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天帝教教義─新境界  > 第三部 精神之人生觀  > 第五章 精神之寄托

第三節 神的權威

  以上各節,皆為人類對神之接近,以人為主動,神為被動,從吾人本身為出發點而觀察者也。至於本節,則自神之立場為出發點而立論矣。

  上帝者,全宇宙間性靈之主宰,為調和自然律之最高執行者。神佛者,執行上帝旨意之天使也。神佛根據天理,運用自然之條件,而為人類及天地間之媒介。其所運用之方法,實至為複雜,亦與吾人息息相關,惟吾人不自覺之耳。否則,天理若與吾人毫不相關,則亦無須有神佛矣。

  甲、媒壓─媒壓為神佛對於人類(生物)直接之控制力。當神佛有對某人施行其制壓之需要時,即以宇宙陽質射線配合其自身之和子壓入此人之大腦中,而行使其威權,並使其人本身之和子屬於隸屬之地位。此種媒壓,亦有因親力引來者,亦有因自行壓入者,是故大凡世間偉人之腦中,皆有神媒之力夾於其間。有時且多至數個之神力均集於一身,所謂「福至心靈」是也。神媒之操縱人生,正如電力之指揮機械。人類若在神媒的壓力之下,則雖不自覺而已失其自主之力,蓋其腦中所生出之思想尚另有原動力在焉。然神媒之力,亦不能根本改變人類生理上之運行,是以人類若屬無情之物,如草木者然,神媒即不能發揮其威力,而必須俟其感情衝動之時,始能加強其電化之作用,乘機而操縱之。至其所操縱之方向,則為驅之以吻合其天理之要求也。總之,人類一經動念,冥冥之中即有感應,其媒壓之性質亦各不同。如人類所動者為魔念,即引來魔之壓力,必使之沉淪墮落而後已;反之,其人若一念轉善,便魔去神來矣。此即人類歷史之極神秘之無形的背景也,職是之故,而人間始有所謂「賢哲」、所謂「英雄」、所謂「極惡」之人。

  乙、媒挾─神之權威,除用媒壓直接操縱人類之思維外,即用「媒挾」以左右之。「媒挾」者,神媒挾制之力也。如耶穌之父之驚夢而納馬利亞,保羅在赴大馬士革的途中似聞基督之面諭,即屬神蹟之「媒挾」。又如某人身傍之人事環境之變遷均與其有特殊之親和關係,此屬人事之「媒挾」。蓋「媒挾」之種類極多,有神蹟的,有自然的,有人使的,有環境的,大抵除神蹟的以外,多屬定命式及刻板式,即命數是也。然神對於人類施行挾力之時,亦必須先觀其環境適用何種方式,方始入手,而利用其最大之優點及劣點以挾制之,方不致使人類顛倒挫折,陷於不幸,正如盲者之徘徊歧途,由人授以竹竿,引之步入正路也。上述之壓力及挾力,通常均由自由神為之。然若有大功大德之人類,則亦有高級之神媒予以指導,至於惡人之日趨於惡亦為神力─某種自由惡神之挾制。惟此種惡神之本質亦非真惡,不過行使其職權及任務,或觀人之墮落而引為笑樂耳。基督教之撒旦,佛教中之波旬,道教中之魔王,即為此種自由惡神之主宰。蓋善惡為相對的,無惡則無以見善,是以靈界中亦必須有行使惡的職權之神祇,用以刺激人類之向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