確保一方淨土,得維國脈於不墜,緬懷往事,感慨萬千。

(二)來到復興基地期間

  回想民國三十四年春抗戰勝利前,人間其時雖尚無預兆, 上帝即付予我新使命,要我準備去蓬萊仙島,彼時我也不知蓬萊究在何處。不半年,日本投降,抗戰勝利還都,於卅五年八月我全家下山南歸上海。翌年始知所謂蓬萊仙島就是臺灣,遂即來臺佈置,當時曾語民國八年上海五四學生運動時之老友程天放、潘公展、江一平、端木愷等:「上海絕非樂土,臺灣是中國最後反共根據地。」當時聽者疑信參半,因為那時共軍烽火尚在遙遠的東北。

  由于美國杜魯門政府罔顧道義,不講是非,對我政府採取洗手政策,影響士氣民心,造成整個大陸國軍節節失利。戰火逼近首都,京滬棄守,政府遷到廣州,三十八年本人抱定與政府同存亡,全家渡海來臺,從踏上蓬萊土地就開始祈禱「確保臺灣,復興民族」一直虔誠發願為國家前途天下蒼生不斷奮鬥!

  同年夏秋之間,臺灣情勢危急,因為:

第一、中央政府在廣州,李代總統托病出國,中樞無領導中心。
第二、重慶成都相繼告急,先總統 蔣公尚未復行視事,以國民黨總裁身份坐鎮廣州。
第三、臺灣當時僅憑一道海峽天塹,實無戰備可言,人心動盪,惶惶不可終日。西北友好蔣鼎文、胡宗南、丁德隆、王仲廉諸將軍相遇於臺北,百感交集,紛紛以今後臺灣的前途,中國之命運相詢,盼我將靜觀所得,發表預測,以安人心。

  為了想堅強一般悲觀動搖份子的信念,為了想喚起八百萬軍民誓與臺灣共存亡的決心起見,憑我一片丹心祈禱靜觀,寫成了我的時勢預測,全文分為四段:

第一、世運之轉變。
第二、據點之轉變形勢。
第三、台灣之前途。
第四、天命仍在蔣公。

  在三十二年之後,臺灣安定繁榮的今天,依據客觀環境來作任何觀察與分析,稀鬆平常不算什麼。但想想民國三十八年夏秋之間,台灣的險惡情勢,我心尚有餘悸。老實說,這不是我個人大膽的預測,而是 天帝保留我復興基地特別的安排,我願就其重大部門分段說明:

  第一件──世運的轉變,我說:「整個世界由於主義、思想、制度、生活方式之不同,正在動盪演變之中……必至本年中秋後,方可回天轉運……國際方面對我日見好轉,美國最先採取援華之方式,將是軍事援我防守台灣。」這件不但是應驗的部門,而且是確保臺灣的根本。回想當時國際的混沌,臺灣的危急,誰能逆料第二年春夏之交,毛澤東會突然發動韓戰,美國對我政府立即轉變,於是第七艦隊、第十三航空隊奉命協防臺灣,美國軍援與顧問為我積極裝訓三軍。

  第二件──臺灣之前途,我說:「臺灣今後在反共復國及第三次世界大戰過程中,將為中國政治之最後歸宿,國際經濟重心,蔣總裁親自主持國民黨復興之根據地,在軍事上不但為反攻大陸之軍事基地,且為中美海陸空聯合出動前進之基地,直至第三次世界大戰結束,台灣始終可以確保為中國之自由樂土,世界之桃源。」

  因為台灣是天心所鍾,地氣興旺,所以我以肯定的語氣強調:
(1)為我政府之最後歸宿──不久政府就定台北為臨時首都。
(2)為國際經濟之重心──今天台灣的經濟繁榮,事實告訴我們,不但將為世界經濟大國,且為大陸同胞所嚮往,要求經濟學臺北。
(3)為蔣總裁主持國民黨復興之根據地──國民黨自蔣總裁重新改造,政策日見民主,以迄經國先生領導以來,與民更始,作風更加開明,氣象與日更新。
(4)為軍事反攻及中美聯合出動前進基地──正當今天美國中共合作以制蘇俄,目前當然決不可能,惟世變無常,要到三次世界大戰結束,方有定論。何況海峽兩邊人民,正在呼籲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因此,軍事部門此時無從談起,最後是否須用武力,將來如何收拾善後,恕我不再洩漏天機,我們必須信賴 上帝的安排。
(5)直至第三次世界大戰,台灣始終可以確保為中國之自由樂土,世界之桃源──臺灣得能轉危為安,今天的安定、繁榮,可與歷史上貞觀之治媲美,我們只有感謝 天帝的安排與庇護。環顧東南亞各地區中,何處尚能具備臺灣這樣的生存條件,何處尚能比我們台灣有這樣的安全,所以我們應該深信台灣前途絕對樂觀!
(6)瞻彼大陸同胞已經深深瞭解大陸與台灣兩邊人民的生活水準,形成天堂與和地獄的強烈對照,所以要求政治學台北、希望過著民主自由、安居樂業的生活。因此,我的預言台灣始終可以確保中國之自由樂土,有了比較,即可證明。

  第三件──天命仍在 蔣公,我說:「堯曰,咨爾舜,天之曆數在爾躬……以星象言……應在本年中秋後重振威德,主持國政領導戡亂建國奮鬥到底……天佑中國,天下英雄必能一心一德,重歸 蔣公所用,完成時代使命。」

  臺灣當時已是險象環生,人心渙散,急切需要一種不可思議的向心力,維繫起來,團結起來,一切從頭做起,我憑一腔熱血,靈感啟示,毅然以神秘的姿態,堅定的語氣,強調天命仍在 蔣公,一定能繼續領導確保台灣,復興民族。

  我的時勢預測在全民日報發表後不久,一個冬天的晚上,陳立夫、余井塘、洪蘭友三位先生相偕來訪,可能尚未看到我的預測,談及國家前途如何?我說:「明年(三十九年)農曆正月元宵蔣先生如不復職,我們大家只有準備跳海一途,希望儘速就商于吳稚暉、何應欽、張岳軍等三公。」嗣在各方敦請之下,蔣公終于三十九年三月一日復職,那天正是農曆正月上燈節,這說明一切安排均有定數。

  天佑中國,先總統 蔣公由復行視事,而當選連任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屆總統,建立了政治民主經濟起飛的基礎,國家建設之突飛猛進,和台灣之自由安定繁榮,事實呈現於世人眼前,台灣成為自由世界的反共燈塔,生芒普照,足以證明天命之真實。

  談到天命,經過事實驗證,後人應該相信,當時我曾公開說明,所謂天命者,即是書經上之「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的意義,以現代語來說,就是順應時代的需要,合乎人心一致要求的解釋。

  先總統 蔣公在復興基地上奠定了復國的基礎,完成了時代使命,於六十四年大星殞落,與世長辭。嚴前總統家淦謙沖為懷,於六十七年元月間自動讓賢。經國先生順利當選第六任總統,正符上天原來的安排,且與民國六十六年八月間,美國國務卿范錫訪問北平前,我應香港新聞天地社之請撰寫「台灣前途絕對樂觀」一文(刊載于新聞天地第一五四三期),有關經國先生一節所料完全相同。我說:「台灣的前途、中興復國的重任,自然而然落在大忠大孝的蔣經國院長肩上,天予人歸,天命仍在 蔣公」。

  經國先生當選總統接任三年,勤政愛民,領導堅強,突破通過了中美斷交與能源衝激等重重危機的考驗,相信今後臺灣必將更自由、更安定、更繁榮;我們更應相信, 上帝──天帝未來的安排!

  綜合以上列舉證驗的神蹟事實,在在均證明 天帝愛我中華民族,尤其愛我中華文化的老根,因為中華文化就是 上帝 的真道。而中華文化的老根正厚植在今天的臺灣;所以吾人必須在臺灣順應自然,迎合天心,負起復興 上帝真道──天帝教的責任,方能化延核子戰爭,拯救天下蒼生,方能進而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天帝之教是在世界毀滅將要臨頭之時期, 上帝悲天憫人,不忍不教而誅,重來地上應化人間,會同陸續奉命下凡的各大宗教,認清時代使命,相忘於無形,不分畛域,不分種族,不分信仰,大家協力同心,一致奮鬥,以拯救蒼生,搶救人類為第一要義。應運而興之天帝教,是以生生不息,體天心之仁,親親仁民,仁民愛物為中心思想,旨在先盡人道,正心修身,齊家報國,再修天道,積功累德,救世度人。以真理為依歸,以宗教、世界、天人大同為目標。

  我國憲法規定人民有信仰宗教之自由,政府對于人民之宗教信仰及宗教活動,祗須不違背國家法令及政策暨善良風俗,從不加以干涉。自政府撤退來臺,在有關宗教立法未完成前,新興宗教已有軒轅教及天德教,先後均奉內政部准予公開活動在案。

  當茲核子毀滅戰爭威脅人類命運關頭,玉階雖已八十有一歲矣,自忖迭蒙 上帝厚愛,惟有急起繼續奉獻犧牲,迎接適應時代需要的先天天帝教重現地球,並積極在人間復興先天天帝教,援例謹向內政部申請公開活動,以臺灣為起點,呼籲世人奉行 天帝真道,邁向精神的重建,道德的重整,希望革心于不知不覺的潛移默化間,世界末劫得能延緩而消弭於無形,為人類永遠帶來幸福。深望大德君子、有道長老領導群倫,奮起支持,共挽狂瀾,實屬世界人類之大幸,中華民族之大幸!

發起人涵靜老人李極初
民國七十年五月廿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