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師語  > 肆、天命篇

宏揚紅心真義

  宇宙之所以為宇宙,人生之所以為人生,現象之所以為現象,抽象言之,根本全是人類自己不可測度的心之認識,心之體驗。

  「心」究為何物,曰即不是形而下科學上生理的血心,亦不是形而上哲學上靈明的心君蓋心靈的現象,自於生物,心靈的作用,不能離形而獨具,必須精神物質之適切配合,身心兩種活動,協調平衡,然後生命始能開展,然後此心始有靈明自覺的意識。是故心的解釋,當非絕對的唯心論,又非絕對的唯物論,而是心物一元二用論。

  古聖講心最精微的話,便是書經上「人心惟危,道心惟微一,允執厥中」的十六字;此為堯舜禹聖聖相傳的心法,聖賢之心,在於精一,精一之道,固在人生之中而不在人生之外,如何識得心之體用,如何運用心身之關係,厥惟精誠一貫,求得心物之協調。蓋人心本是人慾物慾,後天笨重的陰靜肉體中所具有之陰電質,道心本是天理良知,為先天自然真純活潑的性靈中,所放射之陽電氣;是故道心惟微者言其陽電之輕微,難於保持,稍動凡心慾念,遂即變質,而為邪惡之人心,重濁之陰氣,故曰人心惟危。因此兩種心理相互影響,道心固能支配人心,然人心亦能影響道心。道心為「靈」,人心為「肉」,道心與人心之矛盾,永無已時,是即所謂靈肉衝突,亦即吾人天理人慾不能保持平衡狀態。

  人生在世,終朝為生活奔忙,衣、食、住、行、性五大需要所累,貪得無厭,孰能無慾,陰氣(陰電)過盛,正氣(陽電)消沈;道心即不能控制,人生遂扶正常,即有倒行逆施之盲動的現象發生。

  苟能誠正其心,節制其慾,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淡泊明志,適可而止,精神集中,為人群謀福利,增進全體互助生活,滿足物質適當慾望,意志真一,求生命之延續,由有形而至無形,運用物質而返自然,人心道心自得平衡,身心即得安定,精神物質融洽合流,陰陽兩電達到適切配合熱準,即得親和執中。聖賢之心,便是厥中,斯種天理人欲之合一的心,人心與道心之中和的心,陰陽兩電之交流的心,心物之協調的心,吾人統名之曰紅心,亦曰赤心。基於上述,紅心之意義,重在精神建設,物質建設之並重齊進,重在篤行國父知難行易的革心哲學,各就其職業的地位,各依其聰明的才力,共向建國的目標——心理,倫理,社會,政治,經濟——五項建設,切實努力。

  當茲原子能時代,世界物質文明科學進度,將達極點,戰後人慾橫流,更見漫無已止,人類前途,未可樂觀。人人務須具有道德規範,民族觀念,大同思想,救世宏願,以大公無我,至誠不二,無善無惡,相忍相讓之心,同時積極開發生產,建立高度工業,提高人類生活水準,解決民生基本需要,不以爭奪為目的,而以服務為職責,生活為要求;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發揚向天奮鬥,征服自然之精神,養成熱烈的、愛群的、同情的、和平的、博大紅心,光明燦爛,朗照全球。

  ——錄自師尊於民國卅五年八月一日西安傳教時代所創辦之「紅心月刊」創刊詞